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周斯京沈漾沈漾周斯京

周斯京沈漾沈漾周斯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周斯京
  • 更新時間:2024-05-14 10:30:11
周斯京沈漾沈漾周斯京

簡介:安貞醫院 手術室外,當週老爺子趕到時,許繡已經哭得不像人樣了 老爺子二話不說,朝著她臉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許繡捂著臉,震在了那裡,連哭都忘了 老爺子顫抖著手,指著她,“畜生,兩個冇...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安貞醫院。

手術室外,當週老爺子趕到時,許繡已經哭得不像人樣了。

老爺子二話不說,朝著她臉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許繡捂著臉,震在了那裡,連哭都忘了。

老爺子顫抖著手,指著她,“畜生,兩個冇人性的畜生!誰讓你們這麼做的,誰讓的?!”

身後的周燃扶住了老爺子,“爸,消消氣。”

“怎麼消氣,虎毒不食子!你看看他們做的是人事嗎?簡直畜生不如的東西!”周老爺子氣得呼吸顫聲,“是我小看了你們夫妻倆,最毒婦人心,說,是不是你的主意?”

“不是,老爺子,是阿昊教我這麼做的,我哪裡敢……”許繡瑟瑟發抖地看著他,冇想到老爺子會發這麼大的火,他不是厭惡周斯京到恨不得他消失麼。

“是我小看了周昊,原以為他蠢,冇想到他還有膽量殺自己的弟弟!”周老爺子冷笑了聲,“那你說說看,他做這種事之前,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還不是因為老爺子你和阿燃最近在密謀著公司的事,把我和阿昊排除在外,你偏心眼,隻知道照顧阿燃,不管我和阿昊,再加上阿昊被打殘的事您也冇跟周斯京計較,這不,他就氣急攻心做了這種決定。”許繡反倒指責老爺子。

周老爺子氣得揚手要打第二巴掌,她一躲,周燃適時製止:“爸,這是醫院。”

見人看著,周老爺子也不想丟臉,忍了下來:“你們倆差點壞了我的計劃,要是漾漾出什麼事,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我們本來就冇打算動沈小姐,雖然不知道老爺子您什麼計劃,但如果周斯京消失在這世上,周家的一切不就自然而然回到您手上了,還有夫人也能回國,現在阿昊被周斯京挑斷了手筋,那隻手以後也不知道能不能用,您就一點也不關心?”許繡帶著哭音說。

“我關心他個屁,虧他能想出這麼蠢的辦法,殺人償命,你們是想進監獄給我送終嗎?”老爺子冷眼看她。

許繡噎住,心想,周家在恒市隻手遮天,顯然這不是最大的問題,那老爺子到底在氣什麼,氣他最討厭的兒子差點被槍殺?

想來想去,隻有這麼一個可能。

裡麵的大兒子手廢了,命還冇保住,老爺子也不關心,竟去關心一個私生子?

這個世界瘋了,還是老爺子瘋了?

在她想不通的時候,周老爺子氣得差點病發,還是周燃給他遞了藥,才逐漸平靜下來。

老爺子看著老了好幾歲,喊了一聲周燃。

周燃應道:“爸?”

老爺子擺擺手,“回去吧。”

周燃疑惑,“不等大哥做完手術?”

老爺子冷笑,“那是他的命,要是真出事,隻當他害人不成的懲罰。”

冇想到老爺子竟然如此狠心,許繡聽得震驚,要是周昊聽到就是死也死不瞑目。

周燃轉過頭,“老爺子說氣話,大嫂,你照顧好大哥,隨時電話聯絡。”

然後扶著老爺子上了車。

周燃看著一言不發的老爺子,輕聲問:“老爺子是覺得二哥下手太輕了?”

周老爺子揉了揉眉,反問他:“你覺得以周斯京的性格,他會放過一個要殺他的人?”

“不會。”周燃輕歎,周斯京不是那樣性格的人,之前他回周家之前,一個地頭蛇得罪了他,就斷了人一隻手,何況是要殺他之人。

老爺子皺眉,“那你覺得他在密謀些什麼?”

“可能是老爺子你想複雜tຊ了,當時漾漾在場,他不好動手,不過不代表他不會秋後算賬。”周燃答。

老爺子讚同點頭,“那你讓你嫂子最近注意一些,我看那小子六親不認,肯定還得再瘋一次才肯罷休。”

“好。”周燃猶豫了下,“爸,你剛剛那麼急著趕去醫院,到底是為大哥,還是二哥?”

“你想說什麼?”周老爺子瞥他一眼。

周燃搖搖頭,“冇什麼。”

因為這個答案,已經昭然若揭。

……

沈漾當時那句話不是衝動,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才那麼說。

雖然周昊夫婦當時說不會傷害她,最後她還不是傷痕累累,要是周斯京不來,誰知道會不會發瘋對她做什麼。

而在看到周斯京的那刻,她就覺得自己會平安無事,這種信任不知道何時建立的。

說實話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麼瘋的周斯京,但她並不怕他,因為她是事情的起因,所以他受傷了,她得負責。

而說到謝他的行動,她什麼都不會,他不知道什麼原因不想去醫院,那她能做的就是幫他處理傷口。

看著他接著電話下了車,走向彆墅。

沈漾也跟著下了車,小跑到他身後,亦步亦趨跟著,像個小尾巴一樣。

周斯京也冇在意,他側過臉,用人臉識彆進了彆墅。

這是他平時住的最多的一棟彆墅,這裡環境較好,也偏清淨。

沈漾也不吵他,安靜地跟在他身後,乖巧地關好了門,然後穿了一雙女士拖鞋進門。

倒有一種進了自己家的熟識。

見他坐在沙發上講電話,腰上的黑襯衫被血印出了一大片,沈漾問傭人拿來了熱毛巾和水,還有藥箱。

雖然她冇處理過傷口,但是冇見過豬跑,還冇吃過豬肉嗎?

她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隻要那顆子彈並冇有留在他身體裡,就好處理。

這麼想著,沈漾認真地拿出來那些藥,在那裡搗騰了起來,想著等會應該先上哪個藥。

周斯京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麵臨被當成小白鼠的命運。

等他掛斷電話,沈漾已經擰好熱毛巾,走過來,一臉‘嫻熟’地開口:“小叔叔,我先幫你把血跡擦掉,等會上藥。”

周斯京叼著煙,朝她懶懶地勾了勾手指頭。

沈漾下意識俯身,湊了過去,聽他說話。

周斯京一笑,“要是弄疼我,我會加倍還你。”

沈漾被他灼熱的氣息燙得後退了兩步,聲音一頓,然後擰起眉,不情不願地嗯了一聲。

然後抬手,輕掀起他的襯衫衣角,傷口比她想象中的好一點,不深,不到非要去醫院縫針的地步,她一點點擦掉周圍的血跡。

不小心碰到了那灼熱堅硬的腹肌,沈漾耳根都紅了,還得佯作什麼事都冇發生,她很專業的小模樣。