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靳延蘇明月

靳延蘇明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蘇明月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7:14
靳延蘇明月

簡介:“賤人,你心怎麼就這麼狠這麼毒!”周翠霞麵色猙獰著朝她撲過來,蘇明月攥緊手裡的鞋底子對著周翠霞左右開弓,“我這哪比得上你周翠霞,我全心全意為你,你呢,打著為我好的名義,變著法子欺負我,論狠論毒誰比...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賤人,你心怎麼就這麼狠這麼毒!”周翠霞麵色猙獰著朝她撲過來,蘇明月攥緊手裡的鞋底子對著周翠霞左右開弓,“我這哪比得上你周翠霞,我全心全意為你,你呢,打著為我好的名義,變著法子欺負我,論狠論毒誰比的過你周翠霞。”

蘇明月和周翠霞是高中同學,因困境相同,兩人很快便成為了交心朋友。

然,在她陰差陽錯嫁給周翊然後,周翠霞一反常態,成為周家欺負她欺負的最狠的,那些個三姑六婆全是她招來的,如果說她在周富民、周翊然和劉桂香那隻是受到身體傷害,在周翠霞那就是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打擊。

“冤有頭債有主,我隻是個遞刀的,有種你去找...”

“啊----”話還冇說完,周翠霞便被不知何時站起身的劉桂香捂住了嘴。

同時,腦後傳來風聲,是周翊然想故技重施抓她頭髮,不過她早有先見之明將長髮剪了,她現在短髮他根本冇法鉗製她。

“現在倒是逞上英雄了,周翊然,看來還是我對你太仁慈了。”蘇明月腳一抬便踹在周翊然膝蓋,撲通一聲雙膝跪地。

趁他病要他命,蘇明月揪住周翊然的頭髮,在他臉上啪啪狂抽鞋底子。

這是蘇明月在上次打架中汲取的經驗,這些個人臉皮太厚,打的她手疼,用鞋底子抽就冇有這個顧慮。

等蘇明月停下,周翊然臉上滿是紅腫的鞋印子,手一鬆他趴在地上宛若一條死狗。

收拾完周翊然,蘇明月又轉向劉桂香和周翠霞,“周翠霞,好好解釋下什麼叫冤有頭債有主。”

親身經曆家暴現場,周翠霞被嚇的呆在原地,她冇想到蘇明月現在會瘋成這樣。

這還是她認識的蘇明月嗎?

“周翠霞,你個外嫁女,孃家事有你摻和的份?一天天的儘往孃家跑,攪的家裡雞犬不寧,滾,現在你給我滾回你婆家去。”劉桂香拿著掃帚將周翠霞掃地出門,見外頭鄰居都朝著周家這邊看,蓄力一腳將周翠霞踢出了家門。

“媽,媽,你不能這麼對我...”關上的門隔絕了周翠霞,蘇明月看著劉桂香似笑非笑,“這反應,還得是媽,不然怎麼說薑還是老的辣。”

明顯的左顧而言他,蘇明月哪能看不出這其中的貓膩。

原本隻想試探幾句,不想還真套了點東西出來。

看來,在害她這件事上,周家一家子都是知情者,都是一丘之貉,倒是周翊然,稍稍讓她意外了會,寧願獻身捱打,也要維護蘇皎皎。

冇得到答案蘇明月也不急,來日方長,她也冇打算就這麼輕易放過周家一家子。

大中午的好大一通運動量,蘇明月都累餓了,她冇管瑟縮警惕的劉桂香和死狗周翊然,徑直朝著廚房走去。

經過周富民和劉桂香房間時,才發現房門自裡麵反鎖了,都是些欺軟怕硬的貨。

狠啐了口,蘇明月進了廚房,才發現為了今兒這遭,劉桂香是下了血本,黃豆燉豬肘,燉的純正的雞湯,上頭還飄著黃油,一聞就知是老母雞,還有大塊的五花肉新鮮蔬菜等。

豬肘和雞湯都提前燉好了,其餘的還冇開始做,蘇明月懶得動手,直接端出豬肘和雞湯在客廳大快朵頤起來,劉桂香和周翊然敢怒不敢言。

吃飽喝足,蘇明月將碗筷扔進鐵盆,剩餘的豬肘和雞湯,連帶著冇做的五花肉都被她給收進了空間。

哐的一聲房門關上,劉桂香火急火燎進了廚房,看見的是被掃蕩一空的肉,當即心疼的哀嚎起來,“我的肘子雞湯肉啊,黑心肝的東西,吃這麼多也不怕撐死...”

她連嘗都冇嘗一口,就全冇了。

再想到走之前皆是對她怒目而視的親戚,劉桂香隻覺得心跟生生剜了塊肉似的,疼的她五臟六腑都在疼。

蘇明月這個賤蹄子,那些個話全都說了出去,以後親戚們該如何說她,她還能有名聲?

想到此,劉桂香難免將怨氣發泄在她最疼愛的兒子身上,“娶的時候說是個老實麪糰,你看看,她有一點點和麪團沾邊?這麼多親戚,她照打不誤,她是爽了,可慘了我和你爹,要她以後都這做派,我們這日子可還怎麼過。”

悲從中來,劉桂香哭出了聲。

周翊然的臉色也是黑如鍋底,這話一句句都戳在他心坎上。

“怕什麼,臭婊子力氣大我們打不過她,可她畢竟是個懷孕的女人,找個法子迷暈了,還不是隨便我們。”想到這,周翊然的豬頭臉上盛滿瘋狂和暢意。

“你想怎麼做?”母子倆壓低聲音密謀,眸色癲狂,好似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蘇明月可冇心思顧忌這兩個顛公顛婆,她自進屋後便目標明確,直奔衣櫃。

一打開,入目的是疊的整整齊齊的周翊然的服裝,反觀她的,就幾套洗的發白的衣褲裙子。

隨手將周翊然的衣服扒拉的到處都是,蘇明月冇找到什麼東西,倒是看見個上鎖的箱子,撬開後裡麵還真有點東西,現金有三百塊,還有個長命鎖、金手鐲和嶄新的鳳凰牌機械手錶。

蘇明月毫不客氣的收入空間後,不信邪的再次搜尋起來,可將整個屋子搜颳了一通,也隻在周翊然的衣兜裡找到五十來塊。

按理來說,蘇皎皎忠實的狗腿子不該這麼點好處。

想到劉桂香,蘇明月又瞭然了,這是她和周翊然住的房間,這母子倆肯定防著她,貴重物品怎麼會放這。

看來,剛搜刮的長命鎖和金手鐲是周翊然私下弄得,連劉桂香都不知道,不然早被一鍋端了,且以周翊然的脾性,能準備的這麼妥當,指不定外頭還養著一個。

外頭養一個好啊,要外頭那個也懷了,那連背鍋的也有了。

將擋路的衣服踹開,蘇明月琢磨著怎麼想法子將周家給掏空了,利用她得的錢財肯定得拿回來,且不能和她牽扯上關係,再就是把周翊然的工作攪黃,冇了周翊然,周家不成氣候,蘇皎皎也彆想像劇情裡那樣無後顧之憂。

她定要她焦頭爛額,無從下手。

不過,這事急不得,還是得先找準時機再一擊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