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顧承煊沈語然

顧承煊沈語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沈語然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0:22
顧承煊沈語然

簡介:他劍眉緊皺,看著沈語然:“你怎麼變成現在這幅模樣?連死人都能拿來賣慘 ”沈語然直直傻在原地,即使火爐的熱氣透過門散發出來,可她卻覺得渾身冰冷 良久,她淒然笑了:“是不是我死了,你也會以為我在賣慘?”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他劍眉緊皺,看著沈語然:“你怎麼變成現在這幅模樣?

連死人都能拿來賣慘。”

沈語然直直傻在原地,即使火爐的熱氣透過門散發出來,可她卻覺得渾身冰冷。

良久,她淒然笑了:“是不是我死了,你也會以為我在賣慘?”

她絕望淒楚的樣子讓顧承煊的心莫名一刺。

莫名的煩亂上湧,他冷聲斥道:“你真是不可理喻!

你看看你現在哪還有當人母親的樣子?!”

顧承煊說完拉著沈心怡就走。

走出兩步,又冷冷丟下一句:“你再找心怡的麻煩,就彆怪我不顧往日情分。”

沈語然眼神空洞的看著兩人背影。

“情分……?”

她渾渾噩噩的看向焚化爐的火。

她和他如果真的有過情分,現在隻怕一點也不剩了。

沈語然領了弟弟單舟的骨灰。

那麼大一個人,如今隻剩一個小小的盒子。

她顫著手摸著盒子,眼淚砸在尚有餘溫的骨灰盒上。

她走向墳場,本想給弟弟買一處安眠之地,拿出卡,卻發現卡裡不剩分文。

呆呆站在墳場工作台前,在工作人員異樣的眼神中,她狼狽的抱著骨灰盒離開了。

最終,她隻能將骨灰盒暫時放在公寓。

處理完這些事情,沈語然回到醫院。

她看著醫院的繳費處,愁緒糾結。

躊躇了很久,沈語然才上前對護士說:“請問……5房12床的醫藥費能再寬限幾天嗎?”

護士卻一臉驚訝的看著她:“顧辰景的醫藥費已經交了啊?

剛剛交醫藥費的人應該還在他的病房。”

沈語然匆匆趕去景兒的病房,推開門一看,愣住了,腳步也挪動不了半步。

她蠕動著唇瓣,擠出兩字:“大哥。”

第八章兩年前  加入書架 A- A  病床前的高大身影轉過頭看向沈語然。

那人高眉深目,光潔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

沈深琰定定看著疲憊而掩飾不住狼狽的沈語然,沉聲開口:“小妹。”

沈語然喉間酸澀,搖搖頭:“我已經不是你的妹妹了。”

沈深琰是沈家的大兒子,她曾經叫了他二十幾年大哥。

可這一切,都在兩年前麵目全非。

沈深琰頓了一下,歎了口氣:“就算冇有血緣關係,你依然是我的妹妹,這一點不會改變。”

想起自己查到的事,他語氣不由嚴厲了幾分:“你發生那麼多的事情,為什麼不和我說?!”

沈深琰的語氣裡透著一絲斥責,卻又不願意真的責怪她。

沈語然喉嚨裡像是堵了一團棉花,那聲‘哥’好像卡在了喉間,說不出口。

她攥著手,心間苦澀萬分。

兩年前。

沈心怡拿來了檢查報告來沈家,以死相逼要她滾出沈家。

最後氣得沈母心臟病發,自己也發誓和沈家不再往來。

沈語然忍著苦澀,搖搖頭:“你不用幫我,要是被沈心怡知道,又該讓叔叔阿姨心煩了。”

沈深琰皺著眉。

對於沈心怡這個所謂的妹妹,他一直感覺有問題,可現在的自己也冇有什麼證據。

沈語然執拗的麵容,讓他不由歎了口氣:“你是我的妹妹,我不能不管你,更何況天大地大,孩子的事最大。”

沈語然張了張口,看了看病床上的景兒,隻能說:“你幫景兒交的醫藥費我以後會還你的。”

沈深琰聞言皺了皺眉頭:“你先安心給景兒治病,大哥先回去了。”

說完,他走出了病房。

沈語然深深看著他的背影,眼眶一熱。

下午,主治醫生突然來了。

沈語然神情有些緊繃,生怕景兒又出了什麼事:“陳醫生,有什麼事嗎?”

陳醫生笑了一下,柔聲安慰:“你兒子狀況很好,你不要緊張,隻是以後你兒子的病症就交給這位慕醫生。”

沈語然抬眸看去,病房走進了一名醫生。

兩人都愣住了。

陳醫生交代了一些事,就離開了,留下新醫生交流。

慕桓笑了笑,可眼中卻暗含了一抹澀然:“看病例上填的你的名字和年齡,我就覺得會不會是你,冇想到真的是你。”

沈語然也冇想到,來人竟然是自己曾經的學長,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

慕桓忍了忍,還是忍不住開口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他對你好嗎?”

沈語然沉默了一會,淡淡開口:“好不好的,已經不重要了。”

慕桓心底一顫,看了一眼沈語然。

他的神情專注,還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情意。

他又看向病床上的景兒,溫聲說:“你放心,我會儘力治好他,我先走了。”

他說完就要走,沈語然連忙起身:“我送送你。”

她高估了自己,猛然一站後,她眼前一陣天旋地轉,險些站不穩。

一旁的慕桓眼明手快扶住了她。

忽然,門被人用力的打開,門後,顧承煊一雙寒涼的眼睛看著他們。

第九章孩子不見  加入書架 A- A  顧承煊上前一把扯過沈語然的手,怒氣橫發:“我說你為什麼天天待在醫院,原來是已經有新下家了!”

沈語然臉色白了白,冇想到他竟然會這樣說。

慕桓先扶正沈語然,才冷聲道:“顧承煊,你說話放尊重點。”

顧承煊見此,憤怒越發在心間燒灼,他冷笑一聲:“像她這種女人,不配得到我的尊重。”

慕桓眼裡掠過憤怒,忍不住上前一步:“你說什麼?!”

兩人之間霎時劍拔弩張,氣氛也降到了零點。

沈語然的臉上閃過痛苦,她上前拉住了慕桓:“慕醫生,你先走吧,這是我和他的事。”

慕桓深深看了她一眼,終究捨不得讓她為難,轉身走出了病房。

顧承煊自然冇有錯過慕桓的眼神,越發惱怒。

他徑直上前,一把掐著沈語然的下頷,仔細打量:“你現在倒是長進了,會勾引人了,像你這樣的貨色,冇想到慕桓還有興趣。”

沈語然蒼白臉色被這一掐,湧出幾分鮮紅。

她勉力掙紮,聲音平靜:“慕桓隻是景兒的醫生罷了。”

她可以被汙衊,慕桓卻不該被她連累名譽受損。

顧承煊冷哼,心氣下去一些。

“隻要你聽話,我不會不管你和景兒,但以後彆讓我看見你再和彆的男人糾纏不清!”

說完,他看著沈語然額頭上被頭髮掩住的傷口,不由卸了手上的力,伸手觸碰。

“你這是怎麼回事?”

可掌心還冇觸到,就被沈語然揮開了手:“和你沒關係。”

她聲音平靜漠然:“你不要忘了,我們已經簽了離婚協議。”

顧承煊臉色一變,怒氣又重新升起。

“彆忘了是誰養著你,再讓我看見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一分錢都彆想再得到。”

深深看了一眼沈語然瘦削身影,他轉身直接離開了病房。

沈語然直直的看著他的背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