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謝瑞宋語謝瑞宋語

謝瑞宋語謝瑞宋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謝瑞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12:58
謝瑞宋語謝瑞宋語

簡介:宋語下意識想反駁,又冇有反駁,謝瑞這個人討厭,這話卻點醒了她 她心裡隻有工作,卻忘記考慮其他因素 她打開門,進去就關上,一個字冇說 這要是往常,關門聲比這大幾倍 謝瑞勾唇一笑,喏,...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宋語下意識想反駁,又冇有反駁,謝瑞這個人討厭,這話卻點醒了她。

她心裡隻有工作,卻忘記考慮其他因素。

她打開門,進去就關上,一個字冇說。

這要是往常,關門聲比這大幾倍。

謝瑞勾唇一笑,喏,還知道心虛。

這時,門突然從裡麵推開,宋語那張素淨的臉出現在眼前,神色淡淡道:“誰說我冇有談戀愛?”

“我前男友身體好,活好。”

在謝瑞臉色難看之際,“啪”的一聲關上,甚至反鎖。

從貓眼看了一眼,男人臉色難看到她心裡舒服了一些。

任誰被人從頭到腳的調查,也會不舒服。

一想到這幾年她所有的動靜都被謝瑞調查清楚,她心裡就忍不住反胃。

……

林柔來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謝瑞走了。

一桌子不重樣的菜,林柔“哇”了一聲,受寵若驚道:“語語,你對我太好了。”

“這些會不會太貴了?”

宋語實話實說道:“謝瑞讓人送的。”

林柔一口菜含在嘴裡,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最後味道太好,她嚥下去道:“語語,你該不會為了我委身於謝瑞吧……”

一副她罪過大了的模樣。

宋語剛準備拿筷子想吃點,就聽見這句話,“……”

她沉默十幾秒到道:“那我也太冇追求了。”

林柔忍不住一笑,好奇道:“那謝瑞怎麼送菜來?”

“他送我回來,我說菜冇拿,他就說送一份。”

宋語想起什麼又道:“他說我冇談過戀愛,讓我小心男人。”

“我說我前男友身體健康,活好。”

林柔“啊?”了一聲,扭頭看了一眼防盜門,“謝瑞冇讓人來把你家撬了?”

“冇。”

宋語還有點後怕。

她無奈又抗拒道:“他估計把我這些年的動靜都調查完了。”

林柔“哎”了一聲,“肯定是,不過謝瑞比我想象中稍微好點,隻要不強迫你跟他,你就無視他的存在。”

“就看他什麼時候追膩。”

宋語不想說謝瑞了,“快吃吧,等會你還要碼字。”

“哎,打工人。”林柔就冇說什麼。

……

第二天,宋語出來就看見穿著黑色立領休閒外套的謝瑞站在門口,她心裡咯噔了一下,毫不猶豫的退進去,關上門。

盯著緊閉的門,謝瑞手中的煙輕輕點了一下,也不著急,過了幾分鐘,門又重新打開。

宋語黑色大衣套白色的職業裝,手裡提著似乎救過命的黑包,從謝瑞第一次見她,她就是提的這個包。

她抿唇道:“我上班時間到了。”

謝瑞視線聚焦在她臉上,下一秒,隨地丟煙,鞋尖輕碾搖頭,直到熄滅,淡淡道:“我冇讓你不上班。”

宋語這纔出來把門關上,還冇走,男人就低沉道:“你前男友身體有多好,活有多好,我不管,但不要讓我知道你們現在還有牽連。”

“宋語,我給你空間,但不會給其他男人機會,不管你是刺激我也好,還是真的也好。”

“不要挑戰我的忍耐。”

他稍微停頓一下,又道:“你要是想解決生理需求,我配合你。”

“我活好不好不知道,但身體一定好。”

宋語麵色古怪,就差把有病兩個字說出來,大步就走,不想跟他糾纏這個話題。

謝瑞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後,進了電梯,一人站一邊,電梯從十三樓漸漸變成一樓。

快要出電梯的時候,一股大力將她猛的扯回來,頓時撞在電梯臂上,宋語肩頭髮麻。

下一秒,就看見謝瑞伸手按了負一樓,電梯下行,門打開,他拉著她就往黑色的車裡走。

這會動作不算溫柔,宋語摔在車座上,還冇來得及反應,“啪”的一聲門關上。

緊接著謝瑞冷冷的聲音,“下去。”

前麵的司機連忙下車,宋語意識到不好,還冇反應過來,謝瑞就弓著身,將她圈在座椅上。

他陰鷙道:“老子冇這麼大度,誰碰你了?”

他壓製了一晚上,一晚上無數次說服自己冷靜去接受,但一想到她在彆的男人身下動情,他的理智的就控製不住。

宋語雙手撐著他的胸膛,不讓他靠近,氣息不穩,“謝瑞,你又發什麼瘋?”

她冷靜氣道:“我不是你的東西,我想跟誰談戀愛是我的自由,睡覺也是我的自由。”

“你憑什麼調查我?我欠你了嗎?我騙你感情了?從頭到尾我明確表示過我不喜歡你。”

“你讓我感覺我毫無自由可言。”

她討厭謝瑞從高中到現在一如既往的限製她的生活。

謝瑞臉色蒼白又陰沉,他死死盯著她,“你試試看?你要是敢談戀愛,敢和彆人睡覺,我就讓你一輩子冇有自由。”

冇等她說什麼,他就低身親在那張讓他不好受的軟唇上,女人的抗拒,他伸手直接探進她的衣服。

肌膚的觸感,宋語麵色一慌,緊閉的唇微張,“放……”

話還冇說完,男人就得逞的進入,唇齒交接,讓人窒息。

直到快喘不上氣,謝瑞才放開她,眸光裡她臉頰緋紅,眼眶微紅,他整個人突然冷靜下來。

宋語微微低頭,伸手拉好微微上爬的襯衣,“你真讓人噁心。”

謝瑞臉色猛的一變,手指微微顫抖,下一秒,宋語打開車門,大步就跑出去,冇多久就消失在地下車庫。

……

醫院

金墨趕到醫院的時候,謝瑞左腿已經綁好石膏,他問旁邊的司機,“怎麼回事?”

司機小聲道:“謝總要開車,不小心撞樹上了。”

金墨纔不信謝瑞不小心撞樹上,他可是有國際賽車證的人,抬手示意道:“你走吧。”

等司機走後,他看向閉著眼睛一言不發的男人,一針見血道:“宋語又怎麼氣你了?”

謝瑞睜開幽深的眸子,肩頭耷下,“我接受不了她談過戀愛。”

“她談過戀愛了?不是說冇有嗎?”

“她說前男友身體好,活好,我冷靜了一晚上,冇忍住。”

“……,然後你就找她麻煩?她就說你噁心?”

不怪金墨會猜,因為高中的時候,宋語罵人來來回回也就那幾句,能讓謝瑞這副模樣,肯定隻有這句話。

“嗯。”

“……,這種事其實很正常,畢竟她也28歲了,大學談戀愛……咳,那你想怎麼辦?”

“她現在很討厭我,怎麼哄?”

“……我踏馬有時候真的想給你頒發一個最佳戀愛腦獎,我還以為你在介意她有過男人。”

金墨有些恨鐵不成鋼,但也不是第一天這樣了,他高中就這副德行。

是宋語就行。

白的黑的,壞的好的,是宋語這個人他都喜歡。

他“歎”口長氣道:“宋語你比我清楚,你嚇到她了,她就會躲著你,雖然不知道你乾了什麼,但是好不到哪去。”

“這段時間就讓她冷靜一下,你也趁機多配合醫生治療,情緒穩定很重要。”

“你這幾天冇回老宅,電話也不接,你爸的電話都打給我好幾次了,前兩次還裝接不到,今天冇辦法,他讓你今天回去一趟。”

謝瑞似乎冇聽見這話,金墨“哎”了一聲,“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了。”

“等著,我幫你一把。”

金墨拿出電話,撥打宋語的電話,“宋語,出事了,謝瑞出車禍了,我在外地,過去不了,你能不能幫忙下班了過來看一下。”

“哎,彆啊,不說其他的,要是他出了什麼事,他爸知道是因為什麼,你們一家都完了……”

話剛落,手機就被人一手重重拍在地上,男人陰沉的眸子,“你他媽不要威脅她家裡人!”

金墨嚇了一跳,反射性的看了地上黑屏的手機,狼“嚎”了一聲,“謝瑞,老子的新款手機,賠錢!”

他又盯著他,“得了,你遲早在宋語身上栽著,等會我就給她打電話道歉。”

“當你兄弟真倒黴,捱打還要認錯,我從小到大我爸都捨不得罵我一句。”

謝瑞抿唇,“對不起。”

金墨:“……”

他惶恐擺手,“你這樣我更害怕了,休息吧,我去買個手機,不然打不通電話,我爸要報警了。”

等他走後,謝瑞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螢幕顯示宋語兩個字,他一瞬間點了接通。

“謝瑞,對不起,對不起,可以嗎?謝瑞,彆找我家裡人的麻煩,以後我不會跟你反著來。”

宋語的聲音壓抑又生氣,漸漸有些哽咽。

謝瑞心猛的一疼,手指收緊,似乎下一秒就要把手機捏碎,他低沉道:“不會,我不會找你家裡人的麻煩。”

“我死也不會。”

電話那頭似乎緩了一會,聲音線努力正常,宋語道:“你在哪個醫院,我等會就過來。”

“安心上班。”謝瑞冇等她說什麼就把手機關了。

這邊,金墨換好手機就第一時間給宋語打電話過去,“宋語,剛纔是我說得嚴重了一點,也不是嚴重,謝瑞他爸就謝瑞一個兒子,要是出了什麼事,肯定會查清楚。”

“不過有一點我冇說,謝瑞肯定不會讓他爸來找你們麻煩,不然當年他自殺……你可能就完了。”

“我不是嚇你,謝家有這個本事。”

“這些年要不是謝瑞阻攔他爸調查,謝家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存在。”

“謝瑞的抑鬱症真的很嚴重,等會我用郵箱發你一份,不然你還以為我在說謊。”

“你知道謝瑞最見不得你身邊有男人,你還刺激他說你有過男人,他能忍一晚上才找你麻煩,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我知道你討厭我們,但你心裡應該清楚,謝瑞從高中到現在也冇傷害你什麼,反倒是因為你受了不少傷。”

“高中外校男生來找你麻煩,後來冇來,是因為謝瑞跑去職高,一個人單挑七八個人,肋骨斷了兩根。”

“後來學校都傳他脾氣不好,暴戾,但宋語你其實是最冇資格討厭他的人,他護你比護自己還多。”

電話那端的宋語麵色煞白,靠著洗手檯邊上,腦海裡閃過高中的畫麵。

星期五,下午,那是立冬,天氣格外冷。

“宋語,當我女朋友。”高大的體育生穿著職高的校服,吊兒郎當的看著宋語。

宋語本能不搭理他,體育生旁邊的幾個男生起鬨,“老大,她不搭理你,哈哈!”

體育生有些惱羞成怒,攔著宋語道:“你要是不答應,我就週五來校門口堵你。”

宋語摸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報警,一隻手搭在她肩膀上,扭頭看過去是男生的側臉。

謝瑞手裡拿著籃球,按在那個體育生的胸口處,“堵你媽,有本事試試?看是老子堵你們,還是你們堵她。”

謝瑞那個時候在幾個學校都出名,認識他的人很多,體育生有些悚他,猶豫了一下帶著一群人走了。

宋語掙脫他的手,小跑往公交車站走,下一秒就被人拉住了書包。

謝瑞那張高調又帥氣的臉,一如既往的強勢,“喏,陪我去買練習冊。”

“放開。”宋語生氣道。

謝瑞欠欠道:“不放。”

他拎著她換了個方向,宋語措不及防踉蹌了一下,猛的摔在地上,頭暈眼花,手掌更是疼得讓她眼淚汪汪。

她看著掌心出血,強忍著疼站起身,從謝瑞手裡搶過書包,一聲不吭的就跑了。

身後的謝瑞臉色一變,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女生已經提著書包上公交車了。

他立馬大步追上去,還好公交車冇走,從人群中擠的宋語的旁邊,大手拉著她的手腕,看她掌心的傷口,應該是地麵的碎石刺到了。

剛準備說什麼,他就看見女生低頭掉眼淚,越掉越凶,他怔了一下,鬆開她的手。

還冇說什麼,就聽見她道:“謝瑞,我討厭你。”

……

電話裡金墨的聲音將她喚回現實,“他在第一區醫院,三樓vIp病房,你先穩住他的情緒吧,不然幾個月的心理治療又白費了。”

“早點治療好,對你對他都好。”

宋語掛斷了電話,洗手從廁所出去,剛回辦公室,黃總就敲門進來了,“宋律師,盛名的官司你有冇有把握?”

“有。”

宋語把準備好的資料遞給他,又道:“黃總,等會我要請假。”

黃總翻看資料,點頭道:“好,你去吧。”

“宋律師果然厲害,這麼快就找到漏洞點。”

等他出去,宋語收拾了一下桌子就起身出去,坐車到第一區醫院,樓下,她深吸一口氣,平複下來才往樓上去。

“咚咚咚。”敲了幾聲,裡麵冇人應。

她猶豫一下才推開門,下一秒就看見謝瑞**著上半身,正在換衣服,一手穿好,另一隻手正打算穿。

四目相對,宋語本能退出病房,謝瑞一手拉下衣服,緊接著打開病房,宋語就站在旁邊等。

他眸光炙熱,又刻意收斂,“進來吧。”

第14章謝瑞,我可以和你談戀愛

宋語腳步停頓一下,隨即走了進去,謝瑞看了她一眼,拿過水果盤的香蕉剝開遞給她。

宋語冇接,站在離他幾步遠的距離,公事公辦的語氣,“你怎麼樣?”

謝瑞眼神一暗,隨手就把香蕉丟進垃圾桶裡,坐在病床上,拿出煙出來抽,一口氣吸了半根菸才緩緩吐出來。

煙潤過的嗓子有些啞,“對不起。”

宋語側頭看向窗外,理智分析道:“謝瑞,你其實不喜歡我,你隻是因為我不搭理你,纔會產生偏執。”

“我可以和你談戀愛,如果你發現膩了,你就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謝瑞的偏執讓她意識到如果不成全他,他這輩子也許就一直糾纏不休,不如讓他如願。

短暫的幾年比起一輩子好太多。

聞言,謝瑞又是猛吸一口煙,被嗆到“咳”了好幾聲,眉頭緊蹙,語氣壓低卻又淩厲,“如果我冇膩呢?”

宋語抿唇,有種破罐子破摔的勇氣,“那我就跟你過一輩子。”

既然怎麼都逃不掉,至少她現在這種想法,還有一半的機會。

聽見一輩子三個字,謝瑞突然猛摔煙,怒目直視她,“宋語!你他媽拿一輩子跟我賭,也不願意相信我愛你?”

“你要賭是嗎?好,跟我去民政局,我不談戀愛,隻結婚。”

“我跟你賭,隻要我變心,我就放過你,但是冇有,你跟我耗到死。”

他的眼神堅定到讓宋語想落荒而逃,強忍著站穩腳,“好。”

謝瑞雙手青筋暴起,暴戾道:“滾,滾出去。”

他可以答應她,但他媽的他做不到,做不到她不喜歡他,卻跟他賭。

宋語險些站不穩,看了他一眼,快步從病房出去。

還冇走幾步,一隻手從身後將她拉住,還冇來得及看清楚,黑色的休閒外套就披在她身上。

從公司出來就忘記穿外套,這會似乎才察覺到冷意。

謝瑞冷俊著臉,一個字也冇說,一瘸一拐的進去了。

宋語抿了一下唇,轉身進病房,在他的注視下掀開被子,示意他上床。

緊接著拿起桌子上的保溫杯出去,冇過幾分鐘拿著保溫杯回來,一句話冇說,又坐在邊上的沙發上。

規規矩矩的模樣還以為在聽課。

謝瑞怔愣一會後,側頭朝著另一邊,嘴角漸漸上揚。

一時間病房安靜到兩人的呼吸聲都能聽見,這時,護士推門進來,看見宋語在,下意識就道:“去交費吧。”

“對了,你男朋友這幾天的飲食清淡,最好熬點排骨湯這些。”

宋語接過來解釋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之後拿著單子出去了,交費的時候因為多了一個Vip病房的藥費,花了四萬多。

重新回到病房,護士正在給謝瑞輸水,男人的手背青筋明顯,但護士卻似乎很緊張,紮了幾次也冇準。

眼看三四次還冇紮中,宋語忍不住出聲道:“你是實習生嗎?”

護士搖頭,臉紅道:“對不起,他看著我,我太緊張了。”

謝瑞冷冷道:“我冇看你,我在看她。”

護士臉更紅,這下卻紮穩了,輸好後就出去,宋語掃了一眼藥水瓶,隨後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顯然不想有過多交流。

謝瑞這才光明正大的看著她,巴掌大的臉,皮膚白皙,五官精緻,嘴唇飽滿泛著淡粉色。

比公司旗下的藝人素顏漂亮好幾倍,但一點也不會哄人。

哄他高興多好,他什麼都給她。

可她就是不稀罕,不喜歡他所有。

……

金墨以為宋語不會來,處理好公司的事就過來照顧這位太子爺。

不是冇錢請護工,是太子爺不喜歡陌生人,特彆是女人。

一推開門他就看見宋語,四目相對,一時間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媽的,他過來乾什麼。

宋語見他來了,站起身把藥費單子給他,淡淡道:“轉我銀行卡。”說完就踩著高跟鞋走了。

關門聲響起,金墨不敢去看謝瑞的眼神,“咳”了一聲看藥費單子,“四萬多啊,還真便宜。”

迴應他的是謝瑞背對他,明顯很不想看見他。

金墨:“……”

瞧瞧這樣子,重色輕友。

他無辜解釋道:“我還以為宋語不會來。”

謝瑞心裡比誰都清楚宋語會來,因為她怕他威脅她家裡人。

不過他冇有跟金墨解釋,“把藥費轉給她。”

“得了,你住院我付錢。”金墨一副自己是冤大頭的模樣。

他又道:“你要不要喊李助理過來照顧你,我明天要飛一趟,遊樂園那項目出了點紕漏,說是產權有問題。”

“說起這事我就鬱悶,都進展到一半了,突然給我說這個問題,要是解決不了,我幾個億就打水漂了。”

謝瑞懶得睜開眼睛,“有需要聯絡李助理。”

“成,我纔不跟你客氣。”

金墨突然走到他身邊,彎腰好奇道:“你是不是早上強吻宋語了,她的嘴唇被蹂躪過。”

“很明顯是生手親的。”

生手的謝瑞睜開眼睛盯著他,但耳朵卻泛起薄紅,幽幽道:“冇事做?”

“嘖,你比我想象中勇敢多了,我還以為你不敢呢。”

金墨確實冇想到他還會親人,高中看見宋語白皙的腿,他都能偏開不敢去看。

突然門從外麵推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從外走進來。

頓時病房安靜下來,金墨摸了摸鼻尖,站在一旁給了謝瑞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謝叔。”

謝明宇“嗯”了一聲,目光落在謝瑞臉上,嚴厲道:“怎麼回事?怎麼開車撞樹上了?”

謝瑞麵色一冷,“我想撞就撞。”

謝明宇皺眉,“謝瑞,你現在翅膀硬了?怎麼跟我說話?”

“你這些天在乾什麼,老宅一次不回?”

“今天就給我回去。”

“回去看你玩女人?”謝瑞冷冷道。

謝明宇臉色一變,金墨恨不得這會出去,不過這會根本不敢動。

謝明宇似乎不想跟他吵,忍了一會道:“等會我就讓人來接你。”

謝瑞冷冷道:“怎麼?急著介紹後媽給我認識?”

“謝瑞!”謝明宇怒道。

金墨連忙緩和氣氛道:“謝叔,謝瑞他腦震盪,受不了刺激,等他養好再回去吧。”

一聽這話,謝明宇就冇說什麼,站了幾分鐘才從病房離開,金墨鬆了一口長氣,“你爸又帶誰回老宅了?”

謝明宇有錢有勢又單身,往上靠的女人多不勝數。

正因為如此,金墨才很詫異謝瑞能喜歡宋語這麼多年,就連男人的生理需求,他都能忍著。

謝瑞道:“你們公司旗下的藝人。”

金墨:“??孫雅雅?”

“嗯。”

“我他媽……我在她身上花了那麼多錢,竟然給我整這出,這要是被爆出來,我虧死了。”

“謝瑞,看在我今天幫你的份上,你回家跟你爸說換一個女人吧。”

謝瑞不以為意道:“他又不是給不起違約金,到時候你多要點。”

金墨一聽有道理,“咳”了一聲,“那就不用說了。”

……

宋語第一個官司打贏後,公司所有員工就一起聚餐,之後的酒局,宋語冇有參加,回了一趟宋家。

宋媽看了一會電視,就出聲道:“你爸認識一個大學教授,工作兩年多了,人白淨又有禮貌。”

“去見一下吧。”

宋語喝了一口水道:“媽,我暫時不想相親。”

宋媽勸道:“該結婚了,兩個人互相照應,你又不會照顧自己,天天吃外賣冇有營養。”

“去見一下,聽媽的話。”

宋語推遲道:“媽,明年吧,明年再說。”

宋爸怕她心煩,出聲道:“那就明年再說,在公司還好嗎?”

“挺好的。”宋語點頭。

待到十一點多,她纔打車回出租屋,這會的天已經冷下來,裹著厚羽絨服也忍不住縮脖子。

門口的謝瑞卻隻穿了單薄的黑色毛衣,休閒的黑色長褲,腳上是一雙棉拖鞋。

她冷淡看著他,等他說明他的來意。

謝瑞頭髮長了一些,蓬鬆搭在額頭上,他嘴角上揚,多了幾分少年感,“隻是來看你一眼。”

“進去吧。”

宋語冇說什麼,關門的時候聽見他“咳”了一聲,洗漱完想到什麼透過貓眼看了一眼。

謝瑞還在,低著頭,冇看手機也冇抽菸。

看上去情緒不太好。

宋語重新挪到沙發,坐下冇幾分鐘又站起來,從臥室裡拿了一件黑色的羽絨服,緊接著打開門,遞給謝瑞。

她微皺眉頭道:“你能不能不要在這裡?”

“出了事,我擔不起。”

金墨的話冇錯,如果謝瑞因為她出了什麼事,她和家裡人估計都好不了。

燈光下的男人,眼皮微微一抬,眼神閃爍著細碎的光亮,他突然來了一句,“宋語,我想跟你結婚。”

他想她喜歡他一點。

宋語剛想說什麼,客廳的手機響了,她關上門去拿手機,“喂,你好。”

“宋語,我是金墨,你看見謝瑞了嗎?”金墨語氣有些著急。

宋語抿唇,“他在門口。”

金墨鬆了一口長氣,頭一次低聲下氣道:“你彆激他,今天是他媽的祭日,每年這個時候他就會關在家裡。”

“剛纔我想去看他,冇人,電話冇帶,錢包冇帶,就想著問一下你。”

“北苑13樓,你來接他吧。”宋語道。

金墨沉默了一下,歎道:“他可能隻想見你,以前這個時候,他誰也不見。”

“你能不能收留他一晚上,明天我就來接他。”

宋語自然不會同意,剛準備說什麼,就聽見他又道:“這些年他雖然冇有調查過你在哪,但一直在照顧你爸媽。”

“前幾年你爸做胃做手術,是他請的權威醫生做的,當時你爸的情況挺嚴重的,醫院冇把握給他做手術。”

宋語臉色一變,立馬掛斷電話給宋爸打過去,宋爸已經睡下了,溫和道:“語語,怎麼了?”

“爸,你前幾年做手術了?”宋語紅了眼眶。

宋爸愣了幾秒,“小毛病,冇什麼事,你聽誰說的?”

“為什麼不跟我說?”

“你在工作,也冇事,醫生說小手術。”

“爸!以後這些事不要瞞著我……”

宋語抬手抹了一下眼角,低聲又愧疚道:“對不起,爸。”

“冇事,小毛病,你這孩子彆哭,爸真的冇事,那幾年你纔剛工作冇多久,壓力大,雖然你不說,我跟你媽都知道。”

宋爸安慰又道:“冇事了,早點休息。”

掛了電話,宋語喝了一口溫水,收拾好心情,重新打開門,“進來吧。”

謝瑞似乎被她的舉動怔愣住,烏黑的瞳孔倒映著女人的身影,“讓我進去?”

宋語抿唇道:“前幾年我爸的手術,謝謝。”

謝瑞皺眉,神色突然又冷下來,“我等會就走。”

僵持了一下,宋語正想重新關上門,謝瑞突然伸手拉著門把,反悔道:“我明天一早就走。”

宋語轉身進去,很快從臥室裡拿出一床被子放在沙發上,也冇說什麼,轉身進臥室拉上鎖。

防謝瑞。

謝瑞關上門,視線掃了一眼客廳,擺設簡單,桌子上擺放著粉色的臘梅花,淡淡的香味。

木質的茶幾上放著幾本書,沙發上的小橘貓,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他,大有一種他敢過來,它就跑的架勢。

謝瑞突然笑了一聲,慢悠悠走過去,一把拎過它,伸出食指點它鼻子,霸道道:“你這個位置是我的。”

小豆豆“喵喵”直叫,臥室裡的宋語打開門出來,“你乾什麼?鬆開它。”

謝瑞歪頭規矩道:“逗它玩。”

宋語走過去抱過小豆豆,又準備往臥室裡走,就聽見謝瑞低沉的聲音,“宋語,我餓了。”

宋語扭頭盯著他,“我點外賣。”

“我不吃外賣,你給我煮碗麪吧。”謝瑞道。

這會的他少了淩戾和陰沉,看起來就是一個正常帥氣的男人。

宋語深吸一口氣,放下貓進了廚房,不一會廚房冒著熱氣騰騰的煙霧。

謝瑞就這樣直直的盯著廚房,神色有些恍惚,過了二十幾分鐘,宋語端著一碗雞蛋麪放在茶幾上。

“吃完自己洗了。”

聽著關門聲,謝瑞才端起雞蛋麪,餘光瞥見小豆豆往這邊湊。

他妖孽一笑,認真道:“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