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神醫孃親她又美又颯

神醫孃親她又美又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鳳白泠
  • 更新時間:2024-05-14 13:45:28
神醫孃親她又美又颯

簡介:九千歲包下天下最大的酒樓,呼朋喚友,拿著休妻書,準備和離 結果全天下都在慶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薛姨娘隻是個秀才的女兒,可十幾年養尊處優生活,讓她看上去和楚都的貴婦夫人們冇什麼兩樣,她的容貌身段也保養得好,又懂得操持公主府,難怪鳳展連對她一直很寵愛。

薛姨娘看到鳳白泠,走到她身前,眼眶發紅,一臉欣喜。

“阿泠,你回來了。都怪奶孃不對,這些年讓你們母女受了這麼多委屈。你放心,以後有奶孃在,誰也不能欺負你們娘倆。”

薛姨娘邊說著,邊朝著自己的臉上打了兩耳光,白皙的臉上多了幾道紅痕,讓人看著就於心不忍。

獨孤鶩冷眼旁觀,這位薛姨娘是個角色,公主府的水可比他想得還要深得多。

鳳白泠眸光微閃。

從小到大,每次,她和弟弟犯了錯,薛姨娘都會護著她們。

反之,鳳香雪姐弟倆犯了錯,薛姨娘就又打又罵,一定要他們認錯改錯,當年她還天真地以為那是薛姨娘寵愛她。

如今看來,這個柔弱的女人就如一隻狼蛛,在她和弟弟身旁吐絲設網,她和弟弟成了她圈養的獵物,直到最後被蠶食還渾然不覺。

那一世,鳳展連寵妾滅妻,薛姨娘母女一個被賜婚,一個被封了誥命。

她們的風光,是用她們一家人的血肉換來的。

“薛姨娘,放心,我已經懂事了,往後會好好照顧自己和家人的。”

鳳白泠展顏一笑,她眼角微揚,語氣疏離,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樣。

一瞬間,竟讓薛姨娘也看得一愣。

她見過的年輕女子中,也就隻有納蘭湮兒有這種氣度,鳳白泠……和以前不同了。

薛姨娘心中一沉,鳳白泠已經抱著鳳小鯉回了西廂,風晚推著獨孤鶩,跟著鳳白泠一起進了西廂。

東方蓮華引順親王妃去了花廳,談論婚嫁之事。

薛姨娘命人給鳳展連包紮傷口。

“娘,你怎麼纔回來,女兒都快被鳳白泠那賤人害死了。”

鳳香雪氣得渾身發抖。

薛姨娘回手就給了鳳香雪一個耳光。

薛姨娘眉目間,依舊是柔柔弱弱,可神情卻冷得可怕。

“為娘是怎麼教你的,你要隱忍,人前要示弱。我不在家,你的所作所為,險些把我們多年經營的一切都毀了。”

薛姨娘陪著老夫人和二房一家去城外祈福,回來的半路上,得了訊息,她連忙一人獨自先趕回來了。

離開公主府才幾天,這裡就變天了。

鳳白泠還留在公主府,東方蓮華冇死,這種局麵讓一向冷靜的薛姨娘都有些慌。

鳳香雪捂著臉,哭了起來。

“娘,我的腿斷了,七皇子也不來看我。這一切都怪鳳白泠,她還在人前羞辱我不是皇族,女兒氣不過纔會找人詆譭她。”

“虧了太子妃聰明,殺人滅口了。你蠢啊,鳳白泠還能得意多久?她嫁給獨孤鶩又怎麼樣,他這些年功高蓋主,聖上早就想剷除他。他如果真的殘廢了,早晚都得死,鳳白泠母女還得陪葬。。”

薛姨娘說著,取出幾顆藥丸。

薛姨娘雖然出身一般,可她的生父早年曾經在納蘭府當過幕僚。

她當年投奔公主府後,機緣巧合下結識了納蘭湮兒的娘,她又是個迎合奉承的,纔有了太子妃這個仰仗。

“這是續骨丹,你服用後很快就能恢複。這裡幾顆生肌丹,你傷好後,就送去給七皇子,七皇子是個耳根子淺的,你把自己被縱馬踩傷的事算在鳳白泠頭上,他一定會替你出頭。”

薛姨娘一席話,說得鳳香雪破涕為笑。

鳳香雪一想,奶奶就快回來了,要知道鳳白泠殺死了丁三,一定會收拾鳳白泠。

西廂暖閣裡,獨孤鶩打量著房中的陳設,寒磣。

她就帶著鳳小鯉住在這種鬼地方?

鳳白泠喂著小鯉喝了些熱水,又用水給她擦拭了一遍,物理降溫後,小鯉的燒還是不退。

鳳白泠又檢查了一遍,確定小鯉並非感冒。

小鯉的身體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如果能係統檢查下就好了。

男人冷冷的目光掃來,鳳白泠才發現獨孤鶩還在。

看了眼沉睡中的鳳小李,獨孤鶩壓低聲音。

“那個男人呢?”

鳳白泠一臉莫名其妙。

獨孤鶩並不想去問鳳白泠的過去,可萬一一年裡,那不負責任的的男人來找鳳白泠和鳳小鯉,要帶她們走?

休想!

鳳白泠冷笑一聲。

“王爺,那是我的個人**,我冇必要跟你交代那麼清楚。就像我也冇有問你和納蘭湮兒的過去,你們的孩子……”

獨孤鶩臉色大變,倏地掐住鳳白泠的脖子,冷聲道。

“誰讓你提她,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