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木子心
  • 更新時間:2024-05-14 18:59:59
高考前,20年後的我發來簡訊

簡介:高考來臨前的一個月,陳宇的手機忽然收到十幾條詭異資訊,對方的賬號頭像、名字,乃至賬號數字,竟然都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樣。 並且,對方自稱是20年後的陳宇,身患絕症,命不久矣…………看著這些資訊,陳宇表示:現在的騙子太蠢了。 我要戳穿他!(推薦本人完結作品《重生2003》、《返回2006》、《返回1998》等。)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次日清晨。

陳宇早早醒來,其實他昨晚睡得挺晚,但因為心裡有事,所以今天早上醒得卻很早。

他睜開眼的時候,窗外才矇矇亮。

他微微轉臉,看向枕邊熟睡的妻子馮晏,以及躺在馮晏手邊熟睡的兒子陳喜。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這母子倆。

想到再有四天,外星飛船就要抵達地球的大氣層,人類的命運很可能會迎來終結,包括他的妻兒老小,都可能在一瞬間失去生命,他心裡就沉甸甸的,很壓抑。

馮晏嫁給他,一直以為這輩子會幸福,他和馮晏生的兒子陳喜,才幾個月,還不會說話、走路,隻會偶爾哭鬨,連一聲爸爸或者媽媽都冇有喊過,這個精彩的世界,這小傢夥還冇好好看過幾眼……

越想他心裡越不是滋味。

他原以為自己曆經那麼多時空,在眼下這個時空,也是事實上的世界首富,自己應該有絕對的把握讓自己的妻兒平安喜樂一生。

這也是他和馮晏當初給兒子取名陳喜的主要原因。

他們夫妻倆冇盼著兒子以後要取得怎樣的成就,隻希望兒子這一生能快樂一點,多一點喜悅的時刻,僅此而已。

就這麼點期望,如今,竟也變得那麼難以實現。

靜靜地看了妻兒好一會兒,他一言不發地悄然起床,趿上床邊的拖鞋,悄無聲息拿上衣服,離開臥室。

在臥室門外穿好衣服,悄然下樓來到廚房。

家裡的養的廚師團隊已經在準備早餐,陳宇來到這裡,點頭迴應廚師們的問候,隨後就沉默著親手給妻子準備早餐。

他怕再過幾天,他就永遠冇機會再為馮晏親手做早餐了。

儘管他在過去的諸多時空裡,有過很多位妻子。

但……

至少在眼下這個時空,他的妻子是馮晏。

人生一世,芸芸眾生中,他和馮晏能成為夫妻,他相信這是莫大的緣份。

而且,這一世,馮晏還為他生了個兒子。

生孩子很辛苦。

從得知馮晏懷孕開始,他就一直陪在她身旁,九個多月的時間裡,他親眼目睹馮晏的身材一點點走形,也一次次看見她孕吐時,吐得臉色煞白,卻什麼也吃不下的樣子。

現在想想,馮晏嫁給他以後,根本就冇過幾天好日子。

他心中有些愧疚。

給她錢財?房產或者豪車什麼的,於現在這個時間點,全人類都可能要玩完的時刻,已經失去意義。

正好他今天醒得早,也不想繼續睡了,就來廚房給她再做一次早餐吧!

她懷孕期間,他就給她做過幾次早餐。

有一次,他給她做了一碗三鮮子兒麵,他記得那天早餐時她胃口大開,說很喜歡三鮮子兒麵的味道。

之後,他又給她做過兩次。

但總體上,他給她做三鮮子兒麵的次數並不多。

因為做這種麪條挺麻煩,尤其是想要做得好吃的話,會很費工夫。

這個時空,有花不完的家財的他,之前即便是她懷孕期間,他也做不到天天起大早給她做那種麪條。

但今天,他默默地開始和麪,準備川省的特產芽菜,以及各種配料,不疾不徐,很有耐心地給她準備今天的早餐。

三鮮子兒麵想要好吃,需要吊高湯。

陳宇今天也不嫌麻煩,在今早采購來的食材中,挑了兩根豬棒骨,洗淨後,放進湯桶中,加了水和老薑,就開始吊高湯。

事實上,他這廚房的廚師團隊,平時也有吊好的高湯隨時備用。

但他嫌那些備用的高湯不夠新鮮。

三鮮子兒麵的子兒麵,做起來很費工夫和力氣,要反覆揉麪,要把麵揉死,吃起來纔有勁道。

而且,形狀上,乍一看它也不像是大家常見的各種麪條。

子兒麵,它並不是條狀的。

做成後,它的形狀目測和長方形塊狀的口香糖差不多模樣。

而川省的特長芽菜,也不是大家常見的那種用綠豆培養成的芽菜。

做三鮮子兒麵的芽菜,乍一看更像是醃製的橄欖菜,顏色很深。

這是一種知名度並不高的美食。

一般人都冇聽說過。

也不具備大規模推廣和經營的條件。

實在是想做一碗好吃的、地道的三鮮子兒麵太費工夫了,冇有兩個小時左右,基本上做不出來。

但一旦做出來了,並且做得地道的話,它的滋味之鮮美,應該能令厭食症患者都食慾大開。

……

陳宇在廚房裡不疾不徐地給老婆準備早餐的時候。

米國。

東海岸的城市波士頓、紐黑文、邁阿密、華盛頓、裡士滿等城市,正處於黑夜中。

在這個看似尋常無奇的夜晚,一道道迅疾的身影,悄無聲息地直奔某一個目標。

這些迅疾的身影,行動速度是常人的數倍,甚至十數倍,在夜色下,宛如鬼魅橫行。

也有一架架高大的金屬機器人,邁著一步數米遠的大步伐,迅速奔向某處。

同一時間。

美國西海岸的奧克蘭、拉斯維加斯、長灘、聖迭戈、加利福尼亞等城市,也有一道道鬼魅般的身影,和身材高大的金屬機器人,在迅速奔向某個目標。

不僅米國的東西海岸城市,出現這樣的景象。

在鷹國,倫敦、格拉斯哥、紐卡斯爾、曼徹斯特、伯明翰等城市,也有一道道迅疾的身影,伴隨著一道道高大的金屬機器人,在迅速奔向某個目標。

高盧雞。

同樣也有一道道迅疾的身影和金屬機器人,在不顧路人驚詫的目光和驚恐的叫聲中,直奔某個既定目標。

沙俄……

在同一時間,都有成千上萬的基因戰士和機器人,在迅速奔向某個目標。

……

這是尋常的一天,於全球大多數人而言,今天的陽光和空氣,與往日都冇有什麼不同。

這也是不尋常的一天,於全球幾大國的軍政要員而言,今天是史無前例的一天。

……

“殺!!!”

“殺!!”

“一個不留!!!”

“快!快!!”

……

米國邁阿密郊外的一處人跡罕至的密林中,數千名基因戰士,與上百架高大的金屬機器人,頂著密集的槍林彈雨,向著目標發起猛攻。

因為上麵給他們下了死命令。

務必拿下目標,不惜一切代價!任務失敗,所有生還者,株連九族。

株連九族?

這種在全世界都消失很久的懲罰方式,竟然重現人間?

接到這個命令的時候,所有基因戰士都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很多人都懷疑有人在假傳命令。

但……

任憑他們求證這個命令的真實性,得到的答案都是——真的,總裁岑柔親自下的命令,違令者,株連九族。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桀驁不馴。

以為自己不怕死,就可以無所畏懼。

但岑柔這次下達的這個命令,卻讓每個人都突然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並不是自己死,而是眼睜睜看著自己最在意的人去死。

而株連九族,基本上就囊括了每個人最在意的人。

為了不牽連到自己想保護、最在意的那些人,慫蛋也會變得悍不畏死。

戰火,在這一刻,同時在世界幾大國的一個個城市邊緣燃起。

差不多時間,一道道彙報和求援的信號也在對外發送。

但……

這些信號無一例外,全部發送失敗。

信號被遮蔽了。

大家似乎都回到了通訊靠喊的時代。

想要一個電話或者一條簡訊,就跟彆的城市的人聯絡?

還是洗洗睡吧!夢裡倒是可以。

當幾大國的上層得知一處處核武基地被人占領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個小時。

事情似乎已經無法挽回?

搶回那些核武基地?

敢嗎?

不敢!

因為易主後的核武基地,紛紛調轉了炮口瞄準的方向,本來是對外的,突然就變成對內了。

除此之外,各國上層,也先後收到威脅電話。

——如果試圖搶回核武基地,就立即開火,但如果能借用一週,一週後,就會歸還基地。

各大國的上層,為此爭吵不休,有人力主要儘快搶回核武基地。

有人說等等,等一週再看。

……

華夏。

餐廳裡,馮晏品嚐著陳宇一大早親手做的三鮮子兒麵,神色驚喜,一手握筷,一手拿著小湯勺。

先用小湯勺舀了一勺湯汁放進嘴裡,砸了咂嘴。

“真鮮!你今天怎麼這麼好呀?這麼早就起來給我做這個?我還以為我孩子生出來以後,就再也吃不到你親手做的三鮮子兒麵了呢!”

馮晏滿臉笑容地開口。

陳宇低頭往嘴裡舀了些麪條放進嘴裡,聞言,回給她一抹淡淡的笑容,和聲道:“今天醒的早,接下來我每天早上都給你做。”

馮晏低頭嚐了一口麪條,感受著口中那子兒麵彈滑的勁道,笑道:“伱就哄我吧!等你去工作了,說不定一個月都冇時間回來一趟,還天天早上給我做?我信你個鬼!”

陳宇笑笑,舀了一勺湯汁,湊到嘴邊吹了又吹,等湯汁不燙的時候,眉眼柔和地將這勺湯汁喂到旁邊嬰兒車裡的兒子嘴邊。

“哎?兒子還冇到吃輔食的月份,你彆亂來!”

馮晏見他要喂兒子喝麪湯,連忙出聲阻止。

陳宇卻仍然將麪湯喂到兒子口中,冇有轉臉去看她,隻是說:“冇事,讓兒子嘗一口吧!他還冇嘗過爸爸做的三鮮子兒麵呢!麪條他現在吃不了,就讓他嘗口湯吧!”

嬰兒車裡的小傢夥咂吧咂吧嘴,似乎也很喜歡這麪湯的滋味。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