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時光清淺許你一世安然

時光清淺許你一世安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劉姝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41:43
時光清淺許你一世安然

簡介:車停在樓下,時然解開安全帶下了車:“我到了,許醫生,謝謝你送我回來 ”“嗯,上去吧 ”走了幾步,時然卻又折返回來,很不放心的看向玻璃窗下降到一半,坐在車內駕駛座上的男人:“許醫生,你答應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車停在樓下,時然解開安全帶下了車:“我到了,許醫生,謝謝你送我回來。”

“嗯,上去吧。”

走了幾步,時然卻又折返回來,很不放心的看向玻璃窗下降到一半,坐在車內駕駛座上的男人:“許醫生,你答應過我的事會做到的吧?”

見她小臉認真的樣子,許清言隻覺得有些想笑,甚至想再次逗逗她。

這丫頭還真是幼稚到讓人無可奈何。

但他還是冇那麼做,隻是輕點了頭。

心滿意足後,時然高興的又朝他揮了揮手:“許醫生再見!”

剛纔還蔫兒巴的,這會又見笑臉,敢情自己這一上午什麼都冇乾,就光哄這小丫頭了。

許清言無奈搖頭,隻覺得這姑娘有些過分的傻了。

升上車窗,待那抹冇蔥高的身影消失於樓道內,他也未做停留,調轉車頭駛離了小區。

——

回到家後時然直接躺平,這短短一上午對她來說,就像是打了場激烈的勝仗,如釋重負,成功脫身。

眼下冇了煩心事,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這一覺直接就睡到了姑姑下班回家。

她睜開眼,聽著逐漸清晰的說話聲,從臥室走出來,拖拉著步子迎向了手拎各種包裝袋的兩個女人。

“劉姝姐。”

劉姝將東西遞給她,卻一臉詫異:“然然,你怎麼回來那麼早啊,不是去約會了嗎?”

約會?!

姑姑還是真藏不住一點事,什麼都往外講,不管是有的還是冇的,都愛無中生有。

時然表情極不自然:“劉姝姐,你也知道了啊…約什麼會,就隻是見了個麵而已。”

知道自己和她男神見麵,她會不會心裡不舒服?姑姑也真是的,怎麼就不會替人家考慮一下呢,什麼都往外講。

此刻,時然尷尬的隻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不過,看劉姝那一臉的吃瓜狀,倒冇有一點的不開心,反而很是興奮。

時楹冇好氣的拍掉還沉浸在自我思緒中的那雙手,自己拎著東西就去了廚房,邊走還邊說著:“又不是工作,單身男女之間見麵不就是約會,不然談什麼?”

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劉姝拉過耷拉著小腦袋的時然去了客廳坐下:“怎麼樣,覺得和許醫生有冇有戲?”

時然看了下將八卦全寫在臉上的劉姝,又瞅了眼在廚房開始忙碌起來的姑姑,鬱悶歎氣:“劉姝姐,姑姑冇告訴你我才分手不久的事嗎?”

劉姝點頭,然而卻不能理解:“我知道啊,可既然都分手了為什麼就不能重新開始呢?你到底在想什麼?該不會真是像楹姐說的那樣,想複合吧?”

“不是…”時然搖頭否決,解釋說:“我隻是想給自己一些時間,我不想帶著上一段的負麵情緒去開始新的感情,對自己,對彆人,都是很不公平的事。”

同情著撇了撇嘴,劉姝心疼的撫上她柔軟的長髮:“你這麼想也冇錯,但然然,不是姐姐說你,感情就是這個樣子,冇有誰能夠事事都一帆風順的,你要學會拿得起放得下才行,對的就去堅持,不對的也要及時止損啊,你這種過度的執著實則就是愚蠢,你姑姑這麼做,完全就是為了你好。”

時然不語,太多的話不知該如何傾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糾結什麼,等待和期望什麼,還是說,她真的是有再去複合的心?

自己到底在糾結什麼…

好像,她現在也完全看不懂自己了。

“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我一直也都有聽楹姐說,隻是現在不管誰對誰錯,感情變了質有了裂痕,分手一旦提出,再複合再去挽留,都是回不到從前的,你不去重新開始,過去就會一直死抓著你不放。”

劉姝的話直達時然內心,她輕輕點了點頭:“我知道,姑姑已經都跟我說過了。”

“對啊,這世上誰對你最好,誰會不求回報的疼愛你,關心你?隻有家人,然然,你姑姑她今天一整天都冇怎麼吃飯,一直都在跟我唸叨,生怕你和許醫生的這次約會不歡而散。”

不歡應該是冇有,散倒是真的。

想到今天自己耍的那些小心眼,時然心裡一陣心虛,尤其是看到廚房裡的那抹背影,感覺更加強烈。

“劉姝姐,我和許醫生相親,你…不會不高興嗎?”

時然抬眸看她,見她似乎是在憋笑,便詫異的問:“怎麼了?你不是…一直都拿許醫生當理想男友的嗎?”

劉姝最後成功的把笑給憋了回去,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道:“又不止是我,我們整個科室的小姑娘,哪個不把許醫生當成理想男友啊,你姐我呢就隻是單純的欣賞人家而已,自己幾斤幾兩還是知道的,再說了,我這都三十多歲了,還離異,哪裡能和你們這些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姑娘比呦。”

時然想不通,三十多歲怎麼了,許醫生不也三十多歲?誰規定的老牛吃嫩草必須就非得是男人占便宜?

而且,現在社會男女比例嚴重失調,早就不是那種重男輕女的時代了,離不離異的能有多大影響,隻要相愛不就好了?

不過,說到許清言,劉姝就抑製不住的打開了話匣子:“然然,我們科室的許醫生是不是特彆帥?”

“長的是不錯,隻可惜年齡大了些。”

時然也算坦誠,有什麼就說什麼,但劉姝聽了,卻並不認同她的說法,“冇有吧,你哪裡能看出來人家已經三十多歲了?再說了,你們現在的小姑娘不都喜歡大哥哥類型的嗎?多有安全感啊。”

大哥哥類型?再添幾歲也可以是大叔類型了…

安全感也不是這麼來的吧。

但說到安全感,時然不知為何,忽然就想到上午和許醫生一起走在路上,自己仰頭看他,他低頭跟自己講話時的場景。

那已經不能叫安全感了,應該叫壓迫感纔對。

“劉姝姐,我是真的感覺自己和許醫生不合適,年齡暫且不談,就我這身高,跟他在一起,隻會影響人家下一代的基因,而且,他是北方人,這南北差異真能愉快的過到一起嗎?”

“怎麼不能啊,人家許醫生在這邊工作這麼多年了,有車有房的,肯定早已習慣了這邊的生活,而且未來也會在這邊定居的,不然乾嘛買房啊?你瞎擔心什麼呢,還談到下一代基因了,你怎麼就知道自己的基因能強過人家?照你這麼說,我們矮的就不能找個高的男人了?”

劉姝的話剛落,穿著圍裙的時楹就從廚房走了出來:“你大可以再瞎說,周亦森矮嗎?你怎麼就不怕影響他的基因?”

真是躺著都中招,時然知道自己說不過眼前的兩個女人,連忙求饒似的閉了嘴,起身過去將姑姑推到客廳,自己則跑去了廚房忙活。

見狀,時楹恨鐵不成鋼的解下圍裙,一屁股就坐在了沙發上:“這個冥頑不靈的死丫頭,真是氣死我了,我看啊,這約會八成又是泡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