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女配修仙,但是無限讀檔

女配修仙,但是無限讀檔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白瀾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3:09
女配修仙,但是無限讀檔

簡介:當炮灰女配得到了無限讀檔的能力後...... 開局靈根不好?讀檔重來 入門大比打不過?讀檔重來 秘境危險重重?讀檔規避一切危險,讀檔拿滿全部天材地寶 得罪了高階修士?哪怕隻有1%的可能性,反覆SL讀檔,刷一萬次也能練氣反殺築基 係統:姐,咱看一下劇本,走一下劇情啊! 白瀾:修煉中,勿cue 係統:姐,女主都要男主在一起了,你任務快要失敗了!!! 白瀾:渡天劫中,勿cue 係統:姐,龍傲天後宮都滿......嗯? 白瀾:吾已登神,又有何懼? (無cp,金手指巨巨巨大,快樂修仙,打怪升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測靈大會過後,那些有靈根資質入青元宗之人,便要離開凡人界,前往修真界了。

屆時白瀾也將離開尚書府,從此踏上修仙之路。

“係統,引氣入體口訣來一份。”

白瀾看向一臉生無可戀的係統。

灰袍少年依舊在emo,悶悶開口:“冇有。”

“你不乖了小係統,消極怠工?”

白瀾眼睛眯了眯。

灰袍少年縮了縮脖子:“消極怠工的人明明是你!

我從未見過繞著任務劇情跑的宿主,怎麼可以這樣!”

見白瀾不說話,灰袍少年又補了一句:“再說了,係統申請獎勵都是以宿主的任務進度為基準的,你不做任務,彆說修煉功法了,我連一瓶純淨水都申請不到。”

“那算了。”

白瀾並不氣餒,而是從係統介麵調出了劇情文字看了起來。

係統見白瀾去看劇情文字,情緒又歡快起來:“宿主莫非是想做任務了?”

“想多了,我隻是想看看這裡有冇有天命男女還冇有拿到的金手指,捷足先登一波。”

係統:“......”他寧願相信母豬會上樹,都不應該去想宿主會去做任務。

劇情文字中倒是描述了兩位天命之子最終毀滅世界的原因。

龍傲天最後毀滅世界的原因是,飛昇成仙後不能帶著後宮眾人一起飛,所以他黑化了。

白靈毀滅世界的原因是,她最愛的師尊為救她而死,她很痛苦,所以最後黑化了。

任務目標是要她得到龍傲天的愛,得到白靈的愛。

乾什麼,她一個人精分啊?

還男女通吃。

白瀾的評價是:離譜,且所有人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果斷將這兩條資訊拖拽到最底下,白瀾開始著重看前期的劇情資訊。

她手中的劇情文字其實非常籠統且官方,隻圍繞兩位天命之主的經曆描述,為了讓任務者可以更好的瞭解任務對象。

因而例如:xx年,龍傲天在什麼地方獲得了什麼寶物。

天命女主在什麼時候偶遇了她的男主。

龍傲天在什麼時候遇到了一號後宮雲雲。

諸如此類,記載的都很詳實,同樣,也方便了白瀾。

將金手指,天材地寶一類的資訊著重標紅置頂列為最高事項後,她盯著最頂端的那條資訊,輕笑一聲。

“古修士洞府......果然啊,自古主角跳崖必不死,不死必得寶物。”

白瀾喃喃兩聲忽然站起:“走,咱們去跳崖。”

係統嚇了一跳:“宿主你不要想不開啊!!!

你身上一絲靈氣也無,去修仙者所住的秘境大概率就是送死啊!”

“大概率的意思,就是說還有極小概率可以生還對吧。”

白瀾勾唇一笑:“隻要有一線生機,存檔讀檔刷個幾百次,規避一切危險後,總能活著出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高風險也代表了高收益。

更何況她還能讀檔重來,換句話來說,就是代表了不死之身。

給她一個存檔的機會,隻要boss有血條,那她就一定能贏。

“但是!

有冇有一種可能,存檔讀檔這項功能,是為了讓你去攻略天命之子用的啊喂!”

係統愣住。

白瀾卻己經大步朝著城外走了。

係統:“......”龍傲天是三年前家中敗落,犯了重罪,被皇帝流放三千裡,也正是那時,身為尚書府長女的白瀾與他退了婚。

一個是被流放的罪臣之子,一個是尚書府長女。

白家退婚乃是人之常情,總不能讓自家好端端如花似玉的的長女跟著一個罪臣之子去挖野菜吧?

且不論受苦不受苦的事兒,任何一個腦子正常的大臣,敏銳的政治嗅覺都會告訴他,不要和罪臣一家再扯上聯絡。

但龍傲天卻因退婚一事徹底記恨上了白瀾。

或許在他眼中,隻要有了婚約,對方就己經成為了自己的妻子,要與他同甘共苦。

白瀾因龍家失勢與他退婚,就是不忠不義。

所以,在龍傲天得到老爺爺金手指後,立下的第一個誓言,就是報仇退婚之仇。

先滅白府滿門,再讓白瀾付出代價。

所以,白瀾決定!

要在他滅白府滿門之前,先掘了他的第一桶金。

“一棵老歪脖子樹前,冇錯,就是這裡。”

白瀾盯著麵前萬丈深的懸崖,深吸一口氣。

存個檔先。

“宿,宿主,好,好高......”灰袍少年躲在白瀾身後,顫聲開口。

白瀾沉默:“你不是靈魂體嗎?

怕什麼?”

“我,我恐高。”

係統捂住眼睛。

“行,那你在上麵望風,我自己跳。”

白瀾言罷轉身,整個人便縱身一躍,朝著萬丈深淵跳了下去。

淩冽的寒風由下而上穿過白瀾的身體,颳得她臉生疼。

經常跳崖的都知道。

自由落體跳崖之後,自己是無法控製身形的,因而落下去之時,她時不時會被崖壁兩側的枯草藤蔓與凸起的石頭剮蹭磕碰到。

白瀾咬牙忍住手臂處傳來的鈍痛,隻將意識集中在讀檔介麵。

一旦出現意外,便立刻讀檔............第一次跳崖,她在頭部撞擊到一塊巨石前點了讀檔。

第二次跳崖,她在被不明巨蛇纏繞吞食之前點了讀檔。

第三次跳崖,白瀾己經十分熟悉跳崖的基本操作。

大跨步,前衝,然後放鬆身體聽天由命。

隨著快速自由落體到了懸崖底部,白瀾模糊中看到了一層霧濛濛的屏障。

“砰!”

想象中的疼痛感並未傳來。

隨著身體落入水中,濺起的水花驚醒了白瀾的意識。

成功了!

白瀾驚喜抬眼,又很快在水中穩住了身形。

周遭是一片靜謐的小院,開墾出的田地,竹屋,還有一旁劃分出的演武場。

隻是荒蕪的田地與結滿蛛絲的建築昭示了這裡己多時無人居住。

而在這一片空間的最上空,一道佈滿了金色符文的半月形陣法正在上空緩緩旋轉。

和劇情文字中描述的一模一樣,這裡便是那處古修士洞府。

劇情文字中概述的原本劇情走向是:龍傲天被仇人追至絕境,受老爺爺指點跳入懸崖。

這處懸崖看似深不見底,實則是那位古修士佈下的幻陣罷了,底下則是古修士居住之地。

龍傲天因禍得福,得到了古修士留下的秘寶,得到了不少功法傳承。

而現在......白瀾笑眯眯看著麵前這座古修士洞府。

不好意思,如今這些傳承是她的了。

緩步踏入竹屋內。

如果冇記錯的話,房屋的主人還在,但己是死後的一縷神魂。

“汝是何人,報上名來。”

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

意料之中的聲音。

白瀾微微一笑。

“前輩,晚輩乃是誤入此地的凡人,無意驚擾前輩。”

白瀾拱手一禮,語氣真誠:“隻要前輩將此地傳承托付於我,前輩生前未儘的遺願,晚輩會儘力替前輩完成。”

虛無縹緲的聲音頓住:“......”這不是他的台詞嗎!

他才說了一句話!

眼前這小凡人怎麼知道他有遺願的?

還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誤入此地的,誤入此地的凡人會知道這裡有傳承?

不像是誤入,反倒像是首首朝著他的洞府跳進來似得。

嗬!

“精明的小鬼,汝莫非是被哪個老妖怪奪舍占據了身體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