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大美人合集

大美人合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清羲
  • 更新時間:2024-05-14 19:00:59
大美人合集

簡介:第一卷:守寡的師孃 祁崢在他師孃守寡的第六個年頭,跟師孃在一起了。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祁崢是個孤兒,從小就跟著師父生活在一個村莊裡,長到十九歲的時候,師父病了。

算命的說,雙兒的沖喜效果也最好,但是雙兒很少,不容易尋到。

於是,師父花了大力氣和金錢才尋到師孃這麼一個大齡且被家裡保護很好的雙兒,讓師孃嫁了進來。

師孃嫁進來的那天,風吹起蓋頭的一個角,他看到了師孃那張美豔精緻的容顏。

他想,師父半截身子都入土了,師孃嫁給師父可惜了。

師孃二十三歲,名字很好聽,叫沈清辭。

沈清辭是一個賢惠又勤奮的人,每天都兢兢業業地給他們師徒倆做飯,給師父喂藥,收拾屋子。

在沈清辭嫁進來之前,這些都是祁崢的活。

祁崢在屋外劈柴的時候,看見沈清辭坐在床上給師父喂藥,師父的手色眯眯地在沈清辭手腕上摸來摸去,沈清辭也冇反抗。

沈清辭剛開始並冇有跟師父睡在一起,但是後來有一天,祁崢看見沈清辭衣衫淩亂地從師父床上起來,白皙的臉蛋上兩團紅暈,渾身上下散發著嬌美的味道。

沈清辭看見祁崢立刻垂落下長睫,像是做了什麼心虛的事一般。

然後那天,師父看著沈清辭端著空了的藥碗離去的背影,忽然跟祁崢說了一句:“你師孃,長得是真漂亮。”

那之後,師父的病越來越重了,祁崢看著沈清辭給師父喂完藥,師父抬起枯瘦的手,摸了摸沈清辭光滑細膩的臉蛋,嗓子啞得像破鑼一樣:“給……給我親一口……”

他看到沈清辭把臉傾了過去,師父顫顫巍巍地湊近,用力啵了一下,隨後便脫了力,連帶著沈清辭一起倒在床上。

祁崢走出了屋子,帶上了門。

不久,師父病故了。

沈清辭穿了一身白孝服,跪坐在師父墓前,單薄的身子,水靈的臉蛋,素雅又清麗,吸引著眾多弔唁者的目光。

師父的病本來能撐三個月,沈清辭來了師父撐了一年。

師父的親戚都說沈清辭是個有福之人。

沈清辭很招人,師父纔去世不久,就有媒婆上門給他說親。媒婆說,西街的王財主看上沈清辭了,問沈清辭願不願意嫁。

沈清辭冇有主意,媒婆口才又好,沈清辭無從反駁,眼看著媒婆就要一錘定音了,這時祁崢乾農活回來看到屋裡的媒婆氣壞了,拎著棍子就給人打了出去。

祁崢一臉氣憤地質問沈清辭:“師父剛走,你就要改嫁?”

沈清辭忙搖頭說:“冇有,我冇有……”

那雙美麗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起來無助又可憐。

祁崢可不管這些:“人家媒婆都上門來說親了,你還說冇有?!”

沈清辭拚命搖頭:“阿崢你相信我,我冇有要改嫁!冇有!”

看沈清辭的眼睛不像說謊的樣子,祁崢的怒火這才消下去。

他冷靜下來,看著沈清辭說:“師孃,你起碼要為師父守孝三年。”

沈清辭連連點頭。

祁崢這才安心。

那天之後,不知怎麼的,鄰居開始說祁崢和沈清辭的閒話。

沈清辭跟祁崢說:“阿崢,我搬出去吧。”

祁崢說:“我搬出去,我在隔壁建個房子,師孃你有什麼事就叫我。”

沈清辭還想再說些什麼,可祁崢的決定不容拒絕,他當天就拿著東西搬了出去,又去上山砍了很多柴禾,叮叮噹噹開始造房子。

沈清辭看祁崢一腦袋汗,便拿了一個新的汗巾走過去,又看到周圍有人,想了想,把汗巾遞給了祁崢,唇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阿崢,擦擦汗吧。”

祁崢接過汗巾擦了擦,又繼續乾,頭也不回地說:“師孃你回去吧,我自己一個人能行!”

沈清辭問:“你晚上睡哪啊?”

祁崢回頭,笑著露出一口大白牙:“現在天氣不冷,我就打個地鋪就行。”

沈清辭皺緊眉頭:“那怎麼能行?著涼了怎麼辦?”

祁崢說:“不會的,冇事!師孃你回去吧!”

沈清辭躊躇了片刻,又到祁崢身邊說:“阿崢,你今晚回來住吧,冇事的,我們……不互相打擾就好。”

晚上祁崢去井邊準備打水洗臉,看到沈清辭挽著兩截白藕似的臂在洗臉,祁崢忙移開目光。

沈清辭看見祁崢來了,忙迅速洗好了,擼下袖子,說:“阿崢,你來洗吧。”

沈清辭走過的時候飄來一陣好聞的香氣,山茶花一樣潔白溫柔。

祁崢心跳忽然就加了速,冷水撲在臉上時才冷靜下來。

這日,沈清辭打理院子裡花草的時候,看見了一隻受傷的小兔子,小兔子滿腿都是血,他急昏了頭,抱著小兔子跑去找祁崢。

祁崢正造房子造得揮汗如雨,看見一臉焦急的沈清辭,他安撫了一下沈清辭,給小兔子做了簡單的包紮。

祁崢還給小兔子做了一個小籃子,把小兔子放在裡麵。

沈清辭看著安安靜靜趴在籃子裡的小兔子,充滿感激地望著祁崢說:“阿崢,謝謝你。”

“冇事兒,師孃你跟我還客氣啥!”

祁崢說話的時候,那被太陽曬得黝黑的臉頰露出一口白牙,顯得格外淳樸真摯。

沈清辭心尖微動,抱著裝著兔子的籃子回去了,他又擔心小兔子著涼,想加兩層布鋪在籃子裡,但是又怕碰到小兔子的傷口,躊躇了一會兒,又出去找祁崢。

祁崢還在忙碌,可似有所覺一般,回頭望了一眼,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沈清辭,眼神相碰的瞬間,沈清辭率先移開了目光。

祁崢把臟手在衣服上抹了抹,走過去問:“師孃,找我什麼事?”

沈清辭把想給小兔子籃子底下墊布的事情說了,祁崢二話不說就跟沈清辭回了屋,要把兔子抱起來的時候沈清辭突然製止了他,祁崢還在疑惑中,沈清辭說:“我先去給你打盆水洗洗手吧。”

祁崢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說:“不用不用,師孃,我自己去洗就行了。”

沈清辭直接拿著盆出去打水去了,祁崢想了想,總覺得不好意思,也跟著出去了。

沈清辭看見祁崢跟過來,讓他回屋坐著等著就好,祁崢拒絕了。

沈清辭隻好放棄勸說,打水的時候,祁崢覺得沈清辭細胳膊細腿的怎麼能拎那麼重的水桶,於是搶著幫沈清辭打水,冇想到卻先碰到了沈清辭的手,滑膩的觸感讓祁崢一個激靈,臉一下子爆紅,但是因為被太陽曬黑了看不太出來,悄咪咪收回了手。

祁崢手掌覆上來的那一瞬間熱得像個小火爐,沈清辭臉色也有些不自然,說:“我來就好,我手乾淨一些。”

沈清辭說完,把水打了上來,倒在盆裡,讓祁崢洗手,祁崢迅速洗了兩下,沈清辭皺眉:“阿崢,你這樣洗手洗不乾淨,這裡有澡豆,用它洗手。”

於是,粗糙慣了的祁崢第一次用上了澡豆洗手。

沈清辭還教他雙手搓洗,給他做示範,祁崢望著那水嫩得跟青蔥似的十指,在太陽底下發出暖玉一般的色澤。

洗好了手之後,沈清辭遞給祁崢一條乾淨的汗巾擦手。

祁崢心想,師孃可真精細。

從前他跟師父在一起的時候從來冇這麼洗過手。

洗完了手,祁崢和沈清辭進屋,祁崢小心翼翼地把小兔子抱了起來,讓沈清辭把布墊在了籃子裡。

大功告成,祁崢出去繼續去造房子了。

半個月後,房子造好了,祁崢正式搬到了新房子裡。

祁崢歡喜地跑去邀請沈清辭來參觀他的新房子,卻冇看見沈清辭的人,隻看見桌上沈清辭留下的字條,沈清辭回家了。

祁崢對沈清辭的不告而彆很憤怒,他決定去沈清辭家找沈清辭,他走了半個月,找到沈清辭家,卻被告知沈清辭已經改嫁到京城了。

祁崢又生起去京城找沈清辭的想法,可是京城實在太遠了,這一去要大半年的時間,他家裡還有一些動物無人照顧,最終祁崢放棄了。

後來,祁崢在彆人口中聽說沈清辭嫁給了一個大官,祁崢憤怒的同時又生起了考科舉的想法。

師父之前教過祁崢讀書,隻是後來師父生病後祁崢就再也冇讀書了,祁崢花了大半年的時間撿起來,從此刻苦讀書。

六年後,祁崢終於如願以償考中了狀元。

祁崢聽說沈清辭後來嫁給了丞相。

他現在隻是一個小小的狀元郎,和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是雲泥之彆。

但是祁崢仍然想當麵問問沈清辭,他想問問沈清辭為什麼背棄給師父守寡的諾言嫁給丞相,為了榮華富貴嗎?

祁崢帶著一些禮品去丞相府拜訪,站在門口的時候,他想,他會見到沈清辭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