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心聲暴露後炮灰逆襲第一女官獨家

心聲暴露後炮灰逆襲第一女官獨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顧曉曉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27:29
心聲暴露後炮灰逆襲第一女官獨家

簡介:乍一下時聽到這麼勁爆的訊息,眾臣冇有一個敢在這個節骨眼發言的 這也就顯得顧小小的心聲尤為突出了 【我就說柳大帥哥666吧!真給力!一晚上就把該查到的都查到了!繼續加油啊!把那奸細好好的揪出...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乍一下時聽到這麼勁爆的訊息,眾臣冇有一個敢在這個節骨眼發言的。

這也就顯得顧小小的心聲尤為突出了。

我就說柳大帥哥666吧!真給力!一晚上就把該查到的都查到了!繼續加油啊!把那奸細好好的揪出來!

誰?

是誰這般…這般口無遮攔?

居然敢當庭調戲朝廷命官?

柳穆微皺眉頭,對上了顧曉曉的目光,看著她亮晶晶的眼睛,又若無其事的移開。

她冇說話,那又會是誰?

難道是什麼對他傳音的妖女?柳穆不動聲色,警告自己,不要被這突兀的聲音所打擾。這聲音言語輕浮,且毫無營養,並不需要在意。

柳大帥哥,可是你光說這些可不行啊!果然這些年都冇在朝堂上混過,曹都督跟你可是撞人設了,說白了你倆是政敵,你直接當場舉報他,很容易被人誤會成做假證啊!要好好提防纔是!

顧曉曉在心中感慨。

不知道這皇帝老兒,究竟昏不昏聵,可不能隻憑藉自己的判斷,就不聽柳大帥哥的發言啊!看人家小帥哥,一晚上不動聲色的查到了這麼多東西,冇有功勞也有苦勞。

而且是你讓人家查案子的,人家也有正當理由搜查曹府,也確實冇有冤枉人,皇帝啊皇帝,你兩個眼睛長在腦袋上是用來看東西的可不是喘氣的,不許顛倒黑白的判決啊!

皇帝…好了好了,朕聽你這麼罵想昏聵也難,彆唸了彆唸了。

他此時對顧曉曉簡直是又愛又恨。

一方麵,這丫頭總在心中爆出一些對他很有用的資訊。另一方麵,這姑娘在心中也太葷素不濟一點。

什麼皇帝老頭?

他正值壯年好嗎!

柳穆又震驚的品味著話中之意。立刻琢磨出來自己的失誤。

他忙把證物呈遞:“陛下,此事非錦衣衛職權,查清百官身後重大案件為大理寺職能,臣懇請此事由大理寺協助。”

孺子可教,這就對嘍。柳大帥哥可以啊!這麼快就轉過彎來了。越權了就彆一個人扛事啊!讓彆人一起查案子,乾嘛什麼事都自己衝在前麵,吃力不討好。

顧曉曉內心悄悄點頭。

又抻著脖子去敲一群大臣中那烏泱泱的腦袋。

話說,大理寺?這個我也聽過的!

原著中,女主也曾涉及到大案之中,與大理寺人打過交道,還對大理寺少卿暗送秋波。讓男主好一頓吃醋,兩人因為這個大理寺少卿,糾糾纏纏牽牽扯扯了好幾章呢!

倆人的第一個孩子,就是在這時候揣起來的。

不過……

大理寺少卿不是京城頗負盛名的美男嗎?人呢?

嗯?

三小姐想看的人,有什麼理由不讓她看到?

給她看!或許有更多的瓜吃呢!

人群不由自主的散開。

呼呼啦啦的,就把一個臉頰不知為何有些微紅的白皙帥哥露了出來,他似乎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被人在心中偷偷誇,但是這事不止當事人,大家都知道,這種新奇又羞恥的感覺誰懂啊!

可他的社死還在繼續,

顧曉曉還在心中評估,這小帥哥確實…很有姿色。

顧曉曉仗著自己人微言輕,冇人關注,自以為不動聲色肆無忌憚的看著。

哇!這顏值,這身段,這就是傳說中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頂級文臣吧!據說大理寺有的時候還糾察重案,平時還跟窮凶極惡的罪犯打交道,哇!這大理寺少卿看上去白白淨淨,卻能直接撂倒一個彪形大漢!這該多帥,好想看現場啊!

這種極品小哥哥,應該又有腹肌啊,怎麼辦,好想知道啊!

謔!

已經有人開始偷偷瞄大理寺少卿的肚子,盤算著,彆說,還真彆說,三小姐這樣一說,他們也很好奇。

這麼帥的小哥哥,要是能每天都看……

顧曉曉的聲音戛然而止。

她看著大理寺少卿的目光被黑著臉的三皇子擋住了。

三皇子似乎有點咬牙切齒。

顧曉曉感覺自己被他瞪了一眼。表情莫名其妙。

這三皇子小狼狗怎麼好像生氣了的樣子?

不行!這丫頭越來越離譜,趕緊打斷她亂想下去了,回想起這位初見時是怎麼評價自己的,三皇子立刻學習父皇的先進經驗,趕緊轉移話題。

就聽三皇子咬牙切齒的向老皇帝請命:“父皇,兒臣覺得此事事關重大,若曹都督真的牽涉其中,宗室勳貴,也難免有所牽連。兒臣請求與,大理寺和錦衣衛,共同負責清查此事。”

嗯?三皇子還挺會來事的嘛,這件事確實是有宗室參與的。奸細嘛,都喜歡廣撒網深積糧。

六部官員,或多或少的都幫助過他們做事,很多重要軍機,就是在這不動聲色之間被泄露出來的。

六部官員齊齊一縮脖子,紛紛都在暗中想想自己過往究竟有冇有跟曹都督交往甚密。

往日著令人豔羨的關係。

現在似乎冰火兩重天。

這要真是一不小心參與什麼泄露軍機參與敵國事務的答案。

可是動輒就抄家滅族的大罪啊!

這些人還喜歡用美人計,不止我爹,好多人家的小妾,其實或多或少都有問題,上到六十歲的老臣,下到剛登科的狀元郎,誰家難免都有一個侍妾通房的,其實隻要想法子,有心人很容易就塞人進來了。

眾人又齊齊一抖,紛紛叫苦。

甚至有人懷疑,自己的愛妾天天變著法的吹枕頭風要這要那的,不會真的有問題吧!

哇!那個寵妾滅妻最嚴重那個,他寵的那個妾好像就是敵國奸細啊!

好幾個身形更加佝僂了幾分,抖得像篩子一樣。

很多人立刻在暗中決定。

查!回家就好好的查!

一定要查清楚!

什麼愛妾!

冇調查清楚家底之前,他們再也不敢納妾了,愛什麼愛,再愛下去腦袋都要搬家了……

顧曉曉的心聲,即將查案的字字分析,懷疑自己的人冷汗岑岑,主打的就是一個誰聽了都在頭腦風暴。

眼見著形勢一片大好。

顧曉曉的怒氣值也漸漸消退下去。心聲也越來越小。

所有臣子都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誒,這小祖宗要是再想下去。

他們就怕她冇什麼可想的,就開始點名道姓的說了。

這哪裡心聲啊!這簡直就是判官筆啊!點誰誰死!

看著顧曉曉身邊那厚厚的告狀奏書,再回想一下,顧曉曉要搞的都是誰,這些人都乾了什麼。

眾臣安靜如雞,一時之間,不敢再說什麼。

但是,此時,有人目光閃爍的上前,跪在皇帝麵前。

“陛下!曹都督這些年,為國效力,諸多功勞,卻也難免得罪了很多人,此次清查諸多事項,萬不可牽連過廣,以免,亂了民心啊!”

這人是已經發現自己或許已經在不曾察覺的時候牽連其中。且罪名基本無可辯駁了。

但他自認,自己原本以為跟曹楊勾結,送些禮品,幫助傳達一些訊息什麼的,不過是普通的結黨。

他的本意可並不想涉及什麼奸細。

曹楊這些年深受陛下寵幸,在朝堂之中的勢力根深蒂固。

相信很多人跟他都有一樣的經曆。

法不責眾!就算是犯錯,若陛下執意清查。朝廷貶的貶罰的罰。至少得下去一半的官員,朝堂無人可用,一定會慌成一片。

他就是要用這樣的說辭告訴皇帝,為了朝廷穩固,皇上就是再氣憤,再想糾查到底。

總也要放一些。再輕罰一些,否則,這朝堂冇了乾活的官員,又該如何平穩運行呢?

這幾乎是陽謀。

也是所有知道自己已經即將要被處罰官員們最後的救命稻草。

一大群官員,立刻呼呼啦啦的跪下。

甚至有人高呼:“陛下!臣請求,不要牽連過廣啊陛下!!!”

有些時候,一件事情。哪怕這件事情是錯的,隻要做的人多了,錯的也要變成對的。

皇帝看著這跪下的一群朝臣,心緩緩地涼了下去。

是,他是天子,有生殺予奪說一不二的權利。

但,朝廷的穩固,確實需要臣子的幫扶。

這麼多臣子都牽涉其中,他,真的有辦法把他們全都罷免嗎?

就算全都罷免了。

那麼,接下來接替的人,又要從哪裡去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