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沈姒煙薑洛塵退婚後

沈姒煙薑洛塵退婚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沈康元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6:51
沈姒煙薑洛塵退婚後

簡介:沈康元帶著人來到淩煙閣,怒氣沖沖道:“逆女!看看你做的好事!”沈姒煙坐在椅子上正喝著茶,淡定道:“父親這麼大火氣做什麼?”沈康元火氣一下就飆了上來:“你無緣無故弄傷綺兒的手,竟然還有臉坐在這裡喝茶?”...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沈康元帶著人來到淩煙閣,怒氣沖沖道:“逆女!看看你做的好事!”

沈姒煙坐在椅子上正喝著茶,淡定道:“父親這麼大火氣做什麼?”

沈康元火氣一下就飆了上來:“你無緣無故弄傷綺兒的手,竟然還有臉坐在這裡喝茶?”沈姒煙不冷不熱道:“父親怎知是無緣無故?”

“綺兒這麼乖巧,怎麼會做出什麼不當的事情來?”沈康元半點不想聽她解釋。

沈姒煙冷笑一聲,嘭地一下放下手中茶盞:

“所以不管我怎麼說,父親都覺得她對我錯,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

“逆女!你真以為我奈何不了你了?”

被她當麵頂撞,沈康元隻覺得顏麵掃地,怒聲道:“給我把她綁起來!拿家法來!”

“是侯爺!”

下人們早就習以為常。

通常遇到什麼事,倒黴的總會是大小姐。

而且剛纔侯爺已經吩咐過,不能讓任何人去怡榕院搬救兵。

所以今天,大小姐這頓毒打是挨定了!

一同進門的姚氏母女三人正好聽見這句話,心中甚是解氣。

哼,嫡女又怎麼樣?還不是不被待見?

麵對凶狠上前抓人的婆子丫鬟,沈姒煙眼裡滿是冷笑。

初一見狀,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就想要攔住他們。

“放肆!一個小小的丫鬟,竟敢在侯爺麵前動手?”姚氏聲色俱厲道。

沈康元一聽這話,心中火氣更旺盛了。

女兒不把他這個爹放在眼裡也就罷了,現在就連她的丫鬟都目中無人起來。

簡直是豈有此理!

他怒火沖天道:“把她給我拖出去,發賣了!”

“我看誰敢!”清冷的聲音霸氣十足。

“逆女,你想造反?”沈康元對她怒目而視,眼裡看不出一丁點父親的慈愛。

沈姒煙為原主感到悲哀。

嗬……

這就是她的生父啊,真是好樣的!

“姐姐,你還是快跟父親認錯吧。”沈清梧溫柔出聲勸道。

“認什麼錯?”沈姒煙冷嗤道。

她可不是原主,會任由他們拿捏!

“大小姐,你看看綺兒的手都傷成什麼樣子了?”

姚氏一臉委屈的看著沈清綺的手心疼道。

沈姒煙笑了,挑眉嘲諷道:

“你們一個個若真的關心她的傷,怎麼冇見請大夫來為她包紮傷口?嘖,這血都快流乾了。”

此話一出,幾人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沈康元漲紅著臉,怒聲道:“逆女,你還敢說?還不是你乾的好事!”

姚氏變了變臉色,對丫鬟吩咐道:“快去請劉大夫來。”

沈清梧歎了口氣:“父親和姨娘是氣糊塗了,姐姐,阿綺的傷說到底都是你造成的。”

這句話,既緩解了沈康元他們的尷尬,也將矛頭重新指向了沈姒煙。

“不錯!”

沈康元說完,怒聲道:

“你們都看著做什麼?趕緊把這丫頭拖出去發賣,把大小姐給我捆起來!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逆女!”

說話間,他手邊已經遞上了一根鞭子。

鞭子通體漆黑,看著就嚇人。

那邊,兩名丫鬟已經抓住初一,準備將她拖走了。

沈姒煙上前一步,抬腳狠狠踹了過去。

兩名丫鬟慘叫一聲摔倒在地。

初一得了自由,立即跑到自家小姐身邊。

隨手抄起一根笤帚,就擺起了護衛的架勢,哆嗦著腿肚子道:

“你你你……你們可彆過來啊,我我、我這笤帚可不長眼睛啊!”

“反了反了!你們還不給我動手!”

沈康元見到這一幕,臉頓時漆黑一片。

下人們見狀,紛紛上前拿人。

沈姒煙冷冷一笑,拿過初一手裡的笤帚,就開始了一頓疾風驟雨般地操作!

“嘭嘭嘭!”

“啊啊啊啊……”

不一會兒,他們就開始鬼哭狼嚎起來!

不是臉上被抽出幾道杠子,就是身上被抽得火辣辣地疼。

沈康元震驚地看著眼前這情形,怒火再也忍不住了。

揮起鞭子就往沈姒煙身上抽去。

沈姒煙用笤帚接住他這一鞭,鞭子纏繞在笤帚上。

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

“逆女,你竟敢對我動手?”沈康元惱火盯著她。

沈姒煙勾唇冷嘲:“父慈子孝,父不慈,子怎麼孝?父親想讓滿朝文武都見識到您寵妾滅妻的威風事蹟嗎?”

一句話,直戳沈康元的心窩子。

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已的官位和仕途。

這一點,就連姚氏和她的子女都比不上。

“你竟敢威脅我?”沈康元不敢置信盯著她。

從前,這嫡長女性子雖然倔強,可卻異常蠢笨。

這種話,她是萬萬說不出來的!

沈姒菸絲毫不心虛地與他對視,冷冷嘲諷道:

“父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個道理,女兒在您的教誨下已經懂了!”

沈康元惱羞成怒盯著她,臉漲得通紅。

姚氏見狀,憤憤道:

“大小姐,現在不是旁人欺辱你,是你欺負庶妹啊!你看看綺兒的手都被你傷成什麼樣子了?”

沈清梧也跟著道:“是啊姐姐,若在尋常百姓家,此事就算是報官也不為過,也是父親仁慈,這才隻動用了家法!”

沈康元聽了這話,心頭總算多了幾分安慰。

這個女兒纔是最懂他的人,冇有白疼!

他緩了口氣,強壓下心頭怒火道:

“也罷,省得你怪我偏心,你去跟綺兒認個錯,再跪上兩個時辰,此事就算了!”

沈清綺聽見這話,頓時急眼了:

“不行!既然她傷了我的手,那我也要弄傷她的手,這樣纔算公平!”

沈姒煙嘲諷看著她,掀唇道:“你有本事就來啊!”

沈清綺身體一僵,死死咬住下唇。

她要是有本事,早就自已報仇了!

哪裡還會讓她這麼得意?

沈康元擰眉:“綺兒,說得不錯,這樣才能真正公平!”

沈姒煙忍不住想笑,這個當爹的,可真是公平!

她扔掉手裡的笤帚,大喇剌地坐下。

看著麵前的沈康元、姚姨娘等人,彎唇一笑:“要公平是吧?好,那我就給你們公平!”

姚姨娘見狀,心裡頓時湧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果然。

下一秒,就見她好整以暇道:

“前幾日,淵哥兒被人騙到醉月樓,那些打手被人買通,要廢了他一雙腿,姚姨娘,你給我解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