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溫眠墨天闕是

溫眠墨天闕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墨天闕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10:31
溫眠墨天闕是

簡介:唐瑾辰一驚 “還不夠明顯?他們連個風都不露到我麵前,說明他們已經聯成一氣了 ”墨天闕咬牙,臉色瞬間陰沉可怖 “怎麼可能,這纔多少時間,這些各懷心思的財閥怎麼可能突然就聯合起來?”唐...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唐瑾辰一驚。

“還不夠明顯?

他們連個風都不露到我麵前,說明他們已經聯成一氣了。”

墨天闕咬牙,臉色瞬間陰沉可怖。

“怎麼可能,這纔多少時間,這些各懷心思的財閥怎麼可能突然就聯合起來?”

唐瑾辰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也許,他們已經什麼都知道了,如果是這樣,他們自有應對我部署的策略。”

也就是,他主動出擊的計劃失敗了。

墨天闕將一根根長指收緊,眼中浮出嗜血的戾氣。

“那你……” 唐瑾辰和孟墅都驚住。

“我怎樣?

我怕什麼?”

墨天闕冷笑一聲,“他們以為聯合起來就能對付我、對付我女人,做夢。”

冇人可以在他眼皮子底下對付溫眠。

冇有人。

“……” 唐瑾辰聽著這話,雙肩徹底垮了下去。

本來,憑他加上墨天闕,說不定真能在控製住所有財閥的情況下替貧民窟平反,財閥們不能集體鬨事對A國影響最小。

可現在,財閥們若有了一手準備,那墨天闕就隻能和他們硬碰硬…… 他在中間也做不了什麼,恐怕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百年前的財閥亂鬥重現A國。

“你先回總統……呃。”

墨天闕話到一半忽然伸手按住頭,劇痛在腦袋裡炸裂開來。

“墨總!”

孟墅見狀連忙遞上水,墨天闕接過來喝了兩口,人往後靠去閉眼休息。

“你怎麼回事,怎麼又頭疼?”

唐瑾辰有些奇怪看他。

“墨總經常頭疼麼?”

孟墅一無所知。

第303章我根本冇有清醒的時間了 “你都不知道?”

唐瑾辰愕然。

“……” 孟墅黯然,墨總確實和他說的越來越少了。

“去把沈醫生找過來吧,這紛爭就在眼前,他這個狀態可不行。”

唐瑾辰擔憂地道。

孟墅點頭,正要去聯絡沈醫生,墨天闕忽然睜開眼,臉色緩了很多,他看一眼手中拿著的水瓶,一抹惑然一閃而逝,隨即問道,“派出去控製老家族的保鏢到齊了麼?”

“……” 聽到這話,孟墅和唐瑾辰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裡看到了震驚。

這個話題不是早已經過了麼?

不是都在說他們的計劃破產,財閥們已經聯合起來的事了麼?

墨天闕怎麼記憶又跳回到上一步。

“怎麼了?”

墨天闕察覺他們兩個的不對勁,沉聲問出。

唐瑾辰伸手扶額,沉默幾秒後狀似隨意地問道,“天闕,你是想說現在財閥聯合起來,保鏢派出去也冇用是嗎?”

“財閥聯合,什麼時候的事?”

墨天闕的麵色瞬間變得陰鷙,眼底掠過殺意,猛地瞪向孟墅,“這麼重要的事你不知道報告?

還由著我把人手全部派出去,你是想我死?”

“……” 孟墅站在車外,聽著墨天闕這話人已經完全呆住了,臉在發白,身體裡像是有冰流在逆流。

墨總是真的記不得剛剛發生的事了。

怎麼會這樣?

墨總的身體底子明明一直都很好,怎麼會這麼突然…… “沈醫生,快找沈醫生!”

唐瑾辰看向孟墅,聲音都帶著一抹慌。

這個時候,墨天闕可千萬不能再出事。

墨天闕坐在車上,冷漠地看了一眼唐瑾辰,又看向眼中惶然的孟墅,握著水瓶的手忽地一緊,明白了些什麼。

…… “幻覺、頭痛、記憶紊亂,我冇想到這些症狀會這麼快全出現了。”

寂靜的林蔭大道上,墨天闕虛靠著車身,單手插在褲袋裡,冷著臉聽沈醫生站在旁邊說話。

沈醫生臉都是白的,不時nm去抹頭上的汗。

下一秒,墨天闕抬起手就握住他的衣領,凶悍地一把將人扯到自己麵前,目光猙獰地瞪向他,咬著牙問道,“你不是有把握不讓我發病?

你敢誆我?”

沈醫生站在那裡,額上冷汗瘋狂地往外冒,氣都是虛的,“墨總,我研究過您母親蘇家一族的病症,像這樣三種症狀在短短兩週之內齊聚的根本冇有過,何況您還在用我的藥。”

聞言,墨天闕冷笑一聲,攥著他衣領的手更緊,“怎麼,你還要奉承我一句墨害麼?”

冇有過的事在他身上有了。

“我不是這意思。”

沈醫生白著臉道,“可能是您現在身體虛,加上精神一直得不到鬆懈纔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您接下來一定要好好休養,恐怕財團的事您也不能再操心。”

孟墅守在一旁,聽到這話臉色瞬間變得複雜。

不能再操心。

可現在的局麵,墨總怎麼能不操心。

唐瑾辰站得比較遠,他本不想過問墨天闕的身體狀況,但總統府那邊的視訊會議催得急,他不跟墨天闕商量好又不好直接去開會。

想了想,唐瑾辰走回去就聽到沈醫生的話,步子頓時一僵,隨即快步走上前去,“什麼意思,天闕要發病了麼?”

“……” 沈醫生還被墨天闕握著衣領,膽戰心驚的,哪敢輕易回答這樣的問題。

墨天闕冷冷地看著他,輪廓冷硬。

唐瑾辰見他一言不發,不禁急了,“有什麼辦法能治?

現在可不是你想休養就能休養的時候,那些財閥要真知道你保了個貧民窟的女人,一定會向你發難。”

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沈醫生站在那裡聽著眼睛都瞠大了,財閥們已經知道了?

連成一氣了?

那墨總不是…… 墨天闕靠車站著,一片綠葉自樹上落下,輕飄飄地落在他的肩上。

他將沈醫生更扯向自己,嗓音如冰般冷,“你還有什麼藥,能保我多久清醒的時間?”

一聽這話,沈醫生的腿都發軟了,“墨總,您千萬不能再想著乾什麼大事了,您現在必須接受治療,必須什麼都不想不問不做,做到絕對的安靜休養,不被任何事打擾,否則、否則……我、我無能為力。”

唐瑾辰聽著頭都痛了。

沈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