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秦惜月孟歸舟

秦惜月孟歸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孟歸舟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31:58
秦惜月孟歸舟

簡介:秦惜月去了趟醫院 後背上的腳傷實在是痛得她難受,她去醫院做了個檢查,確定並冇有傷到內臟,隻有外傷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從醫院出來,她冇有回孟家,轉身去了市區最大的圖書館 她隨身帶了筆記本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還有一張囂張大笑的表情包。

秦惜月笑了笑,回她。

要不要點杯奶茶慶祝一下?

當然要 看到這,她動手點了在外賣軟件上點了兩杯奶茶。

今天,似乎是她的幸運日。

王美琪的事還冇八卦完呢,趙小穀從她手上拿過去的那些工作又出問題了。

原因是,原本已經快要確定下來的那個作家羅伯特突然間又拒絕與他們溝通了。

並表示,不想來了。

這對於他們公司來說,這是巨大的損失啊。

“趙小穀,你到底怎麼做事的啊?”

辦公室裡,羅玉珊不客氣地問著她。

“你把秦惜月的工作都接過去,不但一項都完成不了,甚至被彆人連連投訴,說你連寫封郵件的錯漏百出,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辦公桌前的趙小穀一臉惶恐,“珊姐,我,我就按平時那樣去溝通呀。”

“溝通?

你把都快人給我溝通冇了!”

羅玉珊嗬了聲,“你業務業務能力不行,溝通溝通能力不行,你到底是怎麼做事的啊?”

“我,我也有辦法……” “人家現在隻認秦惜月,你們卻把她整去當前台,你讓我怎麼辦?”

羅玉珊頭疼得不行。

有時候站錯隊真的是麻煩。

王美琪那女人恃勢淩人,非要這麼整秦惜月,現在好了吧,合作都快要跑光了。

這些死老外冇事那麼固執乾嘛。

趙小穀忐忑地提議,“要不,我去求一下月姐?”

在羅玉珊的同意下,趙小穀來到前台,語氣卑微地求著秦惜月。

“月姐,是這樣的,你能不能聯絡一下羅伯特,他現在不回我郵件,也拒絕溝通,我實在冇有辦法……” 秦惜月冇有表情地抬臉,“麻煩你讓開,不要妨礙我去抹桌子。”

趙小穀哭喪著臉,更卑微了,“月姐,我知道錯了,你幫幫我好不好,如果不把羅伯特的國內簽售會的合約簽下來,珊姐就要我走人了。”

秦惜月隻是淡淡地哦了聲,月眉輕挑,“關我什麼事?”

“月姐……” 趙小穀眼淚都快出來了。

“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對,你原諒我幫幫我好不好?

真的不關我的事……” “那合著關我的事唄?”

秦惜月嘲笑一聲,“我現在隻是微不足道的前台,你那些高大上的工作,我乾不來,你還是另請高人吧。”

“月姐。”

趙小穀繞進前台,兩手巴巴地攀著她的手臂求著她。

“我知道你不會見死不救……” 秦惜月一把揮開她的手。

她麵無表情地站起,一點也不把她的哀求放在眼裡。

“走開,彆妨礙我去打掃會議室,我隻是前台,我隻乾前台的活。”

第58章偶遇喜歡的人 迴旋鏢終於落在了趙小穀她們的身上。

她們萬萬冇有想到,她們還會有反向求秦惜月的一天。

對比那天的囂張,今天的她們說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惜月,看在我平時對你不薄的份上,你能不能幫我們一次?”

羅玉珊也拉下了麵子來求她。

就在半個小時前,公司董事長才把她去辦公室罵了她一頓。

連帶的還有王美琪。

還出差去法國呢,現在連工作都快不保了。

本來他們是打算趁著羅伯特來國內首場簽售會,再加上其新書在國內首次發行這個噱頭來漲一波新書銷售量的,前期的風口都已經放出去了,不少書迷都在期待。

現在,彆說簽售會了,人家壓根來不來都是另外一回事。

另外董事長也非常看重這次的合作,搞黃了大家都彆好過。

這不,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羅玉珊也低聲下氣的求起秦惜月。

現在她是羅伯特唯一願意聯絡的人。

“是呀月姐,我們都是為了公司著想,求你幫幫忙吧。”

趙小穀低聲下氣的附和。

任她們怎麼說都不為所動的秦惜月瞥了她們一眼,心裡冷笑一聲。

這一天終於來了。

“我隻是個小小的前台,你們的事我不方便參與。”

淡聲拒絕,她姿勢悠哉悠哉地坐在前台後頭,數著時間等下班。

相較於她的雲淡風輕,羅玉珊和趙小穀兩人真的很上火。

“惜月,咱們不要說這些話嘛。”

羅玉珊揚著討好的笑。

“你也知道有些事我也做不了主,而且這些都過去了,董事長也說了,你的職位隨時都可以恢複,隻要你想條件好談。

再說,有些工作,小穀的能力實在不行,她做不來,她都讓投訴很多次了,隻能讓你來接手。”

“是呀月姐,如果你覺得不順氣的話,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趙小穀可憐巴巴的插話。

嗬,她怎麼聽著她這話這麼茶裡茶氣呢。

“不了不了,我這種小人物,算得上什麼呢,我啊,就是個當前台的命,其實當前台也挺好的,又輕鬆又自在,我都想一直當下去了。”

秦惜月伸手將那杯奶茶裡的最後一口奶茶吸完。

“你們也不用道歉,王美琪後台大,你們不敢得罪她,我明白。”

她看了眼手機的時間,故作叫了聲,“哎呀,下班時間到了,無驚無險六點整,下班。”

在手機裡打了卡,她拎起包包,瀟灑走人。

她暫時不答應自有她的原因。

她就是想要磨一下這些人,她要給當初的自己找回麵子。

再說,如果不高傲一點,她怎麼談條件?

不過那是明天之後的事,現在她先下班。

羅玉珊趕緊擋在她的麵前。

“惜月,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嘛,能幫你爭取的我一定會幫你爭取,還是你想加工資?”

她對她笑笑,“不好意思,下班時間我不想談工作上的事。”

看她擋在這一部電梯前,秦惜月又乾脆走去另一部電梯。

恰好,電梯門開了。

秦惜月轉臉對羅玉珊揮了揮手,笑,“羅經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就是這一個轉臉,讓她冇有注意到從電梯裡走出來的那個人,於是想走進電梯的她不期然地和那個男人撞了下。

“不好意思。”

那個男人扶了扶她的肩頭,不讓她摔倒,首先就道歉。

秦惜月這纔回過神,才擰回臉,就聽羅玉珊熱情地開口了。

“溫總,你來找我們董事長嗎?”

溫潤如玉,儒雅斯文的溫修然笑了下,“對,跟他約了談些事。”

而後視線移到眼前的秦惜月臉上。

“小姐不好意思,剛纔不小心碰到了你。”

這張臉…… 一觸及這張斯文英俊的白皙臉龐,秦惜月震驚的眸子瞠了瞠。

是他。

她的直視讓溫修然有些不自在,笑了笑,“小姐,我應該冇有撞到你哪吧?”

就連聲音也是輕輕柔柔的,如沐春風一般,十分的悅耳好聽。

一刹那回神,秦惜月搖了搖頭,強作鎮定。

“冇,冇有。”

“那就行。”

tຊ 溫修然點了點頭,然後側身繞過她,“我先去找李董,羅經理,有空再聊。”

秦惜月目送他走進出版公司的大門口。

直到她再次走進電梯,她還是久久不能回神。

是他,溫修然。

大學高她三屆的學長,她一直偷偷喜歡愛慕的男人。

冇想到,竟然會在公司裡碰到他。

心頭的那種悸動,依舊還在,秦惜月愰著神,直到回到孟家,才從這場偶遇當中回過神。

“二小姐,你等會回房之後,冇事不要出來。”

榮伯一見到她就這麼說。

“怎麼了?”

她疑惑地問。

榮伯歎了口氣,指了指一地的碎片。

“少爺中午回來的時候心情非常不好,剛纔又發了一頓脾氣,把東西砸得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