首頁 > 其他 >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西湖醋王
  • 更新時間:2024-05-14 18:59:54
不可名狀的巫師大人

簡介:【維多利亞奇幻,密教,幕後】 儀式,異種,密文; 魔法,奇物,動植物。 蒸汽中瀰漫著神秘,夢幻隱匿在現實, 木屋靜謐,密林無聲, 少年逆著光,和時代交錯而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平常的一天,從太陽照常升起開始,橘紅色的光亮透過幾片雲彩,在蔚藍的海岸線上披了一層不是那麼刺眼的朝霞。

弧形的遠方,稀稀落落的桅杆浮現,隨著清晨時的幾縷海風緩慢靠向港口。

早起的居民們震撼地看見了港口上的龐然大物,

一艘來自聯合王國的護衛艦。

在三國海軍的護送下,十七歲的奧托在半島上的海港城市舉行了加冕儀式,正式成為了這片土地上的國王。

半島上的局勢似乎已然穩定,

各地癱瘓已久的書信部門在商人們的強力敦促下,得以迅速恢複。

泥濘的小路順著田埂蜿蜒向遠方,趕著正午前結束勞作的農民們並未回家,而是齊齊蹲坐在田埂旁,等待這屬於他們的驚喜。

“看呐!小邁倫回來了!”

隨著眾人裡眼神最好的布希大叔激動地一嗓子喊出來,整個人群猛地炸開了鍋。隻見遠方一道瘦弱的身影墜在慢悠悠行進的車隊後方,神色中透著一抹悠閒的愜意。

十四歲的小夥子踏著並不勇猛的步伐,踩著一雙破洞草鞋,露出幾隻沾滿塵土泥巴的腳趾。看起來並不合身的,泛黃的麻布衣褲套在身上,腰間用一條細麻繩同時勒緊衣褲,隨著走路時身後包裹的晃動把衣領扯得有些淩亂,在曬得發紅的脖頸下露出從布料中掙脫出的白淨胸膛。

一雙淡紫色的眼睛亮且有神,像一株含苞而立的鳶尾花,在原野中悄然綻放。

“傑特大叔!我先走啦!”

邁倫兩眼微咪,看見不遠處的眾人,揮著手向隊伍裡的一位魁梧男人喊道。同時將右手抵在胸前,有禮貌地朝著馬車方向微微鞠了一躬。

隊伍中的傑特也明顯看到了不遠處或蹲或站在田埂邊上的布希等人,聽見身後邁倫的告彆,並未回頭,隻將空閒著的右手舉過頭頂,敷衍著地擺了擺,左手依舊牢牢握著固定在腰間,隨著走路而擺動的單手大劍劍柄上。

無聲行進的隊伍中,傑特滿是鬍鬚的長臉上似笑非笑,哼著不知名的小調,眼神時刻觀察著周圍,維持著戒備狀態。

車隊走遠,在車隊前有些拘束的眾人如同脫了韁一般,一擁而上把邁倫圍了一圈,為首的布希大叔更是兩眼放光,滿臉期待的學著蒼蠅在少年麵前搓著手。

“好啦,都賣掉啦!”

邁倫把身後的包裹卸下,舉過頭頂,晃了晃,鈍圓的杏眼眯成了一條縫,語氣輕快地:“全都賣掉了哦!”

語罷,

眾人靜默一瞬。

隨後,十幾人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聲音。

回家的路上,十幾位壯漢擁簇著走在中間的少年。

“艾弗克大叔,你采集的野果這一次可是賣了一枚銀幣哦。”

“皮特大叔抓到的兔子賣了兩枚銀幣呢,但是換了四個陶碗,這樣的話還剩下一個銀幣零四枚銅裡特。”

...

邊走邊說著,邁倫從包裹裡掏出錢幣和買來的貨物,布希大叔則負責將其遞給相應的人。

一路上眾人的笑容從未停歇。

不多時,遠方炊煙裊裊,一棟棟屋舍儼然。

聽見遠方男人們走近的嘰嘰喳喳的嘈雜聲,正在燒火的芭比大嬸推開明顯破了一個窟窿的窗戶,探出頭,扯著嗓子大聲喊道:“該死的布希!你還在猶豫著什麼?還不趕緊過來給老孃端盤子!”

富有顆粒感的嗓音穿透力極強。

強勢的呼喚夾雜著火氣,傳到眾人耳朵裡。人群中的布希大叔愣了下,瞬間從一隻高昂的大鵝變成了埋著頭的鴕鳥。

挺拔的脊背佝僂下來,魁梧的身材縮成一團,宛若一個大號鵪鶉般,粗獷的臉上陪著笑,小心翼翼地,腳步都快上了幾分。

其餘人見狀,有人深有同感,有人搓著牙齦暗戳戳地笑著,但仍都頗為默契地,默默上前拍了拍布希大叔的肩膀,隨後各自紛紛離開。

“對了,記得把小邁倫也帶回來,今晚老孃可是做了野梅子派和白蘑菇湯的!”

芭比大嬸的聲音再度傳來,語氣卻明顯柔和的許多。

看似是在提醒布希大叔。

邁倫會意,雙手抵在嘴巴兩旁,做喇叭狀,迴應著喊道。

“知道啦!”

少年的嗓音清澈明亮,摻雜著些尚處於變聲期的沙啞,伴著晚風飄蕩向遠方。

眾人散儘,隻留下邁倫一人,他慢吞吞著掏出一封尚未打開的信件,印著熟悉紋路的封泥,帶著些許清香味道。

在橘黃的晚霞下,少年低著頭,在陽光浸不到的地方,睫毛顫動,紫紅色的眸子裡醞釀著難言的情緒。

傍晚,邁倫和布希大叔圍繞在圓桌旁,並不大的窗戶洞開著,清爽的晚風悠悠,將落未落的太陽半掩在不遠的山巒深處,把為數不多的橘紅光線通過窗,傾灑進這並不寬闊的房屋中。

餐桌上,在橘紅色的陽光映襯中,蒸騰的熱氣下一大盆粉紅色的不明鬆軟存在正向四周散發著詭譎的光亮。

芭比大嬸比之布希大叔還要魁梧的身形擋在視窗,在餐桌上做好最後的佈置,揹著光的,陰影籠罩下的臉龐上透露著詭異未名的神色,嘴角勾起一抹獰笑,如同伊甸園裡那蘋果樹上的毒蛇,又像深淵裡的惡魔般,喃喃低語道:“吃啊,涼了就不好吃了。”

以上,邁倫和布希大叔視角。

金色的長髮挽在腦後,鼻頭紅潤,兩頰分佈著稀稀落落的雀斑,臉蛋圓潤的,幾近觀察不到下巴的芭比大嬸笑得陽光且爽朗,腰間繫著破舊的,打著補丁的圍裙,袖口挽到臂彎,露出健碩精壯的肌肉。

她拉開椅子,坐在正對視窗處,魁梧的身材遮住光線,造成的陰影剛好擋在圓桌中心的野梅子派上。

“芭比嬸嬸,那邊...給我寄來了一封信......”

看著遲遲不肯動手的二人,芭比大嬸深藍色的瞳子裡浮上些疑惑,剛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邁倫猶豫的話語及時打斷。

她感到有些不對,但聽到關於信件的事,她還是轉移了些注意。

“哦,十幾年了,居然捨得給他們的小少爺來信了。”

芭比大嬸陰陽怪氣,很明顯,在這方麵的態度上,她向來很不樂意。

“信裡說什麼了?”

“不知道,還冇看。”

邁倫一邊說著,一邊把口袋裡的信件遞了過去,見大嬸接過後,他便拿起勺子,在桌上那一盆食物中舀了兩勺左右到身前的陶碗裡。

填滿了陶碗一半不到。

“哦~讓我瞧瞧。”

芭比大嬸咬著牙接過,她倒要看看,那個如今把控著小邁倫父母所留下的全部家產的,卻十幾年來對麵前這個被送到鄉下的可憐孩子不管不顧的,貪婪的管家在心裡寫了一些什麼惱人的話!。

‘敬安,邁倫·卡普阿少爺。’

‘遵循老爺夫人的意見,請您於收信後兩日內出發(希望就繼承一事和您詳談)。’

‘期望您能儘快迴歸卡普阿家族。’

‘另外,請允許我自作主張,為了信件的順利抵達並未附上路費。’

‘最後,卡普阿家族最忠實的仆人,羅素·墨洛溫,隨時歡迎您的到來。’

“!”

“什麼意思!什麼語氣!”

“甚至讓人過去卻連路費都不給!”

看著緊縮眉頭,正在罵罵咧咧,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己早已口水四濺的芭比大嬸,邁倫暗中鬆了口氣,把身前的陶碗緊緊護在身前。

眼神撇過一邊的布希大叔。

沉默的漢子臉上有著明顯的惱怒,相對的,還是眼前即將迎接自己的末路更要緊迫一些。盆中散發著神秘香氣的食物被少年舀去兩勺後,就像一整塊大乳酪被小老鼠啃了一口一樣,絲毫不見減少。

眼裡滿是難色,幾近溢位。對身處近乎底層的布希大叔來說,這般大的喜訊卻也撫不平眉上那擰在一起的眉梢。

他顫顫巍巍的拿起勺子,蹭了蹭邁倫挖過的地方,在勺子上沾了一點痕跡,伸舌舔了舔。

神色變得晦暗。

布希大叔的眼裡逐漸失去光亮。

可現在的生活還不許他可以隨意浪費食物。

盛了滿滿一碗,布希大叔開始了進食。

芭比大嬸久久不能平複心情,但吃飯要緊,她重新坐回椅子上,給自己盛了滿滿一大碗,狼吞虎嚥起來。

早年間腦袋受過的傷讓她徹底失去了味覺之後,任何食物對芭比大嬸來說都不過是用來飽腹的食物。

也多虧了布希大叔的陪伴,帶她走出那段生活灰暗的時光。

從此以後芭比大嬸決定時不時便研發出些新的菜肴來犒勞在外忙碌了一天布希大叔。

她放下碗,柔情地看著對麵的男人。

端著碗的布希大叔手腕顫抖著,後悔著當年的決定。

嘴已經冇有知覺了,

胃疼!

“呼——”

平靜下來的芭比大嬸緩過氣,把信件揉成一團球,隨手撇在角落裡。

“我們纔不理他!”

“話說過來,邁倫就要十五歲了吧。”芭比大嬸回過神,又研究起少年的事來:“小夥子長得越來越壯實了呢。”

......

邁倫學著鴕鳥,將頭埋得低低的。

村子裡長大的少年並冇見過鴕鳥,但他卻聽人說過,這種鳥類總是可以在危機來臨時將腦袋埋進土裡來試圖規避傷害。

雖然可能並冇有什麼用處。

她總是能喋喋不休。

“聽著,你現在幫那些傢夥去鎮子裡賣貨並冇有什麼,但是不能在這樣免費下去了。你應該收點傭金。”

“知道嗎?傭金。”大嬸強調道。

“哪怕隻有一枚銅裡特,那也是你應得的。”她嘟囔著,“有本事讓他們自己去鎮子裡,去城裡擺攤,找買家去!一個子兒都不願意掏就要你乾活,呸!哪來的臉?”

她罵罵咧咧,顯然,是已經看不慣很久了。

“額,倒也不能這麼說......”少年埋著頭,語氣也變得弱弱的:“大叔們人很好的,艾弗克大叔有教我怎麼爬樹,辨認野果。皮特大叔也有教在森林裡打獵,佈置陷阱,尋找草藥的......”

邁倫說著,底氣越來越足,聲音也變得響亮起來:“總之,大叔們人很好的,教了我很多東西,幫他們一些小忙也是應該的!”

芭比大嬸撇嘴,聳了聳略顯魁梧的肩膀,伸著頭上下點動,她有些不認同,但語氣中卻夾雜著些許欣慰:“好吧好吧,這些也不重要,可我們的小邁倫就要長大了,在靠著每個月這麼一點的小銀幣可冇辦法過日子。”

布希大叔在一邊已經吃飽,坐在凳子上靠著身後牆壁,渾身散發著一股生無可戀的氣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