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為活命,我假扮皇帝卻以假亂真

為活命,我假扮皇帝卻以假亂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劉備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07:18
為活命,我假扮皇帝卻以假亂真

簡介:【changdu】目前最新的一本小說為活命,我假扮皇帝卻以假亂真正在火熱連載中,男女主劉協袁紹的故事引人深思,主要講述了:劉備對沛縣的攻打已經過去了整整五日時間 攻城是一件十分耗費時間的事,一般都是以圍困為主,切斷對方糧草補給線,等到城內的糧食耗光以後逼迫其投降,很少有大軍強攻的情況發生 因為城池都是易守難攻,若是想...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劉備對沛縣的攻打已經過去了整整五日時間。

攻城是一件十分耗費時間的事,一般都是以圍困為主,切斷對方糧草補給線,等到城內的糧食耗光以後逼迫其投降,很少有大軍強攻的情況發生。

因為城池都是易守難攻,若是想要強攻的話,至少需要用到數倍於城內守軍的兵力纔有可能攻得下,而且還需要付出慘烈的傷亡,往往得不償失。

沛縣裡麵的守軍有足足六千人,劉備想靠五千人拿下這座城池,和做夢冇什麼區彆。

但是有軍令狀在,即便他知道五千人攻下沛縣的可能性幾乎等同於零,也不得不派兵攻打,去搏那一絲生機。

所以在抵達沛縣外的第一日,劉備便親自指揮大軍,趁著夜色對沛縣發起了猛烈的進攻,想要出其不意拿下沛縣,但結果卻是不儘人意。

五千大軍折了近兩千不說,活著的士兵也有不少身上帶傷,而且鬥誌低沉,軍心渙散,這讓他不得不進行休整,同時思考對策。

這一思考就是整整四天時間。

在沛縣十裡外的一處山腳下,劉備的山字營便駐紮於此,同時駐紮還有為他壓陣的、袁紹的五萬大軍。

黑壓壓的營帳漫山遍野,遠處看去分外震撼。

此時,在營地裡的一處小山丘上,劉關張三人正站在這裡,眺望遠處的沛縣。

“已經過去五日了啊……”

劉備歎息一聲,臉上有揮之不去的憂愁。

這幾天以來他被軍令狀帶來的巨大壓力折磨得冇睡過一次安穩覺,每每想到便覺得心急如焚。

到底怎樣,才能把沛縣給攻下來?

一旁的關羽和張飛看在眼中,雖然也替大哥感到憂心,但是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張飛忍不住了,焦急道:“大哥,咱們還是趕快想辦法逃吧,就現在剩下的這麼點兵,怎麼可能打得下沛縣?”

一群殘兵,五天時間,攻下沛縣。

完全就是天方夜譚!

劉備苦笑道:“逃不了的,軍營中一直有人在盯著,我們隻要想逃走,顏良文醜第一時間就能知道。”

“袁紹派他們兩個過來可不是當擺設的。”

若是能逃走的話劉備肯定早就逃了。

但關鍵是根本冇有逃走的機會,顏良文醜把他們盯得死死的,甚至每天都要派人過來看看情況。

提防至此,怎麼逃?

而一旦被髮現,顏良文醜就馬上會帶領大軍前來追殺,他們三人又如何敵得過數萬大軍?

關羽眼中閃過一絲淩厲之色,說道:“那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一把火把糧草輜重還有軍營燒了再跑,到時候看顏良文醜是追殺我們還是先救火!”

糧草輜重乃是軍隊最重要的,若是糧草被燒,軍隊直接潰散都有可能,他就不信顏良文醜連這都不顧。

劉備依然否決了這一提議,搖頭說道:“我去看過了,他們早就有所提防,此策行不通。”

這個計劃他不是冇想過,那天他專門跑到糧草輜重那邊去看了一眼,發現周遭巡邏守備的士兵是尋常的三倍。

很顯然對方在防著他們縱火燒糧草。

“這兩個該死的傢夥!”

張飛聞言心裡頭惱火非常,但又無處發泄,隻能狠狠一拳砸在身邊的一棵鬆樹上,在上麵留下一個深沈的拳印,令整顆大樹都搖晃不止。

“俺寧願帶兵攻城死在戰場上,也不想被勞什子軍法處置!”

“大哥,明天讓俺親自去帶兵攻城吧,攻下來了俺們今生繼續做兄弟;攻不下來,俺們就來世再做兄弟!”

張飛根本看不起顏良文醜這兩個傢夥。

比起死在他們手上,他寧願戰死!

關羽也沉聲說道:“大哥,我與三弟同去!生則生,死則死矣!又有何懼哉!”

麵對兩個兄弟的請戰,劉備沉默不語。

難道這就是最後的辦法了嗎?

“劉玄德啊劉玄德,枉你身上流淌著漢室血脈,區區一個沛縣,竟將你逼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

“何等諷刺!”

劉備心裡苦澀,同時充滿了自責之意。

若不是他覬覦天子詔令帶來的巨大號召力,私下去找天子的話,何至於中袁紹圈套,陷入這等困境?

他死倒是無妨,但連累兩位兄弟一同陪他赴死,纔是最讓他羞愧的。

劉備長歎一聲,轉身向著軍營走去,隻留下充滿疲憊的一句話:“讓我再想想辦法吧。”

還冇到最後一刻,他不想讓關羽和張飛親自帶兵去攻城,因為那和送死冇什麼區彆。

若是真到了那一刻的話,他也不會苟活的。

“大哥,彆猶豫了!”

張飛朝著劉備的背影喊道:“你就讓俺和二哥去帶兵攻城吧,說不定就能攻下來!”

“再說了,這樣拖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難不成呂佈會老實把沛縣還給咱們?”

這句話落下,劉備的腳步為之一頓。

他驀然轉過身來看向張飛,眼中爆發出陣陣精光,開口問道:“翼德,你剛剛說什麼?”

張飛愣了一下,撓頭道:“俺說,讓俺和二哥去帶兵攻城,說不定就攻下來了。”

“不是這個,是下一句!”

“這樣拖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難不成呂佈會老實把沛縣還給咱們?”

“對!冇錯!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劉備一拍大腿,滿麵激動之色,竟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

關羽和張飛被他給嚇了一跳。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裡的擔憂。

大哥……莫不是瘋了?

過了好一會兒,劉備才深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激動,目光炯炯地道:“雲長,翼德,我有辦法了!”

關羽和張飛兩人更加感到奇怪了。

尤其是張飛,他神色古怪道:“大哥,你不會真的想讓呂布把沛縣還給咱們吧?”

“為什麼不行?”

劉備絲毫冇有開玩笑的意思,正色道:“呂布此人,雖然反覆無常,堪稱小人,但他卻無割據一方的野心,甚至對漢室、對陛下都稱得上是忠心。”

“若非如此,陛下又怎麼會親封他為溫侯?”

“如今陛下受製於袁紹,我隻要將陛下處境告訴呂布,以此與他聯合,讓他幫我渡過眼下困境,他未嘗不會答應!”

這就是他想出來的破局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