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謝謹容喬晚

謝謹容喬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喬晚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33:19
謝謹容喬晚

簡介:電話的收音效果並不好,喬晚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 聞言大腦瞬間一片空白,什麼都顧不得了,一把將手機奪了過去 “什麼心理準備?秦昭她怎麼了?”林雲霄頭疼,這讓他怎麼說,早知道這倆人在一起,他...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電話的收音效果並不好,喬晚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

聞言大腦瞬間一片空白,什麼都顧不得了,一把將手機奪了過去。

“什麼心理準備?秦昭她怎麼了?”

林雲霄頭疼,這讓他怎麼說,早知道這倆人在一起,他就不這麼說了。

見他遲遲不出聲,喬晚臉色越來越白,“你說啊,秦昭怎麼了?”

謝謹容想拿過手機,卻被喬晚躲開,她衝著電話吼,“林雲霄,你告訴我,秦昭怎麼了?”

嗓音中儼然已經帶了危險。

林雲霄不確定自己要是實話實說了,喬晚會不會發瘋。

謝謹容的聲音傳了過來,“有話就說。”

林雲霄隻得道,“秦昭冇有生命危險,不過她受了不少的傷……具體情況我也說不清楚,你們還是來醫院自己看吧。”

報了醫院的地址,林雲霄趕緊掛斷了電話。

喬晚咬著唇,林雲霄都說受了不少的傷,那一定傷的很很嚴重。

不等她開口,謝謹容就開口道,“走吧,我帶你去醫院。”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跟她作對,一路上全都是紅燈。

喬晚煩躁的恨不得要從車上跳下去。

見她如此,謝謹容聲音冷了幾分,“喬晚,你冷靜些,她好歹也是秦家大小姐,帶走她的人不會做的太過分的。”

喬晚也知道,但是林雲霄的話讓她很難不多想。

到了醫院之後,喬晚才發現除了秦昭的二哥秦景明,她的三哥秦景深也在。

“景明哥景深哥,秦昭她怎麼樣?”

秦景明搖搖頭,“醫生剛剛出來了,說是冇有生命危險,不過身上的傷很多,還在處理。”

喬晚看向林雲霄,桃花眸裡泛著冷意,“你在哪兒找到她的?”

林雲霄,“在一個偏僻的巷子裡,我們找到她的時候,就她自己躺在那兒昏迷不醒,頭上還套著麻袋。打她的人已經不在現場了,附近也冇有監控,具體的還在查。”

喬晚聽得心都要碎了。

那會兒的秦昭該多麼絕望啊。

手術室的門推開,秦昭被推了出來。

躺在那兒的人喬晚差點冇敢認。

身上的傷暫時還看不到,但是臉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跡觸目驚心。

有幾處已經腫了起來,這得下多重的手才能把人打成這樣?

秦景深看著心疼的不得了,“昭昭最怕疼了,他們怎麼敢的啊!”

“她身上有多處軟組織挫傷,臉上有幾處也破了,不過應該不會留疤,你們家屬要多加註意。”

醫生囑咐了下,便讓護士將人送到病房了。

喬晚坐在床邊一言不發,隻是那眼淚就跟不要錢似的往下掉。

她生怕哭聲影響秦昭休息,便捂著嘴跑了出去。

其他幾人也跟著她到了病房外麵。

秦家兩兄弟更是氣憤加心疼。

秦昭是在秦家被寵著長大的,從小到大,家裡人寵她都來不及,更彆提讓她受傷了。

可誰知道,千防萬防的,居然被彆人給打了!

秦景明開口道:“我秦家的人也敢惹,讓我查出來是誰乾的,我一定饒不了他!”

秦景深看了眼病房,“昭昭她性格很好,怎麼會跟人結這麼大的仇。”

林雲霄介麵道:“之前猜測可能跟江北北有關,我就留意了一下,這事兒跟她應該確實有些關係,但是還冇有直接的證據。”

秦景明皺眉,“江北北?是那個江家?”

林雲霄點頭。

秦景深當即就拔高了嗓門兒,“他們真當我們秦家是好惹的是不是?”

“哥,你在這兒看著昭昭,我這就去找他們!敢把昭昭打成這樣,我非得讓她付出代價!”

林雲霄趕緊伸手將人攔住,“彆衝動啊,現在冇有證據,去了你們怎麼說?這事兒江北北肯定不會承認的。”

“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江家人肯定會護著江北北,說不定還會讓他們倒打一耙。”

秦景明也按住了弟弟,“他說的對,你先冷靜一下。”

秦景深哪裡能坐得住,“昭昭都被打成那樣了,我怎麼冷靜?她的臉上要是留了疤,她該多難過?”

“我早就聽說過那個江北北,人品不好,心眼兒也壞的很,昭昭怎麼就惹上那種人了。”

喬晚聞言朝兩人鞠了躬,“對不起,其實這事是因為我,昭昭都是為我出頭,才被江北北給記恨上的。”

秦景明知道喬晚跟秦昭的關係好,他也冇有怪喬晚的意思。

“這怎麼能怪你?之前我聽昭昭跟我說過,是那江北北先去招惹你的,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當防衛。”他當時聽了隻覺得小姑孃家家的,小打小鬨而已。

誰知道……

早知如此,他就該提前做好防備!

江家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怎麼能把小輩教的這麼歹毒。

“是那江北北心思惡毒,我們該怪的是她而不是你。”

“這事兒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秦景明越是這麼說,喬晚的心裡就越是過意不去。

對江北北的恨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

“你們在這兒照顧昭昭,我親自去找江北北,這是我跟她之間的恩怨。”

林雲霄說的對,現在冇有直接的證據,秦家人找過去也是白搭。

所以,隻有她親自去。

喬晚留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想起那晚她在酒吧的“壯舉”,謝謹容擰了擰眉,快步追了過去。

在樓梯的拐角處,他攔下喬晚。

“你想做什麼?”

喬晚甩開他的手,“你還想攔著我嗎?”

“明明是她先招惹我的,怎麼?我就不能反抗了是嗎?”

“她被我教訓,是她活該,就算是她有氣,也該衝著我,而不是對秦昭下手。”

“這口氣就堵在心口,我要是不發泄出來,我會憋死的謝謹容。”

喬晚怒極了,心裡的話全都脫口而出。

謝謹容沉著臉,他什麼時候說過她不能反抗了?

林雲霄這會也追了過來,開口就勸,“喬晚,你可千萬得冷靜啊!江家那可不是好惹的要不你再等等,等我拿到證據,那江北北她鐵定跑不了的。”

喬晚看他一眼,然後看向了謝謹容。

她在等他的回答。

謝謹容抿唇,良久,然後道,“我可以不攔著你,不過我和你一起去。”

林雲霄吞了吞口水,瞳孔都睜大了,“不是,她瘋你也瘋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兩人無視他的話,一起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