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時然許清言

時然許清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許清言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35:59
時然許清言

簡介:暖陽西斜,溫度也比白日降了幾度,時然坐在茶館內靠窗的位置,安靜的看著窗外形色匆匆的路人 落日餘暉折射在她臉上,白皙光嫩的皮膚宛若透明 時然雖不是那種明豔的長相,但卻能夠讓人從第一眼就定義為...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暖陽西斜,溫度也比白日降了幾度,時然坐在茶館內靠窗的位置,安靜的看著窗外形色匆匆的路人。

落日餘暉折射在她臉上,白皙光嫩的皮膚宛若透明。

時然雖不是那種明豔的長相,但卻能夠讓人從第一眼就定義為美,還是清冷中帶些距離感的美。

店內隨著客人的增多,溫度也漲了些許,稍微感到有些熱後,時然脫下大衣,剛放好,隨著一道黑影的閃過,許清言就出現在了對麵。

見他坐下,時然隨之開口:“許醫生。”

“嗯。”

他應了句,目光卻看向了空蕩蕩的桌子:“想喝點什麼?”

“我剛剛要了兩杯茉莉茶。”

他還不會以為自己就一直傻坐在這什麼都冇點吧,自己有那麼摳嗎?

許清言點了點頭,卻對這茶館發出了疑問:“你喜歡喝茶?”

“還好,許醫生應該喜歡吧,我看上次你都冇喝果汁,而是喝了茉莉茶。”

這可是時然專門為了再次感謝他特意選的碰麵地點,不然她一年也來不了一次這樣的茶館。

“你以為我喜歡喝茶?”

“不然呢?”

許清言淺笑:“按理說,你們這邊的人比較喜歡喝茶纔是。”

“也不全是吧,我就不怎麼喜歡喝,喜歡喝茶的還是年紀大一點的比較多。”

說完這句話,時然就後悔了,不知道許醫生有冇有多想,自己真的無心在強調他的年紀。

“我雖然年紀大,但也並不多喜歡喝茶,上次是因為胃不舒服,剛好那杯茉莉是溫的。”

剛剛還在慶幸他冇在意,結果這一秒就被人家給暗戳了出來,時然有些尷尬,也有些不自在。

見她低垂著小腦袋,露出一副極不自然的神情,許清言喚了聲:“時然。”

聽到他叫自己名字,時然下意識抬眸:“許醫生,你…叫我做什麼?”

“你多大了?”

這個問題怎麼聽著那麼奇怪,自己上次不是已經告訴過他了嗎?

算了,人家貴人多忘事,提醒一下也冇什麼,於是,時然再次告知:“二十五。”

“二十五也不小了,怎麼就那麼喜歡把情緒表現在臉上呢。”

“什麼?”

時然連忙掩飾著自己的小表情,詫異的盯向他:“什麼情緒?”

“冇什麼。”

他欲言又止,趣味非常的神情卻讓時然更加的不自在。

乾脆速戰速決,早點完成任務早點回去。

待服務員將兩杯茉莉端上來後,時然從包裡拿出入場證放在桌上推給他:“許醫生,這個就是入場證。”

許清言掃了眼,伸手將入場證拿起看了看,隨後就塞進了外套口袋中。

“你記得放好,我就這一張,弄丟了就冇辦法進去觀賽了。”

說這句話時,時然的屁股都是懸空的,眼看著她要拿衣服起身,許清言衝她示意了下麵前的茶水:“不喝嗎?”

時然穿上外套:“不了,我還有點事,許醫生你慢慢喝,錢我已經付過了。”

“這麼急?”

隨意而起的藉口被一眼看穿,許清言又故意說道:“我有開車過來,急得話我可以送你。”

“不用了許醫生,太遠了就不麻煩你了,我打個車就好,許醫生再見。”

“……”

自己是什麼魔鬼嗎?這麼害怕,這麼的避之不及?許清言都有些好奇時楹到底跟她都講了些什麼。

獨自在茶館坐了一會,因為太過聒噪,片刻後他也起身離開了。

天色逐漸變暗,街道旁的小店都亮起了燈,在這寒冷的冬季,盞盞暖光成為了一道安撫人心的風景線。

驅車經過街區,遠遠的,他就看到了公交車站內那抹嬌小的單薄身影。

這個時間點趕上下班高峰期,大概率是因為車內人滿為患才被迫滯留,想到這,他減緩車速,逐漸向右邊方向靠攏。

車窗降下,他朝著那顆低垂著的小腦袋喚了聲:“時然!”

時然聞聲抬眸看去,霎時驚訝不已:“許醫生?!”

“上車,這裡不能停。”

左右看了看,時然果真發現了周遭有抓拍的電子眼。

冇再多講,她走到車旁拉開門就坐了進去。

“安全帶。”

“哦,好。”

時然扯過安全帶繫上,心裡卻亂作了一團。

早知道自己剛剛就不撒謊說打車走了,這會被撞到在等公交車,還不知道許醫生會怎麼認為自己呢。

時然緊抿著唇,等待著接下來的揭穿。

然而,從他口中聽到的卻是:“回家嗎?”

“嗯…”

小聲的應了句,時然忍不住偷看了眼身旁男人的神情,卻什麼反應都冇有,好像自己的小把戲他根本冇放在眼裡一樣。

這不禁讓她想到了那句,薑還是老的辣,不對,應該是,大人不記小人過,對,就是這種神色。

許清言也冇問地址,因為前幾天去過,小區附近有標誌性建築,所以也比較好找。

兩人就這樣,誰都冇有再說話,卻都感覺對方有著八百個心眼子。

直到,一陣電話鈴聲的響起,僵冷的氣氛才被打破。

手機連接了車內藍牙,許清言開車不便,直接就在觸屏上按了接聽。

“言言,你在忙嗎?”

標準的錦北口音,這音色聽起來溫柔又和善,應該是許醫生的媽媽吧。

這樣猜想著,時然連呼吸都儘量輕了一些,生怕被聽到。

“冇有,怎麼了?”

“酸菜中午就送到了,你回家後打開看看壞了冇有。”

“嗯,知道了。”

本以為通話就此結束,誰知那邊突然又再次傳來了說話聲:“上次你奶給你說的那個小閨女聊的怎麼樣?今天你大姨又過來了,專門為這事來的,她小姑子家的那個小丫頭比你才小兩歲,這次可冇超過你說的三歲啊,可以聊聊吧?那小姑娘之前見過你,一聽說要給你倆牽線,高興的不得了呢,要不我先把聯絡方式給人家?”

喋喋不休的說了一通,許清言簡直連話都插不上。

他掃了眼坐在副駕駛上的時然,冇曾想她卻聽的認真。

“不說了,開車呢。”

“行,等回去媽再跟你細嘮。”

掛了電話,許清言還未開口,時然倒先問了句:“許醫生,你是很著急結婚嗎?”

他側眸看去:“三十二了,你說呢?”

時然盯著他,四目相對的瞬間,她又把臉連忙轉了過去。

這不是問廢話呢嗎?不著急結婚能和自己相親?

但結婚,也不是著急就可以的吧,這真的能幸福嗎?

“雖然考慮到年齡,許醫生你確實有些該著急了,但我覺得結婚畢竟是一輩子的事,還是慎重一些的比較好,最好有感情基礎在,不要為了結婚而結婚。”

許清言眉尾略挑,這丫頭和自己的婚姻觀倒還挺像,不過,他倒想更細緻的聽聽她的想法,“你懂的還不少,那你說說怎麼樣結婚纔算慎重。”

“……”

問她算是問到牛了,她哪裡能懂那些,隻不過隨口的一句話,怎麼還給自己挖了個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