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秦惜月孟歸舟獨家

秦惜月孟歸舟獨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秦惜月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31:26
秦惜月孟歸舟獨家

簡介:“秦思雨,你來來去去都是這些伎倆,用爛了,要不換點新的吧,你的眼淚既廉價又不值錢 ”“你說什麼,什麼叫這些伎倆?”秦思雨抬起那張掛滿淚花又可憐巴巴的臉蛋 秦惜月忍不住在心裡喝彩了一下 ...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秦思雨,你來來去去都是這些伎倆,用爛了,要不換點新的吧,你的眼淚既廉價又不值錢。”

“你說什麼,什麼叫這些伎倆?”

秦思雨抬起那張掛滿淚花又可憐巴巴的臉蛋。

秦惜月忍不住在心裡喝彩了一下。

她是怎麼做到這眼淚要掉不掉的?

“二姐,你為什麼要這麼汙衊我呢,我又冇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

秦思雨哽咽的聲音委屈更多。

她慌慌張張地望向秦伯遠和秦思淮,“爸,小哥,我真不知道二姐為什麼要這麼說我,我……” 哦豁,哭完就開始鬨了。

秦惜月一副看穿她的看戲表情。

“二姐,我知道你一直對於自己住在鄉下的日子很不滿,可是,可是這又不是我造成的,為什麼你要把錯推在我身上呢?”

秦思雨抬手擦了擦眼淚,繼續控訴她。

“我不知道你恨我恨到我毀了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幸福,如果我真的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我,我跪下給你道歉好不好……” 哭著,她一把走到秦惜月的麵前,作勢要跪下,眼尖的秦思淮要她彎下膝蓋的時候已經衝過來扶起了她,不讓她跪。

“小妹,你這是乾什麼,為什麼要跟這種人道歉,還給她下跪,她給你下跪求你原諒還差不多!”

他又怒騰騰地盯了秦惜月一眼。

魏秋映也來到她身邊,扶著她,她揚高了八度的聲量,“思雨,你又冇做錯你道什麼歉!

你哥說得對,要怪也是怪這個賤女人,她道歉也是她給你道歉!”

“秦惜月,你好意思嗎,你妒忌思雨妒忌成這樣,非要她過得要死不活你纔開心是嗎,我從來冇有見過你這麼惡毒的女人,真的,我要是知道你是這種女人,生你的時候我應該給你掐死纔是。”

聽聽,一個作為母親的,竟然對自己的女兒說出這些冷血無情的話。

雖然早已習慣,秦惜月不免得還是被刺痛了一下。

她冷淡地出聲,“一哭二鬨三上吊,趕緊的,把最後一步走完,秦雨思,你彆讓我失望。”

聞言,秦思雨哭得更是傷心。

“爸媽,小哥,我錯了,我不應該生活在秦家,不應該讓你們疼我愛我,更不應該搶了二姐的東西,我……” 說得悲慼不已推開秦思淮和魏秋映的攙扶,又一次想往最近的牆壁撞去。

“……隻要我死了,大家都開心了……” “思雨!”

秦伯遠夫妻和秦思淮異口同聲地著緊喊著。

還是秦思淮動作夠作,他一把跑上前抱住了想要撞牆的她。

“你不要乾傻事,你額頭上還有傷呢。”

一心想死的秦思雨掙紮個不停,哭叫著,“……小哥,二姐這麼討厭我,我死了算了吧,我死了大家都安心了……” “秦惜月!”

她的話讓魏秋映既心疼又氣憤。

實在忍無可忍的她走上前,伸手就狠狠甩了秦惜月一個耳光。

在她還來不及回防的時候,她兩手緊抓著她的頭髮,凶神惡煞麵目猙獰的,當成仇人那樣來打她。

“今天我不替思雨狠狠的教訓你一頓,我不會讓你走出這個門!”

第95章護短 秦惜月被打了個猝不及防。

左臉頰上傳來火辣的痛意,還有頭皮上的。

魏秋映抓著她的頭髮,那狠勁,都快要把她的頭皮都給掀起來了。

秦惜月咬了咬牙,忍痛兩手試圖推開她。

可是占了上風的魏秋映不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她,兜頭打下了一巴又一巴。

見狀的秦思淮上前,在她們兩人纏打的時候,護妹心切的他照著秦惜月的後背蠻勁地踹了一腳。

這一腳踹得秦惜月腳步踉蹌,往前撲了撲。

魏秋映加了把勁,把她按倒在地麵上。

這下子,落了下風的秦惜月背腹受敵。

可現在的她不是以前那個,傻傻認命的她了。

她能來,也早已經料到會打起來。

她包包裡的手機一直開著錄音呢,從她進了秦家大門開始,不錄音就冇停過。

這下,新鮮**的八卦素材不就到手了。

秦家二小姐被家暴這條新聞,發出去一定會上社會版和娛樂版的頭條。

到時候,秦家準備水洗黃河吧。

到這裡,秦惜月覺得已經差不多了。

眼看她的親生母親,打她像打仇人那樣冇留過情,她也不顧忌什麼,張口往她的肩頭一咬。

魏秋映這個貴夫人哪受得了這些痛。

她大叫一聲便連忙推開了手下的秦惜月。

“媽——” 秦思淮和秦思雨都奔向她,檢視她的傷勢。

這時,滿嘴血腥味的秦惜月從地上爬起來。

她滿身的狼狽,頸脖間全是被魏秋映抓出來的紅痕血絲,頭髮淩亂一片,左臉的掌印紅腫,有一縷頭髮被硬生生的扯了下來,顯眼地躺在地麵上。

攏了攏被扯向一邊的衣領,她站在他們幾個人的對立麵,倨傲地仰了仰下巴。

“你們還想再打下去嗎,我奉陪!”

秦伯遠夫妻和秦思淮哪捨得下她這麼囂張的向自己挑釁。

尤其秦伯遠,他一直是這個家裡的權威,有著絕對的主導權,說一不二,誰也不能挑戰他的在這個家裡的地位和權威,那無疑是跟他作對。

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尤其這個人,還是他的女兒,一向低眉順眼,逆來順受的人。

他黑沉著臉色,對秦思淮下令。

“思淮,給你好好教訓一頓這個賤種,打死罷就!”

秦思淮那可是巴不得,他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這次她還這麼目中無人,肆無忌憚的讓他們秦家人都丟儘臉麵,他更是不會放過她。

秦思淮磨拳擦掌的朝她走過去。

秦惜月見狀,防備地向後退了幾步。

肩頭被咬出血,魏秋映一手捂著傷口,對秦思雨大喊,“思淮你快動手啊,給媽好好的教訓她一下,看她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一時間,秦惜月成為了他們虎視眈眈的獵物。

秦思淮無所忌顧地朝秦惜月撲過去,她側身一閃。

原本她可以完美的躲過去的,偏偏,這時候秦思雨突然跑過來,將她一推。

來不及防備的她被她推得重重摔向地麵。

這正合秦思淮的心意,他咧著囂張的笑,揚腳就想給地麵上的秦惜月來一腳。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兩名傭人慌張的從外頭跑進來,大叫。

“老爺,不好了,有人闖進咱們家了。”

隨著她們的大叫,男園丁阻止的聲音也傳進客廳幾個人的耳裡。

“先生,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