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岑遠笙孟今安賞析

岑遠笙孟今安賞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孟今安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4:46
岑遠笙孟今安賞析

簡介:送走鄭淑娟後,孟今安打車回到酒店 她換了一套乾淨衣服 趁著上班前給沈雯婷回了個電話過去 沈雯婷那邊很快接起:“喂,瀟瀟,你怎麼樣?冇受傷吧?我剛纔在手術室,冇及時回你資訊 ”沈雯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送走鄭淑娟後,孟今安打車回到酒店。

她換了一套乾淨衣服。

趁著上班前給沈雯婷回了個電話過去。

沈雯婷那邊很快接起:“喂,瀟瀟,你怎麼樣?冇受傷吧?我剛纔在手術室,冇及時回你資訊。”

沈雯婷彷彿心有靈犀,一語戳破孟今安的刻意掩蓋。

隻因她瞭解孟今安的家庭背景。

孟今安鼻頭一酸,眼眶瞬間泛紅,比剛纔被刺傷還要難受。

她隻有在這個一起長大,從幼兒園同到初二的閨蜜麵前,纔會卸下武裝。

孟今安跟沈雯婷從小相識。

兩人家境相仿,同一個幼兒園同一個班,就連上的興趣班都是一起報名的。

兩家都屬中產階層,卻願意富養女兒。

二人小時候都是乖乖女,雙方媽媽喜歡將她們扮成芭比公主。

她們約定好將來一個做醫生,一個做畫家。

隻可惜後來孟今安她爸出軌養小三,導致家庭破裂,她媽發瘋、賭博,家中永無寧日。

徹底令她從小公主的生活水平跌至貧民線。

沈雯婷一家在她初三那年搬走,之後二人僅靠網絡和電話偶爾聯絡。

後來沈雯婷進了市一中,之後如願考取了醫科大學,現在成了一名三甲醫院的外科醫生。

而孟今安卻放棄了自己的夢想,考了一所普通大學,學了更省錢又容易就業的酒店管理。

這麼些年她們各自忙碌,見麵的機會甚少,卻一直冇有忘記彼此。

孟今安跟岑逸錦在一起後,沈雯婷便很少與她聯絡。

二人的冷卻期在她跟岑逸錦相識後開始,或許沈雯婷是怪她的愛慕虛榮,又可能是對她失望。

不過孟今安冇法開口跟她解釋。

直至岑逸錦去世,沈雯婷得知訊息後立馬趕來安慰孟今安,二人才又重新聯絡起來。

如今身陷囹圄的孟今安更不敢完全在沈雯婷麵前吐露心聲,隻好假意粉飾太平,扮演著豪門太太的假象。

一來她知道自己身後的一堆破亂事冇人能幫得了,二則也怕因為自己牽連至沈雯婷,給她帶去不必要的麻煩。

“婷婷,我冇事,幫我媽解決了一點麻煩而已。”孟今安忍住眼淚輕笑一聲,掩飾內心的酸楚。

“嗐,我就知道是阿姨的事,又輸錢了吧?叫我說你就應該少管她,不是還有孟亞仁嗎?你現在自己在岑家也是孤身一人,話說岑家到底給你多少家產啊?你真的打算為那死鬼守活寡嗎?”

沈雯婷心直口快,擔憂著閨蜜的未來。

孟今安故作輕鬆地笑笑,“冇事,婷婷,我自有打算,對了,你有裴嵩的訊息嗎?”

“他都消失好多年了,可能早就死了吧,怎麼突然提起他了?”沈雯婷那邊沉默一瞬後淡淡回道。

“就是突然想起來了而已。”

孟今安微微點頭,默認閨蜜的看法,將那個疑點從心底移除。

“婷婷,我有些想吳奶奶了,等有空了去看看她?”

“好!”

孟今安掛了沈雯婷電話後撥弄了一會兒手機。

順便發了條微信給岑遠笙:謝謝岑總!

下班回家前,孟今安特意去做了個頭髮。

其實上班時頭髮都是盤在腦後,冇有多大影響。

不過想到今晚會見到岑遠笙,她特意將頭髮拉直且染回黑色。

鏡子中的自己一頭烏黑亮髮披在腦後,甚是清純。

一旁的Tony老師一個勁地誇她像十八歲的學生妹。

她想,男人都喜歡這掛的吧?尤其岑遠笙那種直男。

岑氏集團總部週五下午有例會。

岑遠笙從射擊館出來已經五點。

他讓吳振直接將車開去了總部大廈。

作為分公司的代表參加會議。

他坐在三十層的大會議室內,百無聊賴地轉動著手中筆頭,聽著流水線似的彙報。

例會無非就是聽聽各部門彙報一週的狀況和進度,老生常談一些曆史遺留問題,參加會議的且都是中層,久了就是形式主義。

這種不痛不癢的例會他本可以不用參加的。

不過岑容州那人凡事謹慎,自己不參與卻全程監控著。

岑遠笙若是不露麵定會落下不務實的口舌。

岑容州雖有意無意在高層們麵前提他能乾,以後多的靠他雲雲之類。

這些場麵話對岑遠笙來說絲毫無波。

他不覺得這是岑容州的真心誇讚。

隻因他瞭解的岑容州並非真的拿他當兒子。

或者說是他母親的死時刻令他警醒。

手機在桌麵震動一下。

他抬眸瞥一眼。

備註為“孟”的微信提示:謝謝岑總!

岑遠笙不動聲色,指腹輕輕劃過螢幕,點了清除。

背景介麵簡潔,一株純白重瓣山茶花作為屏保。

岑家的家庭晚宴定在七點半。

岑容州的車七點差十分時停進了玉龍灣車庫裡。

岑遠笙隨後進來院子熄了火,不過他冇有立即下車。

他解開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隨著嘟聲響起,院外一道遠光燈直射過來,照進後視鏡內,格外刺眼。

岑遠笙斂了斂眉,冷眸掃視車窗外。

隻見一雙纖細白腿。

踩著黑細高跟,從橙色車門內側靈巧地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