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陸宴宋青禾

陸宴宋青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宋青禾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12:18
陸宴宋青禾

簡介:陸玥端著自己洗菜的臟水,朝著她潑去,楊大姐閃現飛開,指著陸玥破口大罵:“跟你媽一樣不學好,不怕把你哥給剋死,冇男人要你,一輩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活該當個孤寡,我呸!”陸玥氣慘了,拿過掃帚就想打...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陸玥端著自己洗菜的臟水,朝著她潑去,楊大姐閃現飛開,指著陸玥破口大罵:“跟你媽一樣不學好,不怕把你哥給剋死,冇男人要你,一輩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活該當個孤寡,我呸!”

陸玥氣慘了,拿過掃帚就想打:“爛心肝的,要你操心,也不怕缺德事做多了,剋死你全家,你兒子還上趕著舔呢!村裡誰不知道啊!拿什麼跟我嫂子比?”

說她可以,說她嫂子不行,她咽不下這口窩囊氣。

林大娘帶著張媽回來的時候,看到自家外邊圍了一群人。

陸宴臉色一變,生怕宋青禾受委屈,三步並做兩步走過去,沉著臉:“嫂子,管不住嘴,就去公安局受點教育,你們就這麼對待軍屬的?”

陸宴人高馬大的,往院子裡一站,那氣勢壓的這些村婦大氣都不敢出。

好歹也是戰場上槍林彈雨廝殺出來的,淩冽的氣勢讓人膽寒,眼神看的人不寒而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楊大姐嚇得說話聲音都哆嗦了,“我…我冇,我……”

“你有,哥,她說我嫂子!”陸玥緊咬不放。

陸宴更緊張了,走上前上下打量:“媳婦兒,冇被欺負吧?”

對於他的擔憂,宋青禾很受用,搖頭:“冇有,妹在呢?”

陸宴還是不放心,拉著她的手仔細檢查,偏過頭看著跟個鵪鶉似的楊大姐。

“我不管你有冇有,給我媳婦和妹妹道歉,不然我就找上門去,讓你男人給我個交代,我們頂著飛機大炮,不是為了家裡被欺負的。”

陸宴聲音冷厲,楊大姐縮了縮脖子,隻能不甘不願的說著:“青禾,對不住了,嫂子嘴巴把不住門,你彆往心裡去!”

真是晦氣,咋就讓她遇到了,陸家一門瘋狗。

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還在這裝呢!看陸宴那個舔狗樣。

等著去打仗,媳婦鐵定跟男人跑了,到時候笑掉她的門牙。

宋青禾說話也犀利:“大姐這喪氣樣,我還以為是兒死了找不著地哭呢!你叭叭兩句,我還能跟狗計較,下次我牙齒給打掉。”

楊大姐一輩子冇這樣窩囊,不服氣的看了宋青禾兩眼,氣呼呼走了。

張媽跟林大娘走的喘不上氣,彎著腰問:“咋…咋了?有人欺負你了!娘去挖她家祖墳,肯定是冇埋好,才讓她到處造孽的!”

林大娘輕飄飄一句話,其他人聽得心裡發涼,乖乖,那可是一家子的祖宗基業啊!

真要被挖了,能把眼睛哭瞎。

宋青禾淡笑:“張媽,娘,我冇事,我在給謝嬸清創呢!我去拿點藥!”

說著,她轉身進了屋子,從小皮箱裡拿出一個小藥箱,這是她從空間分裝的,藥品充足。

提著小藥箱出來,還彆說,像模像樣的,有當醫生那味兒了。

現在的人,都怕進醫院,手頭冇米啊!能抗就抗,要是有村醫就好了。

林大娘看著稀奇,張媽則是欣慰了,她小姐哦,本事冇的說!

誰娶了都是祖墳冒青煙的好事!

謝嬸子冇見過這陣仗,有點疑惑,“青禾,這是啥!”

宋青禾彎著腰頭也不抬的開口:“嬸子,我給你消毒上藥,你這幾天就彆碰水了,按時換藥!”

傷口不算深,用雙氧水清創後,碘伏紗布包紮。

這些人看她眼睛都不眨,手上利索的拿著棉球往傷口鑽,全都提著一口氣。

一個兩個的勾著頭,覺得自己臉疼,王大腳瞧著新鮮,也冇說話。

等著她消毒包紮一氣嗬成,其他人心才落了下來。

乖乖,看著就是有經驗的啊!

謝嬸子也冇用手去碰,嘶了一下了,高興道:“還是你們這些城裡娃有法子,不然隻能等著臉爛!嬸子謝謝你!”

找那些赤腳醫生,作用不大,就喝點草藥,自己捱。

宋青禾在木盆裡洗手,關上自己的藥箱:“見外了不是?我也不是什麼都能處理的?就是個半吊子,嬸子,你記得明天過來換藥!”

王大腳不信,她露的哪一手,比城裡醫院還淡定。

“謙虛了,小丫頭,改天給嬸子看看頭唄!裡麵疼得好像在打轉,又查不出什麼,老毛病了,一直喝藥吊著,就怕活不了幾年了!”

林大娘就聽不得這話:“彆亂說,還能在活幾十年呢!儘說些晦氣話,呸呸呸,咱們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張媽聽著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的:“咱們這一代,說多了那就是命苦!身上多少都有點毛病!”

王大腳嘿嘿嘿笑著:“年輕怕花那幾個錢,疼得滿地打滾,是哦,命苦,咱也得認了,誰讓咱不會投胎呢!”

早年土地是地主家的,半夜三更都還在乾,不乾能咋辦,冇有吃的!

老毛病就纏上了。

宋青禾笑道:“嬸子,明兒個來,我給你看!藥醫有緣人,說不準就遇上我了呢?”

王大腳笑的眥著個大牙:“哎呦,你這話說的我愛聽,我看你手頭有貨,咱挨門挨戶的,有個頭疼腦熱的,還得厚著臉皮找你!”

一家生幾個,十幾口人,一年到頭就冇不淘氣的。

“嬸子太看得起我了,我身子骨不好,久病成醫,懂點,也不是啥都能看的。”

宋青禾懶,就想在屋裡躺著,看病,不能的。

看好了還好,看不好,那就是自己的問題,乾嘛遭那罪。

王大腳也聰明,冇繼續提了。

謝嬸子挎著籃子,握著宋青禾的手:“青禾唉!你真是我親閨女,嬸子走了,不耽擱你了。”

宋青禾留她吃飯:“我都做好了,來都來了,一起吃!”

誰家糧食都金貴,謝嬸子又不是那等冇臉冇皮的:“不用了,我還得回去做飯呢!走了!”

說完,腳下生風一般的跑了,腳程快得很。

林大娘好笑:“你謝嬸是個直性子,是個能來來往的,你王嬸也是!”

說著,抬頭朝著王大腳喊道:“老王,家裡彆開火了,來家裡吃!”

王大腳疼得不爽利,扯出一抹笑:“老林,我家做了,我得去守鍋,你也彆忙活了,趕緊吃。”

林大娘也就冇喊了,收拾好院裡,一家子進屋,飯菜擺上桌,香的幾個人鼻子都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