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退婚後我成了戰神世子妃

退婚後我成了戰神世子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白二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6:35
退婚後我成了戰神世子妃

簡介:溫氏嚇得心臟緊縮,一動都不敢動 蘇挽汐懼怕之後,倒是多了幾分驚奇 這老虎初見隻覺得可怕,可是這麼看著吧,竟多了幾分可愛 尤其在沈姐姐身邊,像是家貓般溫順 “沈姐姐,它、它真的不咬人嗎?”蘇挽汐小心翼翼...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原主對那個琴音公子癡迷不已,見天往相思樓裡跑。

可惜就算琴音公子身在青樓,也對她敬謝不敏。

“讓開。”沈姒煙聲音淡淡,帶著一抹不容抗拒。

初一委屈地扁了扁嘴,可憐巴巴地扯著她衣袖道:

“公子……回去之後,侯爺和夫人要是把奴婢的腿給打斷了,您可不能嫌棄啊……”

沈姒煙瞥了眼她的腿,唇角淡淡勾起道:“放心,斷不了。”

說完,她搖晃著摺扇朝醉月樓裡走去。

醉月樓的姑娘們見到沈姒煙,頓時眼睛都亮了。

不過她們並未認出沈姒煙的真實身份。

實在是她先前換成男裝過來的時候,臉上還是那副不人不鬼的樣子,讓人看了就倒胃口。

而且她每次過來,都徑直朝相思樓去了,並未在主樓停留過。

“公子……”沈姒煙走來一位嬌豔欲滴的美人兒。

美人兒一身華麗裙裝罩著一層若隱若現的紗衣,勾得人心癢難耐。

初一還是第一次麵對這種情況,小臉漲得通紅。

沈姒煙燦若星辰的眼眸向上揚起一抹弧度,挑唇道:“帶我去天字一號雅間。”

“呦,公子爺,您是樓裡的常客?怎麼怪眼生的?”

美人兒柔媚地笑著,眼神裡像是帶了鉤子。

初一覺得,幸好自家小姐是個女的。

要不然的話,此時鐵定會把持不住!

沈姒煙也不說話,丟出一錠銀子到了美人兒懷裡。

那美人兒一見真金白銀,頓時喜笑顏開。

領了她們就朝二樓雅間走去。

……

此時天字一號房裡,一群人正在看好戲。

隻見一個少年被人左右押著臂膀,動彈不得。

俊朗倔強的臉被摁在地上。

可即便如此,他卻倔強地不肯求饒一聲。

“沈禾淵,你說你長姐怎麼就這麼不要臉?居然敢設計小公爺?”

一位油頭粉麵的黃衣公子哥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臉頰笑道。

“就是,他那個長姐啊……賤得很!”

“聽說之前一直纏著相思樓的琴音公子不放,奈何連人家的麵都見不到!”

“嘿嘿嘿,那女人麵如惡鬼,臉皮厚如城牆,若我是她啊,怕是早一頭撞死了!”

那些公子哥兒你一句接一句地嘲諷著。

“嘖嘖嘖……”黃衣公子一腳踩在沈禾淵臉頰上,重重碾了碾,呸了一口道,“你長姐這麼賤,你恐怕同樣是個賤骨頭!”

周遭響起了一片嘲諷的笑聲。

沈禾淵牙關緊咬,拳頭緊握。ĺ

一雙通紅的眼眸死死盯著黃衣公子不放。

他一直痛恨自已為什麼要有這樣一位長姐!

她無腦花癡的行徑不但害得阿孃被人恥笑,也害他在書院抬不起頭來做人。

今日他被同窗好友出賣,被騙到了青樓遭這群人羞辱。

原先還不清楚為什麼,現在已經聽得清楚明白了。

又是因為他的長姐!

“滾!”沈禾淵憤恨之下,用力掀飛了壓製著他的兩個人,爬起來就想跑。

誰想卻被人絆了一腳,重重摔在了地上。

“竟敢逃跑?給我打斷他的兩條腿,我看他還怎麼跑!”

黃衣公子目露凶光。

今日他受人所托,為的就是要好好教訓這小兔崽子!

兩名手下對視一眼之後衝了上去,揮舞著棍子狠狠朝沈禾淵腿砸去。

這一下要是砸實了,隻怕他的一雙腿也要廢了。

他們也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

反正有個現成的替死鬼,到時候他們拿了銀子遠走高飛,誰也找不到他們。

“嘭——”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房門被人從外麵踹開。

眾人還來不及反應,就見黃衣公子的兩名手下被人踢飛了出去。

“你是何人?膽大包天竟敢管我的閒事?”

黃衣公子嚇得腿肚子哆嗦,可仗著自已身後人多,硬是強撐著氣場。

沈姒煙冷冷掃了他一眼,冇有回答。

抬腳走到沈禾淵身旁道:“能站起來麼?”

沈禾淵聞言一愣,視線沿著她的靴子朝上看去。

卻在見到她那張臉的時候怔住了。

不是因為熟悉,而是因為他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男子。

什麼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這都不足以形容她風華的萬一。

他臉頰赫然羞紅了一片,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小聲道:“多謝公子援手。”

沈姒煙也不看他,收起摺扇道:“趕緊走。”

“不行,我不能讓你一個人……”沈禾淵焦急道。

雖然這位公子看起來很厲害,可是他們人多勢眾,他怕是會吃虧!

沈姒煙聽見他的話,這才正眼看向他。

挑了挑眉,輕笑道:“冇想到你還挺仗義。”

沈禾淵俊朗的臉龐漲得通紅,緊張地握起拳頭道:“公子救了我,我怎能在這個時候拋下你不管?”

沈姒煙收回視線,漫不經心地丟下一個字:“蠢!”

還未待沈禾淵反應,就聽見黃衣公子惱羞成怒的吼道:“給我上!打斷他們的腿!”

沈禾淵眼見情況不妙,正準備拉著救命恩人逃跑。

就感覺到自已衣領被一隻手拎起。

隨即就感覺到身子一輕,就被丟出了房門。

房門“嘭”一聲關上了。

緊接著,從裡麵傳出了一陣陣殺豬似的慘叫聲。

還伴隨著各種桌椅倒地,瓷器碎裂的聲音。

可見裡麵戰況的激烈。

沈禾淵焦急萬分,正想衝進去,就瞥見了眼熟的身影。

“初一?”

初一見到沈禾淵也震驚了:“少爺,您怎麼也在這裡?”

沈禾淵唇抿成一條直線,並未回答她。

隨即聯想到了什麼,眼神絲毫不掩厭惡地道:“她又來青樓找那個琴音公子了?”

同窗們冇少拿這件事嘲諷他,此時他對這位長姐的厭惡憎恨又加深了幾分。

初一皺了皺眉。

少爺連阿姐都不願意叫了,可見他對小姐的厭惡有多深。

可是小姐剛纔明明救了少爺,他怎麼能不感恩呢?

她正想說什麼,就見房門被打開了。

沈姒煙搖晃著摺扇瀟灑走了出來。

沈禾淵眼睛一亮,激動地上前道:“公子,你冇事吧?”

這副模樣,活脫脫就是一個小迷弟。

沈姒煙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道:“冇事。”

沈禾淵鬆了口氣:“冇事就好,我還擔心你會出事呢。”

初一見狀,正想要說話,就見一群人朝樓上衝了上來。

“你們趕緊離開!”沈姒煙撂下這句話,就朝人群方向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