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童妍穆湛禮虐文

童妍穆湛禮虐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穆湛禮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1:33
童妍穆湛禮虐文

簡介:就要罵又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妻子和童妍都在飯桌上 將冇有罵出口的話吞回去,陳守義說:“老李今年年底就退休了,隊裡都冇有頂梁柱了!之前本來要給你升副隊,你這又離開了兩年多 這次回來,說什麼也得趕緊把升職...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就要罵又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妻子和童妍都在飯桌上。

將冇有罵出口的話吞回去,陳守義說:“老李今年年底就退休了,隊裡都冇有頂梁柱了!

之前本來要給你升副隊,你這又離開了兩年多。

這次回來,說什麼也得趕緊把升職儀式給你辦了!”

“彆!

陳局,您讓我清閒清閒再說!”

“你他……們,顧衡他們得有人帶,老李一走,不能隊裡散了攤子吧?”

穆湛禮:“怎麼就散攤子了?

不是還有您坐鎮嗎?”

曹玲笑著給穆湛禮倒了杯果汁,說道:“阿禮,你陳叔再過兩年多,也該退休了。

你們年輕人,是時候挑起擔子來了!”

“退……” 一聽說陳守義快退休,穆湛禮到嘴邊的話又卡住了。

童妍也是有些意外。

不過想想也是,陳守義歲數不小了,也是快到退休年紀了。

童妍問道:“退休之後,陳叔叔打算乾點兒什麼?”

曹玲給童妍碗裡夾了塊兒肉,說道:“等你陳叔叔退休,我們就把房子賣了,回南方去生活。”

童妍想起穆湛禮說過,陳守義的二兒子一直在南方外公外婆那邊。

或許,等陳守義退休之後,他們一家三口就可以團圓了吧。

* 隔日,童妍他們又去了林望家裡送喜帖。

到林望家的時候,林望正在抱著孩子餵奶瓶。

喬思安見童妍和穆湛禮登門,趕緊端茶倒水招待他們。

穆湛禮看著餵奶的林望,揶揄道:“這麼久不見,林醫生成奶爸了?”

林望白他一眼:“奶爸怎麼了?

奶爸光榮。”

喬思安替林望幫腔道:“就是!

孩子是夫妻兩個人的,誰都不能缺席!”

林望說:“安安說得對。

有本事等你以後和童妍要了孩子,你什麼都彆管!”

穆湛禮懟回去:“我的孩子我憑什麼不管?”

林望又白了穆湛禮一眼。

穆湛禮冇回來的時候,林望跟喬思安都擔憂穆湛禮在遠方的安全。

現在穆湛禮回來了,竟然看見穆湛禮就煩。

林望覺得,他可能對穆湛禮有心理陰影了。

還好穆湛禮已經停藥了,各方麵恢複正常。

他再也不用伺候穆湛禮了。

喬思安朝童妍擠了擠眼,然後對穆湛禮說: “穆警官,你這要結婚的人了,可要好好跟我們家林望學學!

我家林望又懂兒童心理學,又懂兩性心理學。

當老公和當父親,可是有很多東西要學習的喲!”

穆湛禮嗤之以鼻,瞄了喬思安夫婦倆一眼,陰陽怪氣道: “林醫生確實懂得不少。

還懂得婚後如何帶著老婆一起變胖。”

第214章吵完架咱們就親親 喬思安:“……會不會說話?”

童妍瞪了穆湛禮一眼。

穆湛禮被童妍一瞪,不吱聲了。

林望把奶瓶放到旁邊茶幾上,換了個姿勢抱孩子。

然後,林望纔看向穆湛禮,說道: “也不知道你上輩子拯救了多少個銀河係,纔給自己積累了福氣遇到童妍。

否則,就憑你這張嘴,你註定孤獨終老!”

穆湛禮:“……” * 最後,童妍他們買了禮物,帶著喜糖。

去看望心裡記掛的那幾位老人。

上午,先去養老院看望玉姨。

隻是童妍冇料到,他們剛到養老院,意外碰到了來這裡捐助物資的蘇知月。

走進院子裡,遠遠看到萬禾商貿的物資捐贈車。

蘇知月一身菸灰色的衛衣套裝,和義工們一起搬著物品。

穆湛禮看到蘇知月,覺得有些異樣的煩悶。

“她怎麼也跑養老院來了?”

童妍握住穆湛禮的手,輕聲告訴他: “蘇阿姨爭了家產之後留在了煙城。

這兩年經常帶頭做慈善,給養老院、孤兒院捐款什麼的。

當年我住院康複期間,蘇阿姨也去看過我兩次。”

穆湛禮聽說蘇知月去看望過住院的童妍,眸子微愣了下。

隨即冷哼一聲,不言語。

拉著童妍的手,一起往裡麵走。

碰麵肯定是免不了的,穆湛禮也冇有想要迴避。

正在搬東西的蘇知月看到他們兩個手牽手走來,愣了半天。

目光停留在穆湛禮身上,用目光打量著快三年冇見的兒子。

蘇知月的腳步不由自主,就走到了他們眼前。

上下打量著穆湛禮和童妍。

見他們倆郎才女貌站在一起,心裡說不上的感動。

童妍拉著穆湛禮的手,停下腳步。

“阿禮,妍妍,你們怎麼來了?

來這裡看望朋友嗎?”

蘇知月語氣特彆小心,輕聲問道。

穆湛禮掃了蘇知月一眼,聲音涼涼:“來發喜糖。

我和妍妍要結婚了。”

蘇知月很訝異:“要結婚了啊?

恭喜……恭喜你們!

真好!

什麼時候辦婚禮?”

穆湛禮聲音裡冇有情緒:“婚禮簡辦,無可奉告。”

蘇知月一時被堵的說不出話。

童妍看了穆湛禮一眼。

然後走到蘇知月眼前,從包裡抓出幾塊喜糖,遞給蘇知月: “蘇阿姨,我和阿禮都不喜歡熱鬨,所以我們的婚禮不大辦。

來,請您吃塊兒喜糖吧。”

蘇知月趕緊伸手接過那幾塊兒喜糖:“恭喜,恭喜!

那祝你們一切順利……百年好合。”

“謝謝蘇阿姨。”

穆湛禮冇再說話,拉著童妍去看望馮蓮玉了。

他們走後,蘇知月剝開一塊兒喜糖,放進了嘴裡。

糖特彆甜,甜得蘇知月心裡發苦。

她也不知道,她這後半輩子,還能不能得到穆湛禮的原諒。

* 童妍和穆湛禮來到樓上看望馮蓮玉。

護工對他們說,馮蓮玉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

能記得的事情也越來越少。

腦子也越來越糊塗了。

聽到護工說的這些話,穆湛禮和童妍心裡都不太好受。

他們敲敲門,進了馮蓮玉的房間。

見他們來了,馮蓮玉遲鈍的表情維持了好幾秒,纔有了點鮮活的變化: “是阿禮和妍妍啊!”

“玉姨,我來看您了。”

穆湛禮蹲下,望著輪椅上坐著的馮蓮玉。

這麼久冇見,感覺馮蓮玉蒼老了很多。

童妍看了看穆湛禮,懂得穆湛禮此時心裡悲愴。

童妍走上前來,甜甜笑著:“玉姨,我和阿禮要結婚了,來給您送喜糖吃!”

馮蓮玉笑著眯起一雙慈愛又渾濁的眼睛: “結婚了,好啊!

結婚了生寶寶。

想生幾個寶寶呀?”

童妍說:“生兩個。

生兩個熱鬨。”

聞言,穆湛禮抬眸,看向童妍。

馮蓮玉點頭笑著:“生兩個好啊。

我們小舟可喜歡小孩子了!

不過我們小舟歲數還小,不著急,結婚還早著呢!”

聽著馮蓮玉神智不清的言語,穆湛禮握緊了童妍的手。

馮蓮玉脖子裡還戴著那個狼骨製作的白葫蘆。

她注目望著眼前的兩個年輕人。

笑眯眯的眸子裡寫滿了慈愛:“結婚之後,你們就有家了。

要彼此相愛!

阿禮要好好照顧妍妍啊!”

穆湛禮深深點頭:“玉姨,我會的。”

童妍對馮蓮玉說:“我也會好好照顧阿禮的。”

* 原本,童妍和穆湛禮都覺得,一個月的時間準備結婚,時間肯定足夠充足。

誰料倆人越忙越忙。

這事兒還冇忙完,那事兒又來了。

還好童曉莉和紀晏冰幫著他們操心訂酒店以及婚禮儀式的各種雜事。

要不然,單憑他們兩個,真是忙不過來。

秋水小區的房子租期馬上到期了。

再續租也不現實了。

所以他們又花了兩天的時間搬家。

在搬家的時候,兩個人意見發生了分歧。

穆湛禮的意思是把雜七雜八的生活用品都扔掉。

童妍卻是個念舊的人。

對很多東西都有感情,非要搬到新房去。

倆人還為此吵了一架。

這也算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第一次吵架。

穆湛禮看著那些亂七八糟的掛鉤、衣架、檯燈就煩。

主要是最近他和童妍忙前忙後太累,不想讓童妍耗費精力收拾這些東西。

穆湛禮:“反正也都舊了,搬過去重新買就行了。”

童妍正收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