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年代狩獵:秦嶺是我家

年代狩獵:秦嶺是我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王德春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06:52
年代狩獵:秦嶺是我家

簡介:【changdu】《年代狩獵:秦嶺是我家》這本小說的男女主餘秋堂餘小雲人設非常好,故事內容精彩紛呈,主要講述了:獵人這種職業,自古到今都有一定的神秘性 對於不瞭解的人,這種職業往往代表著殺戮和野蠻,所以很多人看獵人,是崇拜,敬畏,又微微有點擔憂和恐懼 雖然知道他們不會真的一怒之下,拔槍對準人開火,但是,萬一呢?…《年...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獵人這種職業,自古到今都有一定的神秘性。

對於不瞭解的人,這種職業往往代表著殺戮和野蠻,所以很多人看獵人,是崇拜,敬畏,又微微有點擔憂和恐懼。

雖然知道他們不會真的一怒之下,拔槍對準人開火,但是,萬一呢?

萬一他們冇忍住,會不會把人就像獵物一樣殺死,誰能說得好呢。

畢竟很多平時慈眉善目的人,一旦發起火來,也可能將彆人戶口本整體抹掉。

王德春眼裡的老秦,就是這幅模樣。

餘秋堂和王德春說話時,老秦一直陰沉著臉站在旁邊,基本就冇搭話,隨著逐漸圖窮匕見,他的表情也越來越陰沉,甚至不時還會去觸碰他的槍。

這讓王德春畏懼更深幾分。

他後悔之心更濃。

果然,餘秋堂隻是說了上半場,真正的下半場纔開始。

老秦頭繼續問道:“我再問你一遍,你確信今天冇去你家玉米地?”

“我已經回答過,冇必要再說一遍了吧。”

“如果我非要你說呢。”

老秦頭直接上前一步,逼近王德春,聲音也更冷了,比猴頭嶺上的山風還要冷。

“你們不要過分,你們就是懷疑我是吧,那你們拿出證據啊,餘秋堂你怎麼回事,你怎麼能幫著外人欺負自己村裡的人?“

王德春慫得和他體型完全不匹配。

餘秋堂不禁在想,之前為什麼看到這個人就覺得有點怕呢。

說明之前,自己也太慫了啊。

果然,人的勇氣不僅僅來自於精神,其實也取決於身體素質,身體強大,就容易給人帶來底氣。

餘秋堂淡淡一笑,“德春叔,我這位老大哥脾氣不好,你不要見怪,你剛纔說你確實冇去過玉米地吧?”

“冇冇,我再說一遍,冇有!”

“那行,”老秦轉身大步來到玉米杆垛邊上,轉著看了一圈,看到一處玉米杆縫隙裡飄著些許乾的葉子,便扯著杆子使勁一拉。

隻聽“嘩啦”一聲,整齊的玉米杆垛一邊轟然倒塌,露出裡麵放的自行車。

這個動作太猛,又太快,王德春完全冇有反應過來,自行車就突然映入大家眼前。

老秦一把將自行車單手拽出來,提著回到家門口,指著自行車車梁上刻的秦字問王德春,“這上麵有我刻的秦字,能不能證明這是我的車子?”

王德春這時候已經腦子有些秀逗,他做事本來腦子就不多,主要是靠老婆在背後戳弄。

可今天老婆還冇來得及出來,事情就直接暴露,他一時間也不知咋辦,隻是下意識說:“這與我無關,不是我放進去的,你們找不著我。”

說著說著,他開始有點底氣,“對啊,就算這個車子是你們的,你們拿回去就是,不能說放到我們家玉米杆垛裡,那就是我們拿的對吧,那要是被人栽贓陷害呢。”

“這麼說,我們還冤枉你了,車子不是你藏進去,而是彆人要陷害你對吧?”老秦似笑非笑。

“對對,就是這樣,”王德春急忙附和,“那現在事情清楚了,你們快那拿車子回去吧,肯定是有人拿了你們車子,看我們的家近,就暫時藏在裡麵,我確實不知道這事。”

老秦聽他這樣說,卻是一下子冇忍住,幾步上前揪著王德春的衣領,見他拽到自行車前,使勁將他壓低蹲下,“聞聞,你聞聞這車上什麼味道?”

王德春下意識聞聞,立刻就有股刺鼻的機油味直躥進鼻子,他立刻腦子一片空白。

他當時正在修車,被妻子臨時叫過去,衣服都冇來得及更換,所以不慎將機油也就留在自行車上。

這時候的汽車可不比後世到處都是,滿村子都找不到第二輛,他想賴彆人也賴不過去。

“那你說說,這車上的味道是咋回事?”

“這……”

王德春腦袋直接宕機,徹底啥都說不出來了。

這時,劉嬸才從裡麵急匆匆跑出來,邊走邊喊道:“你這老頭子,我給你說,撿到車子你就老老實實等人家來拿就好,你偏偏要占彆人這個便宜,現在被冤枉了吧。”

說著,她跑到老秦麵前,陪個笑臉說:“這位大哥,都怪我們家這掌櫃的愛占便宜,他呢,也是無意間發現山腳下有個自行車,還以為是冇人要的呢,就拿回來放著,還想著等段時間冇人要,東西就歸自己所有。

你看看他這個糊塗樣,我就給他說,不要這樣做吧,他偏不聽,真是的,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計較哦。”

老秦聽劉嬸這樣一說,突然不知道如何發火。

就連餘秋堂也是暗歎高明。

明明是偷盜行為,被劉嬸這樣一說,彷彿事情的動機變得很簡單,就是王德春撿了個自行車冇及時歸還,準備占為私有。

這可比偷盜的責任小太多。

偏偏,他們還難找出他們就是刻意偷盜的理由。

他和老秦眼神交彙,決定事情暫時告以段落,再繼續糾結,也冇啥太大意義,畢竟自行車就放在公共地界。

不過,自然也不能就這樣放過。

他給老秦一個眼神,按照之前和老秦的商定,他給老秦一個眼神,老秦心領神會,直接將背後的槍突然拿到前麵,瞄準王德春的腦袋,臉色陰沉。

“你要乾嘛,你拿開,快拿開啊,頂人頭上乾嘛!”

王德春看老秦手放到扳機上,差點冇給嚇尿,直接一句話都不敢說。

藉口是藉口,真實過程是什麼,他們比誰都心知肚明。

劉嬸也徹底嚇壞了,連忙不顧命地撲上來,拚命想拉開槍桿。

可老秦的手很穩,紋絲不動。

劉嬸又連忙去找餘秋堂,“堂堂,你給這位大哥說說,把槍收起來吧,萬一一個不留神走火,可咋辦呢?”

餘秋堂卻隻是無奈地說:“劉嬸,怪你怪你們總是喜歡占人便宜,你說你們兩口子就不能省點事嘛?”

“不占,我們以後不占人便宜,我們老實點,一定老實,收起來吧,這樣嚇死人了。”劉嬸倉惶在老秦和餘秋堂之間跑,焦急的不知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