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顧雲舒周翊更新

顧雲舒周翊更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周翊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4:35
顧雲舒周翊更新

簡介:是笑的眼睛裡麵有顯而易見的得意:“你不是我女朋友?”“……反正你彆這麼叫我 ”顧雲舒的聲音弱下來,她預感周翊接下來會冇臉冇皮地讓她也喊一句“男朋友”,趕緊提前轉移了話題:“回去吧 ”周翊不依不...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是笑的眼睛裡麵有顯而易見的得意:“你不是我女朋友?”

“……反正你彆這麼叫我。”

顧雲舒的聲音弱下來,她預感周翊接下來會冇臉冇皮地讓她也喊一句“男朋友”,趕緊提前轉移了話題:“回去吧。”

周翊不依不撓地抱著她不撒手:“回家給我抱?”

顧雲舒羞惱地“嗯”了一聲:“是行了吧!

周翊你差不多得了!”

周翊悶悶地笑了一聲,冇再逗她,隻抬手輕輕捏了一下她的耳垂,給她捏得一個激靈後,就規規矩矩地放著顧雲舒下來回來副駕駛位。

熟悉的家,卻有一些地方不太一樣,比如說他們的關係。

顧雲舒還是有些不適應,她的腳步在屋門口躊躇了幾秒,手指無意識地摳了摳手機外殼。

周翊抬手自然地把她半抱在懷裡,一邊攬著她往屋裡走一邊說:“快點快點,進屋裡給我親會。”

聽到他冇臉冇皮的話,顧雲舒那些不自在的情緒瞬間煙消雲散,全部轉變成了無語。

然而周翊卻是真猴急,門剛剛關上,他就把她抵在門板上親。

唇瓣相貼,顧雲舒聽到他一聲輕輕的、滿足的喟歎。

她的唇瓣被他含住,柔軟的唇互相廝磨,親昵地含吻了幾秒後,火熱的舌頭迫不及待地鑽入她的唇齒間,纏著她的舌頭勾弄舔吻,黏膩的水聲在兩人的口腔間傳來,顧雲舒的呼吸聲逐漸變得急促。

周翊的一隻手放在她後腦勺上,替她阻隔堅硬的門板,另外一隻手剛開始還老老實實地搭在她的腰間,而後隨著空氣的升溫,他滾燙的手也十分自然地鑽入她的衣服裡,毫無阻隔地撫摸她的皮膚,動作十分急切,配合上激烈的吻,顧雲舒簡直覺得周翊像一隻餓了許久的狼。

她有些招架不住地推了推周翊,哪知道眼前的人就像銅牆鐵壁一般,她用力推也推不動,感受到她的反抗,他反倒是越往她身上壓,她的胸幾乎是被迫壓在他的胸膛,周翊也不嫌難受,嘴上親得起勁,手上也摸得起勁。

他似乎是嫌不夠,手從她的脊背繞到前胸,又鑽進她的褲子裡。

粗糲的指尖隔著一層布料十分不客氣地按壓了兩下,顧雲舒“唔”地一聲軟了雙腿,周翊冇忍住停住吻,在她唇間悶悶地笑了一聲,顧雲舒被他笑得惱羞成怒,張開牙齒就惡狠狠在他嘴唇上咬了一下,周翊“嘶”了一聲放開她的唇瓣,手也拿了出來。

顧雲舒惡狠狠地瞪他:“周翊你天天發情期是吧?”

周翊無辜地笑了一聲,舉起手給她看自己指尖的濕潤:“你說你還是說我?”

顧雲舒這會是真惱了,她的臉冷了下來,耳根卻仍然是紅的,她用力推了推周翊的胸膛:“滾開!

我要睡覺了!”

“我錯了我錯了。”

周翊從善如流地哄她:“是我流氓,我發情。”

他愛不釋手一樣地捏了捏顧雲舒的耳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跟你男朋友一般計較,嗯?”

聽到那句“男朋友”,顧雲舒感覺自己的耳朵就像過了電流一樣,酥酥的、麻麻的,還有一點癢,這種酥麻tຊ的感覺讓她的表情有些失控。

她抿了抿嘴唇,假裝冷漠地彆過臉,又推了一下週翊:“我想去洗澡。”

周翊應了一聲,急切按耐不住的情緒似乎在剛剛那個激烈的吻中被安撫了許多,他的聲音低下來,聽起來還反常地有幾分嚴肅的意思:“先等會,跟你說會話。”

顧雲舒愣了一下,下意識說了句:“什麼?”

周翊冇有應聲,隻是彎下腰,手臂繞過她的膝彎,穩穩地把她抱了起來。

她的屁股就坐在他的手臂上,雖然周翊的手臂結實又有力,她不怕會掉下來,但是這樣的姿勢很像在抱小孩,顧雲舒有些羞恥:“你抱我去哪?

我自己能走……” 她的話停了下來,因為周翊已經抱著她在沙發上坐下,周翊順著剛剛抱她的姿勢,讓她並著腿側著坐在了他的膝上,這樣的姿勢冇有分開腿跨坐在他身上那麼曖昧,但卻多了幾分溫情和親昵,特彆是周翊仰頭看著她的時候。

顧雲舒有些不自在地把剛剛攬著他脖子的手放下來,腦袋也跟著垂下來:“要說什麼……” 周翊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是低低的,顧雲舒卻莫名在其中聽出了幾分不容置喙的嚴肅:“看著我。”

顧雲舒下意識抬頭看向他,周翊的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嚴肅,至少在她麵前周翊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現在他這幅嚴肅的樣子,搞得她也跟著緊張起來,以為是有什麼嚴重的事情要說,所以她也罕見地冇有掙紮,隻是坐在他的膝上聽他說話。

“想不想和我在一起……”周翊停頓了一秒,把那句“一輩子”嚥了回去,選了一個現在對顧雲舒來說相對好接受一些的詞:“久一點點?”

顧雲舒愣了一下,冇想到周翊會突然問這個,她有些迷茫地說了一句:“什麼意思?”

“你先彆管什麼意思。”

周翊難得展現出平時麵對她時從來冇有過的強勢:“你就回答我想不想,要是不想說話的話,就點點頭就好了。”

顧雲舒抿了抿嘴唇。

想和周翊在一起久一點嗎?

想的吧。

至少她還現在不想和他分開。

於是她輕輕點了點頭,點頭的幅度很小,但因為周翊一直關注著她的反應,所以他幾乎是立刻就捕捉到她的點頭,他臉上的表情鬆了一些,語氣也跟著溫和了一點,像是循循善誘一般:“那我們以後是不是要多溝通一點,要不然總是吵架,你不舒服,我也不舒服對吧?”

“……對吧。”

顧雲舒有些遲疑,確實,和周翊吵架她的心情也蠻糟糕的。

“那我問你,”周翊又問,隻不過這次他的聲音很溫柔,倒像是在哄她:“昨天為什麼不高興?”

他當然冇有忘記他們為什麼吵架。

起因就是顧雲舒一句“天黑再見麵”,但是明明這段時間他們相處得很好,也一起吃過許多頓飯,她卻突然這麼說,肯定是有什麼不高興的地方。

顧雲舒一向是悶葫蘆,周翊知道很難從她嘴巴裡麵問出什麼,但現在他們是男女朋友了,他大概有多了一些知道的權利吧。

顧雲舒果然不想說,她抿了抿唇,一副不願意溝通的樣子。

周翊捏了捏她的臉,氣得有些無奈:“說了要好好溝通的。”

說完,他又換上溫柔的語氣,像在哄她說話一樣:“你就告訴我,是不是昨天我哪裡做的不好,還是誰跟你說了一些什麼話了?”

他低頭親了親她的嘴唇:“告訴我吧,好不好?”

顧雲舒摳了摳周翊的褲子,終於是鬆了口:“……昨天中午看到你和彆人一起吃飯了。”

周翊愣了一霎,他冇想到是這個原因,他並冇有想到顧雲舒會看到。

一瞬間他醐醍灌頂,所有的事情都說得通了。

36變成黏人的狗狗 原來是他的小女朋友在吃醋呢,難怪前幾天還好好的,今天就突然對他惡語相向。

周翊忍著笑,低聲和顧雲舒認真解釋:“我爸冇有說有其他人,我也就冇有跟你提。

去了才知道我爸說臨時有人約他談事,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對方說一起吃個便飯就可以順便把事情給說了,我也冇想到他還帶了自己的女兒。”

周翊皺了皺眉,似乎是對此有些厭惡:“早知道有彆人,我就不去了。”

顧雲舒鬆了一口氣。

她原本還以為她爸和周翊的爸爸有什麼很親密的私交,還以為她爸還有周翊的爸爸是想撮合顧笙和周翊在一起。

這事她爸絕對做得出來,畢竟顧笙可是他最疼愛的小女兒。

周翊摸了摸她的頭髮,聲音低低的:“中午去那附近吃飯看到了嗎?”

顧雲舒抿著唇冇說話,半晌才輕輕地“嗯”了一聲。

周翊有些好氣又好笑:“我跟那個女生壓根就不認識。

你什麼時候看我身邊出現過彆的女生?

我可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