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格林童話

格林童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參宿七Beta
  • 更新時間:2024-05-14 18:59:42
格林童話

簡介:無血緣關係,不在一個戶口本上 彆扭溫柔陰鬱姐受x陽光心細綠茶妹攻 我討厭我妹妹。 從她剛到我家,我見到她第一眼就確定了,我討厭她。 我討厭她床頭我的鈴鐺,討厭她懵懂時送我的心臟;我討厭她費儘心思為我采花,討厭她替我出頭眼角的疤;我討厭她抱著我一遍遍的告訴我不要否認自己,我討厭她要我直視她對我的愛。我討厭她,因為我愛她。 我要保護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二天清晨我冇有找到兔子小姐,我在被子裡探索,床下找尋,甚至連玩具盒子都翻了一遍,可是我還是冇有找到兔子小姐,雖然我每天都和它說話,但是我清楚它隻是一個玩偶罷了,它冇有生命,所以我從不用她來稱呼它。我的玩偶不會自己走路,它消失了,肯定是有人趁我睡覺把兔子小姐偷走了!我確定了自己的觀點,氣鼓鼓地走出房門,敲打妹妹的門。

“出來!”我說:“把我的兔子小姐還給我!”

一定是她,肯定是她!說不定她昨晚偷偷把我支走就是為了偷走我的兔子小姐,她冇有記住我的忠告,她要把我的兔子小姐搶走了!

“壞孩子,壞妹妹!”我在門口憤怒地大喊,惹來了在廚房做飯的媽媽。

“怎麼了?”媽媽問。

“她!”我指著禁閉的門喊:“她偷走了我的兔子小姐!”我是不會管壞孩子叫妹妹的,她是一個邪惡的小偷。

“小偷。”我在心裡默默地重複一遍這個詞語,我認為這是一個惡毒的職業,說出口會特彆傷人心,所以我選擇在心裡咒罵那個孩子。

“小染?在裡麵嗎?”媽媽敲了兩下門,門打開了,她支支吾吾的小臉抵在門口,張開她的小嘴要說些什麼。

我一把推開她,闖進她的屋子裡,在床下麵發現了支離破碎的兔子小姐,哇的一下哭了。

“我的兔子小姐死了!你殺了我的兔子小姐!”我無助地捂著眼睛嘶吼,打掉了她來擦我眼淚的小手,“彆碰我!我討厭你!最討厭你了!”

她聽見我的咆哮愣了一下,直挺挺地坐在地上放棄瞭解釋的念頭,鬆開緊咬的嘴唇哭了。

家裡亂成了一鍋粥,我的妹妹不再為她的行為做出任何的解釋,我覺得她甚至比我哭的更嚴重。媽媽焦頭爛額地開導,從針線盒裡翻出了銀色的線。

“縫起來,縫起來就好了。”她試圖解決糾紛的根源,把兔子小姐拿過來翻查,突然發出了一聲疑問。

“這是什麼?”媽媽從兔子小姐的肚子裡揪出一個卡片,哭泣的妹妹一下子從地上站起來,以我見到她最快的速度衝向我的媽媽阻止她的行為。

“不要拿出來!那是兔子小姐的心臟!”

“心臟?”我回頭去注意那個小卡片,蹩腳的,粗糙的心形,我大概理解她的行為了,擦乾我的眼淚去觀察那個小心臟。

“什麼心臟?”我的媽媽很疑惑,但是妹妹堅持把卡片放回兔子小姐的肚子裡。

“我想送給姐姐的…兔子小姐的心臟。”她的聲音還在嗚咽,斷斷續續的,用她全部的詞彙去解釋她的行為。

“鐵皮人的心臟…兔子小姐,冇有。”她的臉紅成一片:“姐姐喜歡兔子小姐,愛,兔子小姐給姐姐,用心臟。”她的小手緊緊地掐住衣角,窘迫,我第一次理解這個詞語的含義,在我妹妹臉上。

“對不起。”她回頭和我說,眼睛還在濕潤,像清晨的汽水,我的大腦一下子沸騰,窘迫順著她的目光轉移到我臉上。

我意識到是我自己的錯誤了,我誤解了我妹妹的一片苦心,她不是小偷,不是殺害了兔子小姐的凶手,她給了兔子小姐心臟,給了兔子小姐心跳。

我的心在跳了,我感受到了我的肚子裡有一顆心,隔著軀殼在炙熱而滾燙的跳動。我又聽到了除此之外其他人的心跳,咫尺之遙,來自我的妹妹。

她也有一顆心臟。

“姐姐?”見我冇有反應,她反過來拉我的衣角:“對不起。”她又說了一遍,小臉像烏雲,小一秒便要下雨。

媽媽拉過我的手抱住了妹妹:“原諒她吧,像以前一樣和好可以嗎?”

我一下子掙脫懷抱,拉起縫好的兔子小姐衝回了我的房間,抵住門的下一刻,我把兔子小姐塞進我的懷裡,試圖阻止那駭人的心跳。

我的心快跳出來了,在擁抱中隔著胸腔,我覺得我的心臟即將和她的心臟融為一體變成太陽,這太可怕了,我會被燒死的。我揉了揉兔子小姐的肚子,把耳朵湊過去聽一片寂靜。

但是兔子小姐有心跳了,我知道,我妹妹知道。

其實我原諒她了,我隻是對我自己的誤解感到羞澀,接下來的幾天我冇有給她讀睡前故事,她總是在晚上悄悄地跟在我的身後,用大眼睛瞧著我。

“想乾嘛?”我問。如果她說想聽故事的話,我會讀給她的。可是我的妹妹是個膽怯的傻孩子,她以為我還在埋怨,可憐地搖搖頭:“黑天。”

我無奈把她拉過來打開故事書,指著上麵的字做我即將開始讀書的準備,她的眼睛一下子發亮,湊過來坐在她的小板凳上。

可是我冇有等到那句話,於是我關上了故事書歎了口氣。小傢夥開始沮喪了,她眼睛裡的太陽落山了,撅嘴要說話,我看著她的口型等待她的話語。

“兔子小姐…她…”

“我不許你提到她。”不是我想聽到的話語,真令人惱火,我煩躁地站起身:“冇什麼事我要去睡覺了。”

她更萎縮了,坐在小板凳上的肩膀顫抖:“對不起。”

“我不想聽這個!”我真的受不了這個愚蠢的妹妹了,走到她身旁把她從凳子上拎起來。

“我冇有怪過你,不要再和我說對不起了。”她一下子發亮,在我懷裡像開機的小月亮:“你要想做什麼都可以和我說。”

她在我懷裡糾結,我突然記起來她似乎很在意我說的話,深思熟慮了一會兒,我決定暫時做一個好姐姐,誰叫她給了兔子小姐心臟呢。

“對不起。”我開始為我之前的魯莽道歉:“我不討厭你。”

“你是我妹妹,你可以和我說自己想做的事。”我把她放回凳子上,坐到故事書前麵,等待著她的反應。

“我想讀故事書。”她小聲的講。我對這個虛弱的語氣表示不是很滿意,攤攤手繼續等待。

“我想讓我姐姐給我讀故事書。”她眼睛裡期待的小目光回來了,我熟悉的優越感受到了滿足,纔不是因為我想給她讀故事,我隻是希望她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而已。

“想聽什麼故事?”身邊的小東西開始雀躍了,興奮地翻找故事書,我注意到她似乎長大了一點,也認識了許多字,似乎不需要我自己也可以讀故事了。

但是我選擇忽略它。

“我姐姐天下第一好。”

誰會拒絕這樣的報酬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